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三十一章 炼制兽丹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客卿长老?”听到何箫此话,宫寒不得不再次打量重楼。

    “小小年纪,便有如此高深的修为,重楼小兄弟实在是让贫道汗颜呐!不过看小兄弟面生,应该不是本地人吧?”

    “晚辈一路漂泊,幸得何箫大长老所救,并收留于我。”重楼道。

    何箫在一旁看话题扯远了,急忙干咳几声,道。

    “呵呵!宫寒道长,重楼对我何家有恩,他如今急需百年兽丹,只是不知道您这兽丹,是何属性的?”

    “我这兽丹,是五百年左右的鱼龙鲳,此兽丹为水性。只可惜你们来晚了一步,前些天我这的兽丹还是有好几枚的,由于炼丹所需,便用来炼丹了。如今就只剩一枚了。”宫寒道。

    宫寒道长此话一出,何箫几人还算稍微平静一点,而反观重楼,却是满脸难以置信,百年兽丹是何等的难得重楼心中自然明了,它的价值当然是不菲,但宫寒道长却用来炼丹,须知一枚兽丹便差不多抵得上洪涯部落的三成的财产,光凭这,便可以看得出宫寒道长是如此了得。

    “呵呵!重楼小兄弟不必惊讶,妖兽的内丹可是一味上品的炼丹材料啊,兽丹中蕴含了妖兽毕生的修为,只是兽丹长期处于妖兽体内,所以一般的兽丹都会蕴含着妖兽的凶戾之气,一般人都不能直接吸收太多,如果吸收太多的兽丹,到时候人的体内便会淤积过多的凶戾之气,从而凶戾之气会侵蚀人的神智,最终会变成只会杀戮的行尸走肉。”宫寒道长说道。

    “但在外人看来都是无可奈何的事,在我们外丹师的眼里,却不是什么难事。”

    “哦?难道兽丹中蕴含的凶戾之气可以被剔除?”重楼道。

    “不错!一个拥有火性并拥有木性灵力的人,当他突破到一转结丹之时,体内便可以生出一股灵火,在我们外丹师眼里,我们称之为本命真火,这是成为一个外丹师的资格,因为一个外丹师如果没有生出本命真火,而是依靠平凡的火焰,是永远无法练成灵丹,最多只能称为丹药而已。而外丹师的本命真火在炼丹中本就可以剔除药材中一些不必要的成分,自然也包括兽丹中蕴含的凶戾之气。”宫寒说道。

    “原来如此!宫寒道长,晚辈有一事相求!”重楼听到宫寒说的这番话,心中那重重的石头仿佛是落地了一般,重楼如今已经进入结丹期,但这五行之灵气没有达到平衡,重楼除了封闭任督二脉,以修行其他四种灵气之外,也只能靠兽丹来补充,因为吸收灵气如果没有一些功法,是不可能快速吸收灵气,只有吸收妖兽修行了百年的兽丹,而虽然这个方法的确能够快速的提升自己体内的灵力修为,但是这兽丹中的凶戾之气却是一个令重楼无比头疼的问题。如今重楼眼前便有一个现成的外丹师,重楼当然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哦!重楼小兄弟请说!”宫寒道。

    “晚辈想请道长为我炼制兽丹。”重楼对着宫寒道长抱了抱拳道。

    在一旁的何箫听重楼说出此话,不免有些尴尬,毕竟这兽丹的事本就该是他何家给重楼的承诺,如今却是重楼向宫寒道长提出请求,这难免使何箫有些过意不去,当下急忙打断重楼的话。

    “重楼,这兽丹的事是我何家给予你的承诺,你大可不必如此。”何箫道。

    “道长!这件事便由我何箫担着了,只恳请道长为我炼制出水,火,土,金四性内丹,至于费用,我何箫到时候自会全数奉上。”何箫咬了咬牙,他知道自己要偿还这笔巨额债款,但比起家中的仇恨,这点债务对于何箫来说已经不算什么了。

    “既然如此!那我便帮你们收集和炼制兽丹,至于价格嘛!就两千刀币吧!算是结交重楼你这个朋友。”宫寒看何箫感情真切,当下说道。

    “这怎么好意思呢!”

    “哎!不必和我说这些,你我生意来往这么多年了,难道还不了解我吗?哈哈哈!”宫寒道长笑道。

    何箫见宫寒如此说道,不好再做推脱,只好抱拳再三言谢。

    重楼在临走时将自己身上的那炎狼王兽丹给了宫寒,并再三言谢,方才收拾马匹离去。

    待的重楼等人走远,宫寒道长才转身进屋,只是身旁那小道士对于刚才宫寒答应下来的事情表示深深的疑惑,忍不住问道。

    “师父,您方才为何要答应他们,须知这金、土两性兽丹也是极其贵重,再加上炼制,价格远不止五六千刀币,而师父你为何却只要二千刀币?”

    “溪风,你年纪还小,自然不懂。那重楼年纪估计也就十**岁,然而他的修为却是达到了结丹的境界,为师自修行以来已是数十载,然而如今却依旧处于结丹三转之境。以重楼这等修行天赋,将来必然不是池中物,早晚有一天必会一飞冲天,我这也是为了将来着想,所以才借机结交此人。将来必有好处。”宫寒说道。

    “弟子受教了。”那小道士这才明白自己的师父为什么自己要为一个才认识不久的人下这么大的本钱。

    “你去库房,将我那枚水性兽丹拿到我的丹房中来。”宫寒对着小道士吩咐道。说着又看了看自己手上的小木盒,接着便进入了炼丹房。

    ……

    重楼一行人离开了万药斋,并没有急着返回洪涯部落,而是在烈阳城中找了个客栈住下。

    “我们估计要在烈阳城待几天,最近各个部族的高手都在往烈阳城这边赶来,都是为了参加剑宗的新弟子选拔,你们在外面尽量少生是非。”何箫对着何竹香几人道。

    “爹!那我们干嘛?”何竹香道。

    “你就带着重楼在烈阳城随便转转。”何箫道。

    何箫说完,给了何竹香和重楼一人一袋钱币,然后便和一起来的几人离去了,最后只留下重楼和何竹香两人站在那里。

    “走吧!我带你去转转!”何竹香抛了抛手中满满的钱袋,笑着说道,露出浅浅的小酒窝。

    “好啊!我也正好打算出去看看!”重楼此刻心情极好,虽然此次没有弄到土性兽丹,但他知道宫寒道长是外丹师,从刚才了解的情况来看,宫寒道长并不缺兽丹,所以重楼也不必再担心兽丹的事情。

    两人出了客栈,街上过往人群如流水一般,嘈杂热闹的声音充斥着双耳,而何竹香仿佛也是非常开心,一会儿这看看,一会儿又那看看,虽然她并不是第一次来烈阳城,但每次到这里,仿佛周边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

    重楼看着在大街上乱跑的身穿纯白色长裙的倩影。

    想起重楼在昏迷中醒来第一眼看到的那个平静而有些冷艳的何竹香,如今两者想比,真如天壤之隔。现在看来,何竹香仿佛已经摘下了遮在脸上的面具,面具下原来是一张天真无暇的脸,是如此的惹人怜爱。重楼看着那道背影,恍若一道美景,心中是如此痴迷。

    “能得此佳人,此生无憾矣!”重楼心中默念。

    “喂!这!快来!”何竹香的声音打断了重楼的幻想,见何竹香挥着洁白的小手向重楼打招呼,重楼这才走过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