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十四章 荼糜妖花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嗷!嗷!嗷!

    正在围攻何箫等人的炎狼兽突然纷纷发出了一声声哀鸣,而后便如树倒猢狲散般纷纷四散而逃。顷刻间原本几百只炎狼兽皆逃遁得无影无踪。

    “大长老!这……这些炎狼兽都怎么了?怎……怎么都逃走了?”旁边一个大汉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大口喘息。

    “我也猜测不出缘由,不知重楼那边怎么样了?”何箫缓了口气,说道。

    听到重楼的名字,几人都各自黯然神伤,重楼为了能够让他们突出重围,宁愿冒着生命危险与炎狼王周旋,此等情义对于他们来说,仿佛是千斤巨石压在心中一样透不过气来。

    “走!回去!”何箫道。“就算重楼死了,我就是死也得把他的尸体带回来。”

    “我们也去!”

    ……

    众人皆此时也不顾身上的伤,用手胡乱擦了擦脸上的汗水和血迹,原路返回寻找重楼的下落。

    刚才因为炎狼兽数量众多,杀出重围的速度也极度缓慢,此刻原路返回,不一会的功夫,便回到了方才他们夜营的地方,一眼望去,帐篷、物资等都散落一地,场面狼狈不堪,而且到处都是炎狼兽成堆的尸体。

    “快看那边!那是什么?”一个大汉指着左前方惊讶道。

    众人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庞然大物躺在那里,若仔细观察,那赫然是炎狼兽庞大的身体,此刻它的身体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血色艳丽的花朵,花瓣上一下一下地滴落着鲜血。

    “快看,是重楼,他在那里!”何竹香捂着嘴,声音颤抖地指着那炎狼王的尸体下面露出的那身穿白色袍服的重楼。

    众人一看便知那是重楼无疑,正准备走过去。

    “等等!不要过去!”何箫急忙拦住众人道。

    “为什么?大长老!他可是救了我等性命啊!怎么能弃他而不顾?”旁边一人道。

    “爹!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何竹香知道何箫不是那种人,虽然平时做事果断狠辣,有时还会利用他人,但是何箫也极重情义,敌我分明,早已将重楼视为己方。

    “的确有问题,而且问题还很严重。”何箫对着身旁的大汉摆了摆手,说道:“你们看见那压在重楼身上的东西没有,那些如血一般鲜艳的花朵。”

    此时炎狼王整个身体上长满了密密麻麻的花草,何箫等人无法看清楚压在重楼身上地东西就是炎狼王,但他们看到的,却是那长的密密麻麻的血红色的花朵。

    “爹!那些花朵有什么不对吗?如果不趁现在把重楼救过来,待会炎狼王又回来了怎么办?”何竹香着急地问道。

    “竹香!难道你忘了我以前跟你说过的一种花吗?”何箫道。

    何竹香听了此话,仔细回想起来,顿时面带惊色。

    “这种花,难道就是传闻中能在无形中致人于死地的荼靡妖花?”

    “荼靡妖花?”旁边几人面面相觑,他们从来都没听说过这种花。

    “不错!是荼靡妖花,此花出自无尽苗疆的深处,多少年来无人见过,曾听闻说此花极其诡异,盛开之时血红色鲜艳欲滴,芳香怡人,此花虽然无毒,不过它的花粉却能致人于死地,荼靡妖花只开花,不结果。它的花粉只要散落在哪,那里就会长出荼靡妖花,如果不慎吸入了它的这些花粉,那么那些花粉则会从人的身体里长出来,最后破体而出,置人于死地。”何箫道。

    “那怎么办?我们难道就这样回去吗?”大汉道。

    “不!此花虽然诡异,但了解了它,我们就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大家赶紧把自己身上的伤包扎好,再用厚一点的毛巾捂住口鼻,只要那花粉不入体,就无性命之忧。”何箫道。

    “既然如此,大家快抓紧时间准备。”

    说着,何箫等人匆匆将自己身上的伤口包扎了一下,又扯了件衣服撕了捂住口鼻,这才过去将重楼从炎狼王身体下拉了出来。

    在这群人中,何箫懂些医道,把重楼放在地上后便给他把脉。

    何箫静静的给重楼把脉,其他的人都屏住了呼吸,神情紧张的看着何箫。

    过了一会,何箫才面带喜色道:“哈哈哈!重楼小兄弟还活着,太好了!”

    “这是真的吗?爹!重楼他还活着?”何竹香担忧道。

    “嗯!重楼体内强势严重,脉搏还很微弱,必须尽快医治,否则会有性命之忧啊!”何箫道。“竹香,你们几人在附近找找,我们来的时候带了些许药物,说不定还能用,我先用内力为他修复些许体内强势。”

    何箫将重楼扶起来,让他盘腿坐下,何箫则在其身后,双掌抵住重楼身后琵琶骨,那里是人体任督二脉之所在,将内力从任督二脉灌输入体,人的内力可以作为能量释放,当然也可以修复人体损伤。此刻重楼内力已经耗尽,再也不能阻止何箫内力的灌输。

    何箫的内力沿着重楼的体内经脉,在重楼体内有伤势的地方,内力便缓缓涌入,渐渐地,重楼体内的伤口出现了缓慢的愈合,虽说是缓慢,但有内力的维持,伤口愈合的速度要比平时的速度快了许多。

    过了一个时辰左右,何箫闭着的眼睛才睁开。擦了擦脸上豆子大的汗水,呼吸急促道:“重楼果真是天纵奇才,如此年纪便开始凝聚内丹,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何箫方才给重楼灌输内力,自然也发现了他丹田的状况,重楼此刻丹田之内的天地灵气已经发生了质的变化,在应灵终段以前,从体内发出的力量皆为内力,那是因为体内的天地灵气太多稀疏,外放的力量中蕴含的天地灵力太过稀薄,而如今的重楼,所释放的能量基本上都是天地灵力,这是踏入结丹期的标志。

    “大长老!刚才你说什么?什么开始凝聚内丹?重楼到底怎么样了?”

    “不用担心!何雄,重楼体内的强势被我修复了大半,消耗了我九成的功力,如今已无性命之忧。我让你们找的药找到了吗?”何箫问道。

    “哎!都被炎狼兽群踩的稀烂了,不能用了。”何雄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先帮重楼把伤口包扎好!”何箫道。

    何竹香在一旁看到何箫他们开始把重楼衣服都脱了下来,也当然不好意思再看,只得转过身去,她看了看那长满了荼靡妖花的物体,不免有些好奇,因为一开始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发现这附近有这东西,这仿佛是凭空出现一般。

    何竹香还是忍不住走了过去,这才发现这些荼靡妖花上都流出了许多鲜血,周围的地上到处都是。何竹香用剑往花中捅了捅,从剑上传来的感觉,里面软软的。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何竹香疑惑地看着,随后用剑将其表面的花草刮了个干净,当何竹香刮到一半时,眼前所见之物彻底地将何竹香惊呆了,那是火红色深浅不一条纹状的皮毛,这赫然是炎狼王的尸体,那些荼靡妖花便是从炎狼王的身体里长出来的。

    “爹!快过来看看!”何竹香也不回头,只是叫了一声。

    等何箫走过来,也是被眼前的事实所震撼的不轻,站在那里楞了半会儿。

    “炎狼王死了,难道真的是重楼杀了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