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三十九章 神行道符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随着何青山的出手,重楼、何夫、何虎等人纷纷从山谷两旁现身。

    “赫厥,别以为你是剑宗的人我就不敢对你动手,你在剑宗的地位恐怕也好不到哪去,今天我就在会会你这个剑宗弟子。”何青山一声冷哼,从山崖上跃了下来。

    赫厥不理会何青山,在自己长剑被击落时,一闪便到了洪修身边,一把扯住洪修的手,顺势带起掉落在地的长剑,带着洪修便退离了来势汹汹的何青山父子。

    “哈哈哈!何箫啊何箫!上次炎狼王没能要了你的命,还真算你命大,不过今日你竟然主动送上门来,哈哈哈!”洪烛此刻才清醒过来,反观双方局势,何家与洪家带来的人皆是应灵圆满的阶段,只是何夫达到了应灵终段。

    “哼!我说为何我们进山采药从未遇见过炎狼王,没想到是你设的局,不过托你的福,若是没有你引来炎狼王,我的修为恐怕还在结丹初期,多亏了你送来的炎狼王兽丹,我这才顺利结成内丹,哈哈哈!要不然我怎么有那个胆量来找你寻仇?”何箫眼睛转了一下,压住心中怒气,对着洪烛大笑道。

    “什么?不可能,怎么可能?”洪烛听到何箫大笑,心中怒气大盛,他没想到他本想至何箫于死地,没想到何箫却借此做出突破,心中懊悔不已,然而他更没想到的是何箫其实早已结成内丹,方才的话只是故意激怒洪烛,在两人中,洪烛心中此刻早已凌乱了分寸,在对决中已是处于不利的地位。

    “哼!不可能?我今天就为熏兰报仇,你看着吧!”何箫不再废话,见自己方才的话已经激怒了洪修,目的已成,便将体内灵力运转到了极致,顿时何箫周身的空气都发生了扭曲,恍如看不见的火焰在熊熊燃烧,化成一道黑影向着洪烛奔去,两人顿时战在一处,双方你来我往,两人都没有亮刀,完全是靠双拳进行肉搏战。

    ……

    何青山此刻见到何箫率先开战,也不啰嗦,灵力运转,周身水汽萦绕,手中长刀水光粼粼,水性灵气完全爆发开来,这股惊人的气势完全盖过在场所有人,将二转结丹的实力彻底展露无遗。

    “哦?二转结丹,我倒是遇到了对手,事情倒是越来越有趣了。”赫厥不再理会洪修,注意力完全是放在了何青山的身上,从他爆发出的惊人气势,便被他真正的重视了起来。

    “哼!今天我就来领教领教你剑宗剑法!”何青山一声冷哼,手中长刀一眨眼间便连挥两刀,只见两道细细的水浪划破空气,直袭赫厥。

    何青山转头对着重楼点了点头,意思很明显,他与赫厥实力相差无几,此战虽然可以保持不败,但却是很难取胜,想要赢,就必须尽快从战场中腾出手来联合攻击。

    重楼点头会意,便向着洪修走去。

    赫厥连挥两剑,两道剑气咋然射出与两道水刃碰撞在了一起,趁剑气相互抵消之际,忙对洪修喝道:“洪修,你赶快离开,到烈阳城的万仙客栈找纪严宇,让他带人速速前来此地,剿杀洪家!”

    “你还有机会离开?给我受死吧!”重楼早已将目光锁定洪修,此刻见洪修欲要退走,重楼岂能放任其离去。

    “不好!修儿快逃。”此刻战斗中的洪烛脸色剧变,在洪涯部落的时候,他们便知道重楼已经是应灵终段,而当时的洪修才应灵圆满,双方有着巨大的差距,而今,何家来劫杀,他洪烛就这一个儿子,此刻何箫又缠住他脱不开身,洪修和重楼的实力又有着巨大差距,这让他如何不心急。

    说时迟,那时快。

    重楼化作一道黑影,一瞬而至,在洪烛话音刚落,一只手做爪状,在洪修还没来得及转身的刹那,便以死死地扣住了洪修的颈脖。

    “嘿嘿!洪修,我知道荼靡妖花是你做的,既然你想让我死,那今天我就让你尝尝荼靡妖花的滋味!”自从重楼的灵力中出现了荼靡妖花,重楼便开始怀疑甚至肯定就是洪修做的手脚,而事实上也是如此。

