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十八章 深夜密谈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回到了自己的屋内,盘腿便进入了修炼状态。

    “据《龟灵八法》中所描述的,人体任督二脉是人的木属性的经脉,吸收的灵气都是木属性的,而带脉属土,冲脉属金,阴维脉和阴跷脉属水,而阳维脉和阳跷脉属火,每一条不同属性的经脉对外界的天地灵气的感应和亲和度都不同,同属性的经脉对外界同属性的天地灵气要比其他属性的经脉的感应要强的多,同时吸收同属性的天地灵气也与其他经脉多的多。”重楼细细感应着体内。

    丹田是人体众多经脉的聚合点,所以从外界所吸收的天地灵气才会凝聚于丹田之中。

    “我如今木性灵气已经相对于其他属性的灵气要多的多,如今我体内的木性灵气已经足够,但是还是需要土性灵气,只要有土性灵气相辅,那我的实力便可再上一层楼。”重楼观看着自己整个丹田。

    “若是如此的话,那我只能暂时封闭住任督二脉,然后开启其他六脉修炼,丹田中必须五行相平衡,否则将来的结丹必将不完美。”

    重楼当下将灵力封住了自己的任督二脉,然后运转起功法,其周身中的天地灵气缓缓顺着重楼的六条经脉进入重楼的丹田之中。

    重楼的修炼持续到了深夜,体内灵力增长的速度极度缓慢,就犹如一个巨大的湖泊上只有一条小小的溪流作为湖泊唯一源泉一般。重楼心神完全是注视着自己体内的经脉,经脉中缓缓流动的天地灵气。在重楼运转功法的时候,丹田上的灵力也随之在经脉上运转,渐渐地,重楼头上,手上,脚上的经脉都被那灵力所充斥,而重楼却惊讶的发现了以前从未发现的现象。

    自己全身上下中有八条主脉,也就是奇经八脉,而奇经八脉在身体各处都是有着各自的支脉,这些支脉稍微比主脉小一些,它们都是奇经八脉在身体中的延伸,最是奇特的是人的双手,在自己的双手中的五指,便是这些支脉延伸的终点,这五种属性的经脉分别占据着双手的十指,一只手便拥有着五种属性的经脉,每一只手指的属性皆有不同。

    重楼睁开眼睛,默默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当下运转灵力,自己的五指之上便出现了奇特的一幕,五指之上缓缓有灵力冒出,有些灵力是金黄色的,有些是灰色的,有些是碧绿色的……

    “五种属性的灵力,原来如此,以前我所使用的灵力都是碧绿色的,因为在我体内木性灵气太强,所以使出来的都是碧绿色的。如果按照《五行界源注》里的说法,五行中相生相克,我体内的荼靡妖花和那树妖的藤蔓之所以没有在我体内直接生长出来,应该是这两种物质都处于我的木性灵气之中,而在《五行界源注》中五行相生,土生木,这两种物质在木性灵气中都有各自的经脉作为通道,所以木性灵气和土性灵气都无法相遇,而当我使用灵力攻击时,这荼靡妖花和藤蔓都会生长出来;而如今我的身体已经木性化,相当于一个母体,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就可以解释我的身体为何不惧怕荼靡妖花这种杀人于无形的现象了。”

    重楼呆呆地看着手上那五团属性不同的天地灵气,脑子里做出了一系列的推测,对于自己的身体以及修炼做出了比以前更为深刻的理解。

    皎洁的月光在不知何时早已爬上了天空,将无尽的大地渲染得犹如覆上了一层寒霜一般。重楼在房中闭目修炼,因为重楼已经用灵力封住了任督二脉,此刻他身上已经没有了那种生机盎然的碧绿色光芒,而是一些很微弱的光芒。

    重楼的修炼持续了三四个时辰,此时已经是二更十分,重楼的房门却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

    咚!咚!咚!

    重楼睁开了眼睛,从修炼中退了出来。

    “进来吧!”重楼道。

    “没打扰你休息吧?”何竹香推着门进来,雪白的月光照在何竹香脸上,此刻仍能清晰地看到何竹香通红的双眼。

    “竹香!出什么事了,你的眼睛怎么这么红?”这一幕当然没有逃出重楼的视线,重楼急忙起身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想我娘了。对了我爹请你过去一趟。”何竹香道。

    重楼黯然。

    ……

    重楼跟着何竹香到了何家大院,此时的何家大院中异常的平静,静得只有重楼和何竹香两人的脚步声,但是以重楼如今的修为,自然而然的发现了整个大院中至少总有不少于十道强悍的气息,这十道气息的主人,至少也是应灵终段的高手。

    重楼暗暗心惊,如此森严的防御,若是和自己以前所在的魧鱼部落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了。

    重楼两人走到了一座假山之前,只见何竹香将手轻轻地在假山的石面上敲了几下,随后直觉地面一阵震动,接着假山的石面便缓缓地开出了一道门。

    “我父亲就在里面,我们进去吧!”何竹香说完,便带着重楼走进了石门之中,而后石门便在黑暗中缓缓关闭,平静的黑夜中仿佛一切都没发生过。

    进入石门后,石壁通道并不长,不到一会儿便走到了一间宽阔的石室,在其上石室中间摆放着一个巨鼎,四面则摆放着许多器皿,和一些武器。

    此刻石室中有两人,一人站着,手抚着胡子;另一人则盘坐在中间,此人白发苍苍,面目褶皱。

    重楼一眼便认出了站着的人便是何箫,但盘坐其间的老者重楼却是极其陌生,但其周身散发出的气息却是异常惊人,当他的双眼缓缓睁开,那冰寒的目光直射重楼,而后便恢复了正常。

    此刻的重楼早已心惊不已,重楼没想到何家居然还有如此高手,而且重楼能够感觉到此人周身散发的气息中蕴含着一股强烈的邪气,这股邪气使重楼浑身不舒服。

    “父亲,重楼来了!”待得重楼两人走到近前,何竹香对着何箫欠身道。

    “重楼小兄弟来啦!我来介绍,这位便是我的父亲何青山。”何箫道。

    “晚辈拜见前辈!”重楼自从跨入了结丹期,便可以感应身边人的气息实力,但眼前这位,是在是让他捉摸不透,单凭气息的强弱的话,此人应该也是结丹期,但他的气息中却蕴含着另一种不明的气息,重楼不敢怠慢,对着老者抱拳道。

    “结丹初期,重楼,你果真是个天纵的修炼奇才。知道我让你道我这里来的原因吗?”何青山道。

    “晚辈不知!”重楼道。

    “你在我何家的事,方才何箫已经跟我说了,你救过我何家两次,是我何家的恩人。你想要什么?说吧!只要我们有的,一定会给你。”何青山道。

    “前辈何出此言,何箫大长老曾在我危难之时施救于我,而我受人之恩就得涌泉相报,还怎么敢索要恩情呢!前辈若是有什么话,不妨直说。”重楼道。

    “哈哈哈!重楼,你果然聪明,既然如此,那老夫也不拐弯抹角了!此次请你过来,是想让我帮我个忙!”何青山本以为重楼尚且年轻,不懂其中,然则却被重楼一语道破。无奈之下只好将何家几年前的事对重楼说了一遍。

    “前辈的意思是想请我帮你们复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