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四十二章 灭族之祸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烈阳城。

    在一座庭院中围坐着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三十多岁模样的男子,身穿白色袍服,袍服后背上印着一把剑的图案,这是剑宗的标志。

    “太阳都已经快落山了,怎么赫厥还未到?”纪严宇敲着桌子说道。

    “回阁主,今天一天都没有看见洪涯部落的人进城,方才派出去的人应该快回来了,请阁主耐心等待。”白河恭恭敬敬回道。

    “应该?哼!都出去四五个时辰了,还没有消息,看来事情有些变故。”纪严宇哼了一声,又道:“不行!我们现在就赶往洪涯部落,走。”

    纪严宇说完,便带着十几名剑宗弟子匆匆离开客栈。

    ……

    重楼回到烈阳城客栈后,便急忙打坐调息,方才硬接赫厥一掌,以他如今结丹初期的实力,硬接一个二转结丹期高手的一掌,的确有些吃不消,赫厥的那一掌直接将重楼打成了内伤。

    “实力还是不够啊!”重楼呢喃一声,仔细感应体内状况,在肺部的一些地方出现了一些碎裂,其他地方皆无大碍。

    “还好只是随意一掌,要是我方才硬接他全力一掌,那我恐怕是落得个重伤的下场。还好我木性灵气充盈,否则这伤不知道要疗到什么时候。”

    重楼运转着丹田震位中的木性灵气,用以修补着体内的伤口,碧绿色的灵气充满了生命的气息,这种灵气对疗伤帮助极大。

    随着木性灵气源源不断地调入,重楼体内的伤口逐渐有了愈合的迹象。

    “嗯?这是怎么回事?”重楼惊讶地睁开眼睛,此刻他身体上除了散发的绿色光芒,其中还夹杂着一层金黄色的光芒。

    这些光芒明显比碧绿色的光芒弱了一筹,但却是隐藏在了重楼全身的皮肉之中。

    重楼重新闭上双眼,细细感应,自己丹田内兑位和乾位中的金性灵气皆是稀薄了不少,仔细观察,便会发现那金性灵气一丝一缕地与向四周散发开来,隐于皮肉之中。

    “我体内的伤口愈合得有点缓慢,然而我体内肌肉的密度,骨骼的坚硬程度明显较之以前有了很大的提升,难道这金性灵气是具有炼体的功效?”重楼想了一会儿,终于摇了摇头,将脑海中的思绪当下,把注意力集中在内伤的治疗之中,不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

    驾!驾!驾!

    一众十来人的剑宗队伍抽着马鞭,向着洪涯部落赶去。

    众人一进入山谷,一股血腥气味扑面而来。

    “果然还是出事了,大家提高警惕,四处搜寻一下看看是否还有活口。”纪严宇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横七竖八的尸体,喝道。

    “是!”

    众人看到眼前这一幕,也知道此地发生了一场战斗,他们不敢拖延,急忙下马探查。

    众人逐一翻看死人尸体。

    距离山谷口最近的一个人,惊叫了一声“荼靡妖花!”

    “什么?大家快捂住口鼻。”纪严宇大喝道。

    众人纷纷用布巾捂住口鼻,这才围上去看。

    “白河!能确认这人是谁吗?”纪严宇皱着眉头道。

    白河用刀将死人脸上生长的荼靡妖花刮去,但此人脸上的皮肉完全被荼靡妖花生长出的枝蔓撕裂,已经面目全非。

    “回阁主,此人我暂时辨认不出来,不过此人应该是洪家高层,只有这样,他才有资格穿这种面料的衣服。”白河抱拳道。

    “嗯!你们继续去探查,有什么新发现立刻通知我!”纪严宇脸上有些阴云。

    “是!”