    洪修闻言,脸色剧变。

    重楼手掌做手刀状,狠狠地插入了洪修的小腹之中,一股碧绿的灵力散发开来。重楼动作奇快,就在眨眼间,重楼故意没有伤害到洪修体内内脏,只是将灵力灌输进了洪修的身体之中。

    当重楼将手掌从洪修体内拔出,带出一道血箭,便将洪修丢在一旁。

    失去了控制的碧绿色灵力,在洪修体内散发开来,灵力中的荼靡妖花花粉也是仿佛挣脱了束缚一般疯狂地生长了出来。

    重楼两眼散发着冰冷的光芒,那是毫无感情的眼神,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身体蜷缩着躺在地上的洪修,便向着其他人走去,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笑容。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响彻整个山谷。

    洪修体内荼靡妖花随着失去了重楼的控制,仿佛如禁锢已久的猛虎如遭到释放一般,终于开始展露出了自己的獠牙。只见其身体的皮肤上渐渐地长出了密密麻麻的绿色小刺,这些绿色的小刺生长极快,不一会儿便撕裂了洪修的皮肤,生长了出来,展开那碧绿色的绿叶,还有即将开放的花骨朵。

    “父亲!快杀了我,杀了我。”洪修发出了凄厉的嚎叫,那种全身各处都被一点一点地撕裂的剧痛丝毫不亚于凌迟。

    “不!修儿!不!”当洪烛听到洪修那凄厉的惨叫时便注意到了洪修,如今看到洪修体内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荼靡妖花,心中是何种疼痛,毕竟洪修是他唯一的儿子。

    洪烛虚晃一招,一下子便到了洪修的身旁,看着洪修体内生长速度惊人的洪修,鼻子,嘴巴,耳朵,眼睛,都长满了荼靡妖花,而洪修此刻身体只是一直在抽搐,他已经无法再发出任何声音,眼看着儿子惨死,他是又怒又悲。

    “修儿,你不要死啊!不要啊!”洪烛也不顾洪修身上修炼开放的荼靡妖花,一把将洪修抱在怀里,颤抖着声音,痛哭流涕。

    “哈哈哈!洪烛,你当年杀害我妻子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有今天,哈哈哈!今天!我也要让你尝尝失去亲人的痛苦!”何箫看到洪烛痛哭如此,心中大快。也不再废话,将腰间大刀拔出,一步步走向洪烛。

    “何箫!你杀我爱子,我要你杀了你陪葬。”洪烛疯狂地咆哮,瞪着血红的双眼,一只手探入腰间,取出了一件事物,仔细一看,那是一张黄色的纸条,纸条上画着玄奥的红色图纹。

    洪烛将黄色纸条一把粘在自己的胸口,体内灵力一吸,那黄色纸条上玄奥的红色图纹便印在了他的胸口肉上。在神秘图纹印上洪烛胸口之后,便散发出了耀眼的红光,煞是醒目。

    “何箫!本来我还不想用,这是你逼我的!”洪烛眦目欲裂,拿起了洪修手中的长矛一跃而起。

    “幻影瞬枪舞!”

    洪烛一声暴喝,脚下灵力猛然涌动,刹那间腾空而起,一道道幻影长矛瞬间便笼罩了何箫的周身。

    “哼!你以为只有你会武学吗?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我修改的幻影瞬枪舞,记住它的名字,幻影魔刀。”何箫说话时,双手也不空闲,手中大刀顿时挥舞起道道残影,每一道残影都与周身的枪影碰撞在了一起。

    叮!

    何箫大刀的刀尖精确无比地刺在了暴刺而来的长矛的矛交上,顿时火花四溅。

    何箫抵住了洪烛的攻击,就在他即将要反攻之时,却突然睁大了眼睛。

    只见洪烛身落地,便以一种超越了一转结丹期修行者的速度向着他急速袭来。

    呲!

    一道血箭喷涌而出,何箫的肩膀上顿时多了一条深可及骨的伤口。

    “神行道符,你用的是神行道符……”何箫撕心裂肺地喊了起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