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十五章 花香死屋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众人给重楼包扎好伤口,将重楼安置在一边,让其中一人看着,剩下的人都跑了过去,此时何箫已经将炎狼王身体上的荼靡妖花清理干净,露出了它的本来面目。

    “炎狼王死了!这怎么可能,重楼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错不了,这的确是炎狼王的尸体,大长老,你怎么看?”何冲问道。

    “方才解救重楼时他的整只手臂都插入炎狼王的腹部之中,并没有对炎狼王造成致命的伤害,可以看得出炎狼王是死在了荼靡妖花下,可这一切实在是不可思议。”何箫道。

    “爹!我也觉得奇怪,荼靡妖花的生长速度从发芽到开花一般都需要一两天的时间,而刚才炎狼王却是没有出现这荼靡妖花,仿佛是在某个瞬间长出来一样。”何竹香皱着眉头道。

    “看来这一切的疑问,得等我们把这炎狼王的身体剖开才会得到答案了!”何箫说着,将手中的大刀向前横着一划,一道透明的气刃便在炎狼王身体上横切而过,此刻炎狼王早已毙命,皮肉松弛,再也没有生前那样皮糙肉厚。

    旁边的何冲几人急忙将炎狼王一半的尸体搬开,当那上一半的尸体搬开之时,里面一道道火红色光芒四射而出,在黑夜中很是耀眼。

    当将上半尸体搬开后,只见一枚龙眼大小的火红色内丹缓缓飘了出来,内丹上散发着耀眼的红光,表面上似乎还有一层正在燃烧的火焰,显得很是奇幻。

    “哎呀!大长老,我们此次行动收获还真是不小啊!又是一枚百年兽丹。”何冲兴奋道。

    “哈哈!这一枚兽丹火红的成色,表面上还覆盖着一层幻化的火焰,为五行中的火属性,是火性兽丹。”何箫兴奋道。

    “爹!那上次树妖的那枚兽丹是什么属性的啊?”何竹香问道。

    “那是木属性,这枚火性兽丹是无法与那枚木性兽丹比拟的,那树妖只要度过雷劫,就可以幻化成人,修为何止百年。”何箫边说边从身上摸出一个小木盒子,用内力在木盒上做了一层铺垫随后才将火性兽丹装入小木盒之中,又在小木盒上加施了一层内力,这才将其贴身收入怀中。

    “爹!你看这里!”何竹香用手指了指炎狼兽身体受伤的地方。

    众人寻着何竹香所指的地方看去,只见炎狼王腹部有一道深深的伤口,伤口中长满了犹如经络一般的植物根茎,很显然炎狼王身体里的荼靡妖花是从伤口中生长出来的。

    “这一道伤口应该就是重楼用手刺入而造成的,而这些荼靡妖花的根茎却是从这伤口中生长出来的,如此看来,炎狼王真的死在了重楼手中。”何箫再也掩饰不住自己心中的震惊,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正在昏迷当中的重楼。

    ……

    当重楼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过后了,期间重楼一直由何竹香在细心照料,何箫也来过几次,见重楼依旧没有醒来的迹象,却只能叹息着离开。

    “这里是哪里?”重楼缓缓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张倾国倾城的脸。

    “你醒啦!这是洪涯部落,现在已经没事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何竹香在一旁关切道。

    重楼感应了一下体内,体内伤势基本上好了大半,只是他全身上下被白布条包扎得像是一只活着的木乃伊一样。

    何竹香将他扶了起来,又走到桌子旁端了一碗药递到了重楼面前,说道:“先喝点药吧!你体内伤势还未痊愈,最近这几天就不要随便动用内力了,否则伤口有可能会裂开。”

    重楼端着药放到鼻下,一股浓重的药味直撞脑门,有点可怜兮兮地看着何竹香,“不喝行不行啊?”

    “如果你不喝的话,今天就别想吃饭了!”何竹香顿时柳眉倒竖,抬了抬手中的长剑,在重楼面前晃了晃。

    “好好好!我喝,我喝还不行吗?”重楼只好无奈的将一整碗药喝个干净。苦得重楼直吐舌头。

    “重楼小兄弟醒啦!哈哈哈!醒了就好啊!何冲他们最近这几天一直跑来问我重楼小兄弟情况怎么样了,害得我整天没事都往你这边跑!”正说话间,只见何箫推门进来,看见重楼从昏迷中醒来,原本担忧的神色顿时缓和了许多,冲着重楼笑道。

    “有劳大长老惦记了!我没事……哎哟!”重楼说话间抬了一下手正准备作揖,结果扯到了伤疤,顿时疼得直咧嘴。

    “叫你别乱动!看,动到伤口了吧!看你还敢不敢乱动!”何竹香在一旁气呼呼道,急忙过去检查重楼手臂上的伤口。

    “对了!重楼小兄弟!我有一个疑问一直想问问你,不知可否能回答我?”何箫道。

    “大长老请问!”重楼道。

    “你可知道荼靡妖花?”何箫道。

    “荼靡妖花?从没听说过,大长老为何这么问?”重楼疑惑道。

    “荼靡妖花是一种开着血红色花朵的诡异植物,极其危险,那炎狼王已经死了,它是死在了你的手上。在它的尸体上,长满了荼靡妖花,而当时的你已经身受重伤裸露在外面的伤口不可能不受它的感染,然而这已经三天过去了,你却毫发无损。”何箫郑重道。

    “大长老所说的荼靡妖花,是不是那个?”重楼说着,用手指了指窗外盆栽上的妖艳的荼靡妖花,微风吹过,整个屋子都弥漫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不好!”何箫一声大喊。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随后又有些无奈的放下了手,他们在重楼的房间里也有一会儿了,早就吸入了不少荼靡妖花的花粉,此刻屏住呼吸也于事无补。

    “这盆栽似乎是前几天有人放上去的,一开始我还以为竹香放的,如今看来,按大长老所说,此花能在无形中取人性命,如此推测,定有人欲加害于我,而我在洪涯部落出了那洪修只在也没得罪过什么人,难道……”重楼仔细想想过去的事,最有动机杀重楼的人,就只有洪修了,重楼说到一半,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何箫,何箫是洪涯部落的大长老,虽然何箫与他共过生死,但谁会知道他会不会包庇部族中的人。

    “你不必担心,我们如今也是一条船上的人,我也不瞒你,虽然我是部族中的大长老,但是几年前我何家出了一件事,竹香的母亲就是在那个时候死去的。”何箫说到后面,不由得咬牙切齿,眼中有着愤怒,也有些悲伤。

    何竹香听到此处,难以置信地望着自己的父亲。

    “爹!您知道母亲是怎么死的,你知道真相?”何竹香再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捂着嘴已经泣不成声。

    “竹香!我不告诉你是因为你年纪还小,我这些年一直在准备着,准备有一天一定要手刃此人!”何箫我紧握着拳。

    “大长老,虽然我不知道你们过去的事,但是我应该可以解决目前这荼靡妖花的问题!”重楼道。

    “哦?你有办法解决?”何箫原本有些落寞的面庞顿时涌上一抹狂喜。

    “嗯!不过先把窗外的那朵荼靡妖花除掉。”重楼说道。

    何箫听到此话,急忙跑过去将那一盆荼靡妖花甩到了空中,手掌劲气一吐,一掌将那荼靡妖花击个粉碎。

    “你们把手给我。压制住你们体内的内力,不要抵抗。”重楼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