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三十五章 初闻符师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司徒慕言!我并不想与他为敌,只是他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我也只想讨个说法,既然慕言公子出面替他说情,那此事便就此揭过!”事到如今,重楼也是在找个台阶下,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司徒慕言的出现,事态到后面估计也更加难以控制。

    “重楼你没事吧?”旁边何竹香这才刚刚从方才的战斗中回过神来,急忙跑上前来问道。

    “我没事,放心吧!”重楼摇了摇头道。

    “既然兄台已答应就此揭过,可否一解司徒弘轩身上的……”司徒暮雨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疯狂嚎叫打滚的司徒弘轩,眼皮也是跳了跳,此刻司徒弘轩的身上就仿佛是长满了肉刺一般,那绿色的植物嫩芽皆是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着,司徒慕言虽然出身豪门,见多识广,但如重楼这般手段却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话说了一半便不知该如何形容司徒弘轩的情况。

    重楼闻言,点了点头,当着司徒慕言的面将双手按住了疼的正在满地打滚的司徒弘轩。

    自从重楼开始练习掌握如何使用荼靡妖花的时候就已经发现了荼靡妖花的一些特征,再加上在洪涯部落期间重楼看过的《五行界源注》中的五行相克的道理,渐渐地发现了荼靡妖花的缺点所在,正所谓物性相生相克,木者,金克之也。荼靡妖花的花粉虽然是以一种能量的形式存在,不过当它被重楼吸纳如体时,便犹如进入了母亲的怀抱一般,毫无动静,但它们一旦被重楼使用,脱离了重楼的身体对灵力的控制之后,这些花粉便会疯狂吸收重楼所发出的木性灵气,从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在外面疯狂地生长。

    重楼双手按住了司徒弘轩。两只拇指发出了蒙蒙的金黄色的光芒,若是仔细观看,便可以发现这金色的光芒正是金属性的灵气,这种灵气正好是克制木性能量。

    当重楼手上的金光散发越来越盛,一层薄薄的金光便包裹住了司徒弘轩的身体上。

    不消片刻,只见司徒弘轩脸上、手上的那些细细嫩芽仿佛被融化了一般缓缓枯萎分解,直至最后缓缓消失。

    此刻司徒弘轩早已昏迷过去,不省人事。他的身上还有着密密麻麻的小肉孔,鲜血不断从肉孔中渗透出来。

    “你们几个,还不快将弘轩抬回去医治。”司徒慕言见司徒弘轩身上那不明物质以除,当下松了一口气。

    “是!是!是!”方才与司徒弘轩一起来的那五个人除了一个手骨折了之外,剩下的四个急忙跑过来捡起地上的炙阳,将司徒弘轩架扶而去。

    “想必这位姑娘便是洪涯部落的何竹香姑娘吧!幸会幸会,在下已经在望月楼设下酒宴,不知二位可否赏脸。”司徒慕言见司徒弘轩安全离去,心中顿时放松了许多,还好重楼下手不重,否则,之后的事情也极为麻烦。

    “这个……”

    正当重楼要开口拒绝时,一边的何竹香急忙将重楼的话打断,垫着脚在重楼耳边说道:“司徒慕言虽贵为城主之子,但他性格直爽,行事光明磊落,是个君子,而我们也可以趁此机会结交于他,对你我有益无害。”

    司徒慕言似乎也看出了重楼心中的担忧,当下对他摆了摆手道:“兄台请放心,这件事是司徒弘轩有错在先,这我知道,虽然同为司徒家族,但我不会偏袒任何一方,这下兄台应该放心了吧?”

    “既然如此!那感谢慕言公子的盛情邀请了!”既然打消了心中顾虑,重楼自然不会再做推辞。

    “如此甚好,两位这边请!”司徒慕言说着,便领着两人走出了人群。

    “望月轩,这是我们司徒家族的产业之一,这里是很多闲人雅士眼中的好地方,此地清幽安静,楼阁中的布局也是别具一格,这的窗台,可以远眺整个烈阳城,远方的山川河流尽收眼底……”司徒慕言带着两人走到了一处酒楼,酒楼为塔状,在整个烈阳城中仿如鹤立鸡群,显得特别的醒目。司徒慕言一边引着两人进入酒楼,一边为两人介绍此楼的种种。

