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四十章 以死施蛊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话说当何箫看到洪烛突然间速度明显加快了的时候,这才猛然意识到洪烛方才使用的是神行道符。

    “哼!看来你没瞎,我花费部族中将近三成的积蓄,才从剑宗甲辰大师那里换来的,你能死在这神行道符之下,你可以引以为傲了。”洪烛冷冷说道。

    话音刚落,洪烛又化作一道影子,只见一道寒光从躲闪不及的何箫身上一闪而过,顿时鲜血喷涌而出,一只人手无力地掉在地上。

    “啊!”

    一声惨叫响彻整个山谷。

    ……

    重楼杀死洪修之后,便在全力清扫洪家带来的人,洪家十几个人皆是处于应灵圆满阶段,对于重楼来说,杀他们就跟玩一样,根本没有费多大力气,只见一道黑影迅速穿梭于人群之中,重楼自小便没有经历过多少厮杀,对于武器的使用也很少,所以在与人对决时很少使用武器。此刻只见重楼双手做手刀,在人群中手刀过处,一道道气刃切割而出,顿时洪家人身首分离,出入十余人之中入如无人之境,令洪家人个个心惊胆寒,士气全无。

    重楼正杀得尽兴,突闻一声凄厉的叫声响彻山谷,正眼一看,只见何箫左手被斩落在地,整个人半跪在那里,右手紧紧捂住肩膀断臂位置上的伤口。而黑影一停,洪烛哈哈大笑道。

    “何箫!你妻子的确是被我杀死的,之后我屡次想置你于死地,没想到最终还是被你逃脱了,而今你却主动找上门来,过了今日之后你就可以去见你那心爱的妻子了。哈哈哈!”

    洪烛一闪而过,顿时何箫胸口又多了一条长长的伤口,血如泉涌,甚是可怖。

    “洪烛,尽快解决他,别再废话!”赫厥与何青山交战多时,双方实力持平,见暂时无法取胜何青山,便对着洪修打声喝道。

    洪烛也明白了眼下形式,不再留守,眼神一寒,化作一道影子向着何箫疾驰而去。

    “我跟你拼了。”何箫一咬牙关,手中不知何时多出了一个白色的小瓶子,何箫一下子咬掉了瓶塞,将其中灰色粉末般的事物全部倒入口中。

    重楼见情况紧急,自己与何箫虽然有一小段距离,但他知道就算他此时全力赶过去,也无法救得何箫。

    重楼想也不想,顺手抄起掉落在脚边的大刀,运转全力向着疾驰中的洪烛甩了过去,刀如疾风,在空中一闪而过。

    而洪烛儿子刚刚被重楼所杀,早已经怒得红了眼,竟然不顾飞驰而来的大刀,将手中的长矛直刺向何箫胸口。

    嗤!

    嗤!

    整个山谷仿佛是静了一下,只听到两声刀剑入肉的声音,第一声是重楼狂甩而出的大刀,大刀打着旋一下子划过了洪烛的脸;而另一个声音则是洪烛手中长矛刺入了何箫的胸口。

    然而,何箫却仿佛是看到了希望一般眼前一亮,一只手猛的抓住了洪烛拿长矛的手,口中忍不住一口灰色的鲜血喷吐而出,直接喷在了洪烛的脸上。

    “父亲!快!水蛭蛊虫卵在洪烛体内。”何箫用尽了所有力气,向着何青山大喊,随后又被一口鲜血堵住了喉咙,声音截然而止,眼神也渐渐地暗淡了下去。

    “什么?水蛭蛊?”洪烛听到死前的话,顿时惊骇不已,面色大变,手一抹脸上的鲜血,在眼前一看,只见血液中有一条条小如发丝的小虫在缓缓游动。

    何箫方才拿出的小瓶子,便是当初何青山拿给他的蛊毒,当时是想借此掌控重楼,然而之后何箫与重楼经历了生死,重楼舍命拖住炎狼王为他们争取了突破重围的时间,重楼这一系列的举动深深触动了何箫的心,所以这水蛭蛊一直没有对重楼使用,而今也是拼死一搏,洪烛又恰巧被重楼甩出的大刀伤到面部,这才将口中逐渐孵化的水蛭蛊一口喷向洪烛伤口上,这些水蛭蛊孵化后便顺着血液游入全身各处的血肉之中,当蛊虫母体发出信息,便疯狂地噬咬着中蛊者,而中蛊者也因此会在极度痛苦中死去。

    何青山也是因为要掌控水蛭蛊母体,而进行闭关。

    “萧儿!”

