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十七章 风雨欲来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青藤芝草,聚天地之灵气,生于木,形如人,食之可曾体内木性灵气,淬体,身体木性化,号称草木之灵……”重楼细细地品读着这一段文字,对于重楼来说,他吃过青藤芝草,却只知道青藤芝草有增强灵力以及淬体的功效,却不知它还有另一个功效,那便是身体木性化。

    何为木性化,青藤芝草为天生地养之物,生于藤木之上,拥有精纯的木性灵气,人若将其炼化,便可与其融为一体,青藤芝草本身便是木性,所以炼化之人与之融为一体之后也会被木性化。木者,草木之本,若有其根,便生其体……

    “原来如此!难怪众人对于荼靡妖花敬而远之,而对于我来说却有一种难以言明的亲和性,原来我如今已经木性化了!”重楼拿着竹简,呢喃道。

    重楼仔细地观看了一会儿《百草纲》,有些东西基本上都没见过,重楼自然也没有再多加注意,随意翻看了一会儿,便放下了。

    重楼将《百草纲》放回原处,接着又在书架上翻看了一会儿,随后选中了另一卷竹简。

    “《五行界源注》”重楼好奇的看了看。

    在《五行界源注》中所记载的,是关于道家的宇宙起源的理论以及观点,在这部书中所描述的,世界万物起于无,正所谓“无乃万物之始,有乃万物之母。”一切皆起源于无,无中生有,有为太极,太极生阴阳两仪,阴阳交泰而万物生,再而生四象,四象生八卦……

    在整个混沌宇宙中,皆是由五行物质属性组成,一曰金,二曰木,三曰水,四曰火,五曰土。五种物质属性中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金克木,木克土。反之,则土生金,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在这五种物质属性中彼此相生相克,共同组成了整个混沌宇宙,而正因为万物彼此相生相克,才衍生出混沌宇宙的运行天则……

    “五行!天地间正有五种属性的天地灵气,这皆是组成混沌宇宙的物质精华,我能感觉到丹田之中就是一片混沌世界,只有五行之气互相克制,又互相依赖,才是完整的混沌宇宙。”重楼看完了整篇《五行界源注》,更加肯定了自己刚才的修行的想法,如今自己体内的丹田中,拥有浑厚的木性灵气,在丹田中是最多的。而次于木性灵气的则是土性灵气,其他的则更为稀薄。

    重楼花费了一天的时间才将两卷竹简读完,虽然有很多地方重楼未能理解,但重楼自己则仿佛看到了自己将来要走的路,再也不像以前那般如一只无头苍蝇那样胡乱地修炼。

    当重楼放下手中的竹简,窗外早已是灯火通明。走到门口,只见何夫长老笑着走来。

    “小兄弟终于出来了,竹香小姐方才看你如此认真,不忍打断你,所以先自行离去了,不过后来她又捎来消息,说若是看到你出来,便告诉你一声,大长老有事找你。让你去大长老那一趟,至于什么事,你到了便自己知晓了!好了!快去吧!”何夫道。

    “谢长老传话!我这就赶过去。”重楼对着何夫抱了抱拳,随后便离开了。

    重楼如今对洪涯部落也算有些熟悉,不一会儿便走到了何箫家的大堂,此刻何竹香也在一旁坐着。

    “呵呵!重楼小兄弟出来了!想必那藏百~万#^^小!说没有什么能如小兄弟的法眼吧!若想要修习武学,尽管找我好了!”何箫抚了抚胡子,道。

    “大长老说的哪里话,重楼自小便出身小部族,对一些典籍的研读也是少之又少,哪里比得上贵部族的典藏啊!重楼能有幸一睹其中,已经很是知足了!”重楼道。

    “哈哈哈!你小伙子我喜欢!哈哈哈!”何箫听到此话,心中有一部分是舒坦,但还有一部分主要是重楼不骄不馁,有血性却不失冷静,如此年纪如此心性是极为难得。

    “对了!听说大长老有事传我,不知所谓何事?”重楼抓了抓头,当下赶紧岔开话题道。

    “不急不急,你先去休息,待会我再让竹香去叫你!”何箫道。

    “那我就先告退了!”重楼对着何箫抱了抱拳,便自行离去了。

    “爹!爷爷要出关了吗?”何竹香看着何箫越来越沉重的表情,当下问道。

    “是啊!我们的计划要开始了啊!自从你娘走了以后,我没有一天不是想着要报仇,我隐忍到了今日,是时候该去取那洪烛的性命为你那死去的娘亲报仇了。”何箫眼神有些迷离地望着门外的天空。

    “爹!女儿想求你一件事!”何竹香道。

    “怎么?竹香!有什么就说吧!”何箫看着自己的女儿,他知道此次行动凶险,若有不测,后果可能要吵架灭种。

    “爹爹!女儿想不要让重楼参与进来,这毕竟是我们的家事,若有不测……”何竹香声音很小,低着头也不敢看自己的父亲。

    “呵呵!我早知道你会这么说,其实这些日子我也算是看出来了,你喜欢重楼,是不是?”何箫看着何竹香,道。

    “父亲!我……”还不待何竹香说完,何箫便摆了摆手将其打住。

    “你不用说了,我是看着你长大的,你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对一个外人如此关心,甚至遣散仆人自己去照顾重伤中的重楼。”何箫道。“其实重楼这个人无论是行事,心性还是修炼上的成就,都是上上之选,将来必然不是池中物。其实我也想过让他离开,不过我们此次行动胜算几乎是只有五成,如若有了重楼的帮助,那么此次成功的几率大大增加。”

    何箫说着,双手轻轻放在了何竹香的肩上。

    “竹香!听我的话,此次行动异常凶险,若是真的失败了,那么,你和重楼一定要离开这里,走的越远越好,最好永远也不要回来。”何箫道。

    “爹!那你现在可以告诉我我娘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我问你你一直不肯跟我说呢!”何竹香的眼中湿润了。

    “哎!你还记的几年前我们何家的那场大火吗?那时候我带着你去烈阳城,就在那时,洪烛趁我和你爷爷不在,居然对你娘施暴。”何箫说到此处,不觉咬牙切齿,“你娘不从,后来失手推倒了蜡烛,不一会儿整个屋子便燃起了熊熊大火,洪烛见机不妙,为了杀人灭口,便想直接杀了你娘。就在这个时候,你爷爷在大山外看到了族中火光冲天,便急匆匆地赶了回来,以你爷爷的修为,全力赶路的情况下爆发出的波动何止惊人,那洪烛知道再拖延下去,将会露出马脚,索性将蛊虫强行放入你娘口中,想以此转移我们的视线,随后将你娘杀死。”

    何箫强忍着眼中的泪水,声音有些发抖。

    “当你爷爷赶到的时候你娘已经死了,但他还是把你娘从火海中带了出来,不过那洪烛百密而一疏,他忽略了你娘在挣扎中撕扯了一块他身上的衣袖,那种面料只有族长才有资格穿着的袍服。”何箫的双手紧握,指甲插入了手心,鲜血一滴一滴地落下来。

    “那爷爷那么厉害,为什么当时不去找他报仇?”何竹香听到此处,早已经泣不成声。

    “你爷爷当时也是这样想的,但是他还是强忍了下来,因为族长身边有一位宾客长老,那就是赫长老,他是烈阳城中势力最大的剑宗门下弟子,他实力超群,你爷爷自认不是对手,于是索性将你娘从洪烛身上扯下来的碎布丢入火中,并用强大的灵力修为将你娘身体中的蛊虫吸入自己体内,以此为誓,誓死杀掉洪烛为我何家报仇,之后的事你都知道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