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十九章 各怀鬼胎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来到洪涯部落也算有一段时间了,与何箫他们也算有过共生死的经历。何箫父女对重楼的一切重楼也记在心里,只是此时来的太过突然,使重楼一直无法回过神来,他也有过痛失亲人的过去,这份恨,只有用血来偿还。

    “我知道,对你来说这有些突然,不过我们也是有着难言之隐,自从我何家出了那件事之后,洪家便已经开始提防着我们,我如今在部族中虽然居位于大长老,但已明存实亡,我们何家在部族中也是偶尔受到洪家的打压,我们一直隐忍,直到今天。”何箫道。

    “如果你答应帮助我们何家,报酬自然不会少,到时候部族中宝物随便你挑。”何青山见重楼有些犹豫,当下道。

    “何箫大长老,我可以答应帮你们,但是有一个条件,我需要水、火、金、土兽丹。而且先给我土性兽丹。”重楼突然对着何箫问道。

    当何箫听到重楼答应帮忙,当下一阵狂喜,但当重楼说出他所要的条件时,他们脸上的喜悦瞬间便凝固了。

    开玩笑,兽丹是何等难以获取,以他们如今的实力,遇到一只总有百年兽丹的妖兽,躲都来不及,除非是如非是那些小型的妖兽他们才有勇气对其捕杀,前两次都是运气好才得到的,一枚兽丹的价值差不多能抵得上洪涯部落三成的财产了,而如今重楼一开口就差点要足了五行兽丹,这如何不让何箫他们不尴尬。

    “这个,重楼小兄弟,兽丹极其贵重及稀有,我这有一枚火性兽丹,先给你,如果你急需土性兽丹的话,或许在那烈阳城可以找得到,我明天便派人过去寻找,如果找得到,我们再帮你买下来,不过,剩下的两枚能不能换成其他的。”何箫有些不自在的拿出衣袖中的火性兽丹,厚着脸皮递向重楼。

    这枚火性兽丹,就是上次重楼杀死的那头炎狼王体内的兽丹,这本来是就应该属于重楼自己的,毕竟人家可是拼了性命才将炎狼王杀死,而何箫却在重楼昏迷其间将其收走,如今被重楼提出来,何箫心中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其实重楼对于那两枚兽丹都不怎么在意,毕竟是何箫他们将重楼救了回来,重楼才能活到现在。

    重楼也不娇作的收下火性兽丹。

    “既然如此!换成其他的也行,那么大长老的计划是打算怎么做?”重楼收下了炎狼王兽丹,道。

    “再过半个月,剑宗将在烈阳城举行一场盛大的比武,此次比武仅限二十岁以下的青年,而在此次必须中获得前二十名的人则可以进入剑宗修炼,而洪烛的儿子洪修如今正满二十岁,洪烛必然不会放过此次机会,到时候我们便可以设下埋伏。”何箫道。

    “不过洪家高手众多,洪烛如今已经进入结丹期,估计如今已经是一转元丹的实力,而他还有一个宾客长老,他人叫赫长老,此人阴狠毒辣,实力与洪烛相差无几,其实此次行动最大的风险就是这位赫长老,他是剑宗的弟子,此次行动如果失败,必然会面临灭种的危险,当然如果成功了,我们的危险则更大,因为我们也将面临剑宗的怒火。”何青山道。

    其实何箫他们这次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了,无论他们成功与否,所面临的危险将是灭顶之灾。

    “此次行动危险之极,所以我们要尽快解决,随后立刻将我何家的人搬迁离开。”何箫郑重道。

    “好了!重楼!既然你已经答应帮忙,那么今天就到这,你先回去休息吧!”何青山道。

    重楼对着两人抱了抱拳,又由着何竹香带着他出去。

    “萧儿,明天你就带人出去,尽量寻找到重楼所要嗯土性兽丹。”何青山道。

    “父亲,此次真的能成功吗?”何箫心中有些不安,毕竟此次行动危险性极大,一不小心便会万劫不复。

    “此次我闭关,就是要炼制出新的水蛭蛊,并且我已经将自己的灵力与水蛭蛊融为一体,如果他们不小心的话,一定会死在我的蛊下,我要让他们尝尝我们曾受的痛苦。”何青山道。

    ……

    在一个深院中,有一个中年男子坐在庭院中,另一个魁梧男子则是盘坐在月光下的石头上。

    “晚上是一天中天地灵气最为浓厚的时候,在夜晚中修炼,其效果要比白日强。怎么样洪修?”庭院中的中年男子道。

    “果然如此!师父,估计再过不久我便可以达到应灵终段了!”石头上的魁梧男子激动道。

    “嗯!你要加紧修炼,剑宗马上要招收新的弟子了,以你的实力,应该能挤上前二十,到了剑宗修炼,你才能得到更多的指点。”中年男子道。

    “嗯嗯!等我进入了剑宗,我一定要请我父亲去他们何家提亲,到时候竹香便是我的了!哈哈哈!”那魁梧男子道。

    “对了!上次我在外出前在重楼窗前放了一朵荼靡妖花,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现在他应该已经死了吧?”中年男子道。

    “师父!我最近也在为这件事发愁,你不是说你有把握弄死他吗?那朵荼靡妖花都放在那里好几天了,人家还是活蹦乱跳的活的好好的。”魁梧男子道。

    “他怎么可能没事?荼靡妖花可是连结丹的强者都畏惧不已的诡异植物,稍有不慎便命丧黄泉,你确定他真的没事?”中年男子道。

    “他的确没事,不仅没事,反而不知道他使用了什么妖法将荼靡妖花化为己用了!”此时,从庭院门外走进来了一个莫约五十多岁的男子。

    石头上的魁梧男子急忙跃下,与那中年男子一起抱拳相迎。

    “父亲!”

    “族长!”

    “族长!你说的是真的?世上怎么会有这种事?难道荼靡妖花对他无效?”那中年男子随着魁梧男子走出小亭子,月光照耀下,中年男子赫然便是赫长老。魁梧男子则是洪修。

    “此人确是诡异,上次何箫带人进山打猎采药,我引出了炎狼王,可惜没能杀死何箫,但就在我即将要出手之时,看见了那个叫重楼的小子,他一拳便将一头炎狼兽击倒在地。”洪烛道。

    “父亲,这不能证明什么啊?”洪修疑惑的抓了抓头。

    “难道族长还看到了别的东西?”赫长老疑惑地问道。

    “不错,我当时借着月光,看到了他击倒的那头炎狼兽的身体上,长出了密密麻麻的荼靡妖花,它们生长的速度奇快,几乎是在一眨眼的时间便成长开花。”虽说如今洪烛是在说当时的场景,但脸上依旧写满了当时的那种震惊。

    “父亲!你为什么要杀何箫啊?他与我们有仇吗?”洪修想了一下,原以为何箫他们是倒霉遇到了炎狼兽群,没想到却是自己的父亲引来的。

    “住嘴!”洪烛有些恼羞成怒地瞪了一眼洪修。他当然不愿意提起自己的那些丑事。

    “赫长老!如今何箫他们的动作是越来越小了,我们也得抓紧了,别让他们看出端倪,留着他们早晚会是个祸害,要尽早产除何家。”洪烛道。

    “放心吧族长,我这次回剑宗,就是为这次计划而去的,何箫他们这五年来的不断地出现小动作,但此次一定要让他们万劫不复。”赫长老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