    众人又接着去翻看死人的尸体。

    “阁主!快过来看!”一人惊呼道。

    “洪涯部落族长,洪烛!”纪严宇阴沉地说道。他心中那种预感愈来愈烈。

    “大家远离这具尸体,他是中蛊毒而死!”白河惊呼一声,急忙从洪烛的尸体旁退开。

    “蛊毒?这些苗疆蛮夷……”纪严宇话未说完又被一个声音打断。

    “阁主,不好了!赫厥护法被人杀了!”一人走到赫厥的尸体旁,看到是赫厥的尸体后,便惊叫起来。

    “什么?”纪严宇一愣,急忙跑过去。

    只见身着一身白色剑宗袍服的赫厥惨死其中,一只手臂被砍落在不远的地方,手臂上生长着一些荼靡妖花。

    而赫厥的尸体上却是爬满了血红色的水蛭,这些水蛭还在啃食着赫厥的血肉,无数水蛭在其嘴巴上,鼻孔里眼睛里爬进爬出,场面显得极为惊悚恐怖。

    “阁主!怎么办?”白河问道。

    纪严宇原本阴沉的脸此刻变得更加阴沉,他的视线渐渐移到了石壁上的一行字上。

    “留下两个人妥善收敛赫护法的尸体,剩下的都跟我去洪涯部落,我要灭了这帮蛮夷。”此刻纪严宇已然已经抑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怒气,冷哼一声,便骑上马,领着白河等十数应灵圆满的高手,向着洪涯部落杀气腾腾地冲去。

    ……

    第二天,重楼从修炼中醒来。

    “体内的伤势恢复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去找寻宫寒道长了。”重楼想罢,便起身离开了客栈,前往万药斋。

    万药斋。

    “麻烦帮我通知一下宫寒道长,就说重楼求见。”重楼站在万药斋门口,对着小道童说道。

    “请先到内堂等候,师尊正在大厅内招待剑宗贵客。”小道童说道。

    “贵客?”重楼不解,如今整个烈阳城中,除了烈阳城城主之外还有谁能被宫寒道长当成贵客,此人必定来历非凡。

    “是的!今日剑宗副宗主甲辰亲临万药斋,师尊在炼丹上的修为极为了得,剑宗前些年也层派过几次人到我们万药斋找师尊,试图说服师尊加入剑宗,只可惜师尊一心只在炼丹,不慕荣利,不想受人驱使,这才一直推脱。”小道童眼中满是崇拜的目光。

    “如此说来!宫寒道长倒是一个隐士,能得到剑宗副宗主的重视,必将是了不得的人物。”重楼郑重道。

    “那是!我师尊可是能够炼制出三转护元丹的人,自然是炙手可热的人物。”小道童脸上的骄傲更盛。

    “三转护元丹?”重楼满脸疑惑道。

    “没错!每个人在进入结丹期的境界,必须要通过不断凝练压缩丹田中的天地灵气,结成内丹,然而在凝练压缩天地灵气之时,必然要有一个极为坚固的丹田支持,天地灵气本是一种能量,然而经过不断压缩,反而对自己成为一种危险,如果在压缩天地灵气的时候失控,那么狂暴的天地灵气将会爆发开来,自己的修为也会因此化为乌有,而护元丹则是在丹田之中形成一层薄膜,来稳固丹田不被破坏,同时还有助于凝练内丹的作用。所以护元丹对于结丹期的高手来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神物啊!”小道童道。

    “重施主,你先在此处等候,我给你倒杯茶。等师尊会完客后自会过来。”小道童将重楼领进内堂,给重楼倒了杯茶之后便离开了。

    “我如今已经进入结丹期,然而我修行的是五行之气,一旦开始结丹,那必然风险极大,看来我得准备积累一些财物,到时候再来宫寒道长此处换取护元丹。”

    ……

    三个时辰匆匆而过。

    就在重楼等得有些无奈的时候,一个长胡子老道笑呵呵地走了进来。

    “呵呵!让小友久等了,贫道刚刚会完贵客,听说重楼小友在此处等我,我立马便赶过来了。”宫寒道长大大咧咧地坐在内堂首座上。

    “道长客气了,小子何德何能让道长如此错爱……”重楼还想客气一番,却被宫寒道长打断。

    “哎!别说这客套话,我在外面也听说了一些你的传闻,你小子还算不错,一怒为红颜啊!哈哈哈!对了!前几日何箫便托我将一些东西送给你,我估计他是有急事才会如此。”说罢便将怀中之物取出,递给重楼。

    一个黑色的包袱,里面当有一卷竹简,个一袋钱币。

    “这便是何箫留给你的,你留下来应该是要参加剑宗的入门弟子选拔吧?”宫寒道。

    “是的!我想去参加!”重楼拿着包袱,有些心不在焉。

    “不错,我看好你!何箫托我的事,还差一枚土性兽丹,一有消息我便会通知你!好了!你先回去吧!”宫寒看重楼有些心事重重,便也不再啰嗦。

    “那晚辈就先告辞了!”重楼起身抱拳行礼,便带着包袱出去了,留下一脸若有所思的宫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