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四十一章 蛊蔓山谷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小辈!你找死!”感觉到后背恶风不善,赫厥单手握剑,使着漱风剑法,另一只手则是一掌向后劈去,与重楼对了一掌。

    砰!

    两人双掌碰撞间,一道气浪爆发开来,巨大的力道震得两人脚下尘土飞扬。

    重楼一声闷哼,倒退了六步,每一步都将地面震出了一只只深深的脚印,重楼虽然将一部分力道卸如地下,但依旧有一部分力道在重楼体内肆虐开来,顿时觉得体内气血翻涌,一口甜意涌上喉咙。重楼强行忍住了口中的鲜血,嘿嘿一笑,看向赫厥。

    “嗯?这是?”赫厥与重楼对了一掌后便不再顾虑重楼,继续施展漱风剑法,压制着何青山,然而,他却慢慢的感觉到自己与重楼的对掌中,自己的手掌渐渐地由微微刺痛到疼痛难忍,握了握拳,感觉掌心滑腻,低头一看,顿时眼瞳一缩,只见手掌之上逐渐有着一些绿色的小刺缓缓生长而出。

    不看还好,一看便吓一跳,赫厥突然想起洪修被重楼杀死时的悲惨一幕,全身各处长满荼靡妖花,血肉骨骼皆是被荼靡妖花生长出的根茎慢慢撕裂,那种疼痛光是想想便头皮发麻。

    赫厥心中暗暗叫苦,自己明明早已经知道重楼可以使用荼靡妖花攻击,但他方才一怒之下却忘了这一茬,当下懊悔不已,当疼痛逐渐蔓上手臂,便知道这荼靡妖花已经开始向着他的手臂上生长了。

    赫厥发了一声狠,一招逼退了何青山,退到了一旁。

    “赫厥,你已经中了我的荼靡妖花,就算你不与我对掌,你早晚也会被体内生长补出来的荼靡妖花杀死,因为我发现你居然在能在战斗中源源不断地吸收天地灵气作为补充,而正好我这荼靡妖花也是天地能量的一种。哈哈哈!”重楼哈哈一笑,他心中也有些快意,这洪家的人屡次都想至他于死地,对于洪家的人他完全没有任何好感。

    荼靡妖花,一旦其花粉进入体内,便会疯狂吸收木性灵气,以一种极为恐怖的速度快速生长。其恶名,丝毫不亚于蛊毒。

    “小畜生!我赫厥今日不杀你,誓不为人!”赫厥左手上那刻骨的疼痛深深刺痛着他的神经,荼靡妖花的根茎极速生长,渐渐地撕裂他手上的筋骨和皮肉,眼看着荼靡妖花蔓上整只手臂,赫厥硬咬着牙,手中长剑一挥,那长满了荼靡妖花的手臂被他一剑斩下。

    赫厥强忍住疼痛,手中长剑插入了地上,连点了自己左肩几个穴位,将血止住。

    随后,一张刻画着玄奥流线的黄色道符出现在手中。

    “神行道符,疾!”赫厥剑指捏着道符,一声念咒,道符上顿时金光闪闪,金光中那赤红色的流线符文一闪之下便印如了赫厥胸口。

    “重楼!今日一事已了,你不必参与了,你立刻退出这个山谷,到烈阳城去,三天后剑宗的入门弟子选拔将正式开始,这是个好机会,烈阳城那边我早已经安排好了,你过去找宫寒道长便可,赫厥这边我有把握杀了他。将来有缘,你我还会再见。”何青山环顾了一下四周,轻声道。

    此刻洪家一众十来人,皆被重楼和何家众人斩杀,在场的除了重楼之外,其余的人都处于应灵中期,何青山这边的战斗根本就无法插手,只得在一旁紧张地干看着。

    重楼看了一眼脸上爬满了血红色水蛭的何青山。赫厥已经祭出了神行道符,他已经不能再两人的战斗中做出任何干扰,反而会成为何青山的累赘。

    “前辈保重!”重楼深知自己留下来也插不上什么手,倒不如保留些实力去参加剑宗的选拔大会,想到这一点,重楼也只得向何青山抱了抱拳,转身向着山谷外烈阳城的方向掠去,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中。