    “如今从周边十八个部落的人都派遣部族中修炼最为优秀者前来参加此次剑宗的新弟子选拔,如今城中也是比往日更为热闹,更是龙蛇混杂,其中不乏一些虫蛊之士,毒蛊之术非同小可,希望重楼兄弟以后在这烈阳城中万事小心。”司徒慕言带着两人走进了一个包厢内,对着重楼说道。

    重楼自小便在部族的庇佑之下长大,之后又一直在深山中游荡,自然涉世未深,司徒慕言一眼便看出了重楼这一点,这才对重楼点出来。

    “谢慕言公子的提醒,在下今后会注意。”重楼知道司徒慕言这是善意的提醒,心中对司徒慕言顿时加了三分好感。

    “呵呵!你也不用叫我公子,我更喜欢别人叫我的名字,你就叫我慕言吧!不必太在意身份。”司徒慕言道。

    “慕言公子,酒菜早已备好,请几位慢用。”当几人进入包厢,里面的一个小二对着几人做了个请的手势说道。

    “小二,给我们上一坛上好的栀花酒,今天我要与重楼兄弟畅饮一番。来重楼兄弟,竹香姑娘,请坐。”司徒慕言道。

    “对了,慕言公子,今天重楼与那司徒弘轩这事,不知浩南大人会如何处理?”一旁的何竹香一路来就心事重重,司徒弘轩被重楼伤成如此,司徒弘轩更是那司徒浩南的独子,何竹香则是隐隐有些担心。

    “哈哈哈!竹香姑娘不必担心,我那二叔虽然他很疼爱司徒弘轩,可能是从小便处于极度溺爱之中的司徒弘轩,造就了如今的司徒弘轩,但我二叔绝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一直以来我二叔一直都在为司徒弘轩的霸道行为而头痛不已,前几年便让他和猎妖者一起进山磨练,希望他能束束自己那性格。但没想,几年后回来还是老样子,就在前年,他十八岁生日之时,我爹便送给他那柄炙阳宝刀,没想到这更加助长了他那霸道的性格,如今我二叔也只能放弃对他的庇护,希望没有了家族庇护的司徒弘轩能够痛改前非。”司徒慕言一边给两人斟酒,一边说道。

    “慕言,方才我与司徒弘轩对战之时你应该也看到了。他司徒弘轩手中的宝刀到底是何奥妙,为何会爆发出如此威力?”重楼听到司徒慕言的话,这才想起来那把炙阳,于是将心中的疑问说了出来。

    “炙阳刀,是我爹在外游历时带回来的,我爹是花费重金在外界购买而来,按照我爹说的,这种宝物,在外界人称之为灵器。众所周知,一般的武器,在与人对战时,人的内力或者灵力都是包裹着手中的武器,从而使手中武器的威力提升,然而这灵器,则与一般的武器不同,在这灵器中铭刻了一种玄奥的小小阵法,使用的人将自己的内力或者灵力灌输到灵器的阵法之中,便可以发挥出惊人的威力。”司徒慕言说道。

    “阵法?你是说炙阳刀上那奇怪的火焰图纹?”重楼一惊,他从未听说过何为阵法,也不知道阵法也可以铭刻在武器上使用。

    “不错,那炙阳刀上的火焰图纹,便是一个阵法,那是一个火性阵法,这种阵法极其适合修行火性灵气的人使用,因为那火性阵法只有使用火性灵气才能激发出来。”司徒慕言解释道。

    “既然如此!那为何灵器会如此少见?如果想要灵器的话,找一个会铭刻阵法的人铭刻一把不久可以了吗?”重楼问道。

    “哈哈哈!重楼,你说的会铭刻阵法的人,许多人都称呼他们为符师,他们所画的每一道符都是一个小小的阵法,每一种符都是来源于大自然的灵感,道符中的每一条纹路,都是来源于大自然,只有对这大自然有了深刻的了解,才有可能成为符师,而想要拥有能在武器上面铭刻阵法,那么则必须在阵法道符中达到一个极高的境界,否则也只能是一个普通的符师而已,但一个普通的符师也是一个极其厉害的了,如果我们烈阳城有一个普通的符师,那么这个人的地位必然丝毫不下于烈阳城城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