    何青山苍老如树皮一般的脸上写满了痛苦,他疯狂地嚎叫着,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何箫死去。

    “洪烛!我要你死!”何青山疯狂地咆哮着,体内水性灵力突然涌如在心脏上附着着的暗红色的水蛭母体,那水蛭仿佛是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一般疯狂蠕动着,而何青山那苍老如干枯的树皮一般的脸上也爬出了密密麻麻的水蛭,它们也疯狂地在蠕动着。

    此时,正要全速赶来的重楼听到何箫的话,心中一紧,急忙停下了脚步,而后便看到洪烛痛苦地用指甲抓挠着他的身体,一道道血痕中还有些细小如发丝一般蛊虫在疯狂蠕动咬噬着洪烛身上的血肉。当何箫将蛊虫喷到洪烛脸上的时候他也看的一清二楚,如果一不小心触碰到那血液,便会被那恐怖的蛊虫钻入体内,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便又远远的退开了,向着还在战斗中的赫厥走去,不再顾洪烛,反正洪烛也是必死。

    赫厥看到眼前何青山面目异常恐怖,不免心中一惊,苗疆蛊毒之事他也早有耳闻,对这种以身炼蛊之事也是有些惧怕,洪烛如今身中蛊毒必死无疑,他也不必继续冒着中蛊的危险与何青山死斗。

    想到此处,赫厥正要抽身退走。

    何青山再怎么说也活了这么多年,从赫厥的眼神中哪能看不出他的心思。

    “哼!还想走!方才让你走你不走,而今我儿子身死此处,其中也有你的一份,我要你为我儿子去陪葬。”何青山一声怒吼,手中长刀直袭赫厥胸口,整个人气势暴涨,再加上脸上正在蠕动的暗红色水蛭,整个人像是从地狱里爬出的魔鬼一般,让人不敢直视。

    “何青山!我不愿意再和你争斗,再斗下去你我也是两败俱伤,不如罢手言和怎样?”赫厥也慌了,他也看得出来如今何青山因丧子而逐渐进入了疯狂,再打下去于他无益。

    “言和!哼!你觉得还有这个可能吗?看刀!”何青山红着眼,手中大刀挥舞,紧紧缠住了赫厥,因为他看到了重楼已经慢慢地向这边靠近。只要重楼在旁骚扰,他定然有把握在赫厥露出破绽的刹那将其击杀。

    “何青山!这是你逼我的,漱风剑法!”

    赫厥面对何青山的死死纠缠,心中也是一怒,当下不再隐藏,亮出了自己的看家本领。

    赫厥手中长剑路数陡然一变,攻击的速度也随之加快了数倍有余,长剑划过,空气中发出了仿佛是被利器切割而过的声音,这种声音极其细微,再加上战斗中这种声音被脚步声,衣袂发出的声音完全覆盖。

    作为一个修行者,在与人对决时,依靠双眼所捕捉到对手的动作来做出招架或者进攻的反应,然而当修行到了一定的高度,光靠肉眼的观察已经不足以做出正确的判断,因为你根本看不到对手出招的轨迹,而对付这种招式,只有依靠感应声音来判断对手的招式。

    而这赫厥所使的漱风剑法,便是利用长剑的锋利极其极薄的剑身,再加上那对风的感悟,这套剑法他已经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何青山只觉得自己胸口一阵刺痛,低头一看,一条血淋淋的伤口便出现在了眼中。

    “能让我使出漱风剑法,你也算是死的不冤了。”赫厥阴着脸说道。

    “我看!你倒是死的挺冤的!”说话的,正是重楼,在赫厥与何青山对决的时候,重楼已经在不知不觉绕到了赫厥的后方,趁赫厥一剑划过何青山的刹那瞬间出手,一掌对着赫厥的后背劈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