    “哼!小儿休走!”赫厥将神行道符彻底激发后,见重楼转身就走,他因重楼而失去了一只手臂,此刻岂能任由重楼离去。当下便要去追,然而脚步未动,却觉恶风扑面而来。抽身一闪,一道寒光飞过,直钉在何青山身旁的巨石上。

    “你们也走!”何青山对着何夫等十余人说了一声,便主动向着赫厥掠去。

    “你找死!”赫厥追人受阻,左肩上断臂传来的疼痛深深地刺激着他的神经。脑海中仅存的一点理智也随之消失殆尽。

    话音刚落,赫厥身影一晃,便已出现在何青山面前,手中长剑顺势刺向何青山腹中。

    何青山此刻已是无路可走,那赫厥使出了神行道符后,速度便是暴涨了两三成,方才两人还势均力敌,而今赫厥速度暴涨,再加上他使的一手精妙的剑法,使得何青山与赫厥的实力距离拉开了一大截。

    毕竟姜还是老的辣,何青山自知这一剑避无可避,索性聚气凝神,一掌向前劈去,这完全是以命搏命的打法。

    砰!

    呲!

    赫厥手中长剑齐根没入何青山腹中,而赫厥也是遭受何青山全力一掌,两人一触即分。

    何青山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吐而出,半跪在地。

    而赫厥也是硬接了何青山一掌,体内也是受了不轻的内伤。

    “好!很好!何青山!我今日定将凌迟至死!”赫厥红着双眼,努力地平复体内翻涌的血气。

    “哈哈哈!凌迟至死?那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何青山大笑一声,其双手摆出了一个古老而神秘的姿势。

    “响牟伽咋呔喽哒!”何青山口中神秘古语一出,在他全身的皮肤,血肉中寄生的蛊虫皆是疯狂的蠕动了起来,若是仔细看,便会发现这些密密麻麻的水蛭蛊虫颤抖的身躯中那些血液被极速抽离,在外的水蛭蛊将死之时,那一丝丝蛊虫鲜血迅速渗入何青山体内的心脏处,吸附在心脏上的那一只水蛭母虫正在疯狂地吮吸着那些蛊虫鲜血,而后,一粒粒如粉尘般的虫卵被排出母虫体外。

    “嗯?这是?苗疆蛊术!”赫厥看见何青山的变化之后脸色大变,理智也恢复了不少,也不敢轻举妄动,只得停留在距离何青山十几步开外的地方。

    伴随着何青山脸庞上的水蛭不断从上无力脱落,逐渐露出了他沧桑的脸庞和那赴死的坚定眼神。

    砰!

    突然,何青山的身体犹如一个气球一般整个爆炸开来,数十年修成的二转内丹如决堤的洪水,一股雄浑的水性灵气爆发开来,随着爆炸产生的冲击力,顿时弥漫了整个残破的山谷,然而却是没有任何杀伤力,只是仿佛一阵狂风吹过一般。

    赫厥此刻的心早就提到嗓子眼了,神经紧绷地盯着何青山的一举一动。

    “切!原来是装腔作势,定是强行运功,导致体内灵气逆转,爆体而亡!”当赫厥看到何青山爆体而亡,则是眼神一滞,呆呆地看着何青山灰飞烟灭,过了半会儿,才回过神来,紧绷地神经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他望了一眼重楼的方向,冷笑一声道:“哼!居然还敢去烈阳城,这可是你自投罗网,到时候我定拿你这小畜生来练我的漱风剑法!”

    赫厥没有急着离开,而是直接盘腿而坐,从怀中取出一瓶疗伤药倾倒在左肩断臂的伤口处,而后运功调息。

    然而,赫厥刚刚闭上双眼的刹那,又猛然睁开,一口灰色的鲜血喷涌而出。

    赫厥看到自己吐出的灰色鲜血,鲜血里面分明爬满了细如发丝的水蛭蛊虫。

    “怎么可能?我明明已经很小心了,为什么还会中蛊,这该死的何青山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赫厥痛骂一声,急忙感应体内状况。

    却感应到体内从肺部开始向周边溃烂,那是一只只细小如发丝一般的蛊虫在疯狂啃食着他的身体。

    噗!

    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何青山!洪涯部落!你们想要我死,那你们也得下来给我们陪葬。”赫厥双眼散发出怨毒的光芒。拿起手中的长剑,哗哗哗地刻了一行字,便再也无法呼吸,一头重重地倒了下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