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十三章 殊死搏斗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重楼他们在兽潮的重重包围中无法脱身,为了不被兽群逐个击破,重楼他们选择了聚集在一起,另寻他法。

    此刻在兽群中无数炎狼兽让出了一条通道,只见一只庞然大物拔山倒树而来,周围数百只炎狼兽皆匍匐在地,不敢发出任何叫声,一声声沉重的脚步声重重地冲击着重楼他们这一队人马的心头。

    庞然大物逐渐从黑暗中走了出来,显露出了它那真实的面目,只见一只莫约两丈高的巨型炎狼兽缓缓走来,身上有深浅不一火红色条纹的皮毛,口中狰狞的獠牙上不断滴落着粘稠的口水。

    “大长老,我们该怎么办!”一旁的何虎咽了口口水,此刻他们一个个皆是在刚才的搏杀中负了伤,体力也逐渐出现了疲困,再加上此刻炎狼王的出现,更让他们这一队伍的处境雪上加霜。

    “看这炎狼王身体上油亮光鲜的皮毛,体型如此巨大,至少也是生活了近两三百年了,我们实力太过悬殊,不可与他硬碰硬,但眼下周围的炎狼兽依旧多的数不清,待会我去对付那炎狼王,你们寻找机会冲出去。”何箫郑重的说道。

    “爹!”何竹香声音哽咽,眼中的泪水如决堤的潮水般。

    何箫看着何竹香,拍了拍她的肩膀,眼神里完全是无尽的慈爱与不舍,他知道如果自己与炎狼王实力差距太大,炎狼王如今已过几百年,或许早就修成内丹,以何箫的实力,无疑是以卵击石,但何箫知道,在这所有人中,只有他实力最高,也只有他能与这炎狼王稍加周旋,能拖住一会儿是一会儿,尽量多的给何竹香他们逃离的机会。

    “何箫大长老!拖住炎狼王的任务还是交给我来吧!”重楼在一旁看的明白,这种与身边的亲人生离死别的痛苦他也体验过。

    “不行!我知道你虽然修为高强,连我都无法看出你究竟是多大的实力,可是我知道以你的实力是无法拖住炎狼王的,你小子给我听好了,我们出发时你可答应了我什么,你现在一定要保护好竹香回去。”何箫怒道。

    “大长老!我现在身边已经没有亲人了,我知道那种痛苦。我这条命是你给的,对于我来说我已经死过一次了,不在乎再来一次,但我依然很感谢你们的救命之恩,况且我如今的实力已经是应灵终段,我会尽量给你们争取更多的突围时间,趁现在赶紧突围!”

    重楼话音刚落,也不顾何箫等人的阻拦,一闪之下便出现在炎狼王面前,手中紧握的拳头外裹着一层绿色的灵力,对着炎狼王轰了过去。

    就在拳头还距离炎狼王几步远时,只见一条强有力的尾巴抽打而来,将重楼抽翻在地。

    “重楼!”何箫几人见到重楼被击倒,忍不住喊出声来。

    “都还傻站在哪里干什么?还不快杀出去。”重楼吐了口唾沫,大声道。

    同时自己将体内灵力发挥到了极致,整个身体被绿光包裹,那炎狼王见到重楼如此,也不顾众人,前爪挥向重楼,炎狼王那锋利的爪子在黑夜中划出了几道冰冷的弧线,重楼见炎狼王攻势汹汹,当下也发了声狠,双手猛的向后一推,重楼的身体顿时滑入了炎狼王的肚皮底下,而炎狼王的利爪刚好擦着重楼的头皮划过,重楼见时机难得,在炎狼王的肚皮底下双手握拳,双脚半蹲,一招盘古撑天地的架势,灵力包裹着双全猛击炎狼王腹部。

    砰!

    只听到一声闷响,双全狠狠地击中了炎狼王,炎狼王发出了一声惨叫,只见其肚皮上那不知名的鲜艳的花朵在一眨眼见便从炎狼王的**中破体而出,鲜艳的花朵上顿时被炎狼王的鲜血所沁染,那是重楼灵力中所蕴含的物质所致。

    重楼见一击得手,不敢有丝毫停留,急忙向着一旁退去。重楼看了一眼何箫他们所在的方向,此刻正在向着兽群外围杀去。

    见何箫众人还未脱离兽群围攻,重楼不敢有所怠慢,当下双脚一跃,跳上附近的一棵大树,其实说要走的话,以何箫和重楼应灵终段的实力还是可以走的,但是毕竟此时此刻不仅仅只有他们一人。重楼刚跃上枝头,便看见一只毛茸茸的东西扑面而来,不用说也知道,在重楼跳上树枝之时炎狼王的攻击也尾随其后,面对炎狼王的攻击,重楼自然不敢与其硬碰,一个后跃又险险地躲过了炎狼王的攻击,不过胸口依旧被划出了三条深深的口子,顿时鲜血如注,白色的衣服瞬间被鲜血染成了红色。还没等重楼落地,便又被炎狼王一爪拍飞了出去,这一次重楼可是重重地挨了炎狼王一次攻击,重楼只觉得嗓门一阵发甜,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而后又砰的一声重重地落在了附近的地面上。

    重楼只觉自己体内的五脏六腑翻了一翻,躺在地上半天没缓过气来!

    “重楼!”

    正在突围的几人自然也看到了重楼遭受重击的那一幕,何竹香的眼中更是流出了泪。

    “趁现在赶紧杀出去,要不然重楼就白死了!”此时何箫眦目欲裂,拼了命地往前杀去。

    重楼如今受了重伤,艰难地从地上爬了起来,此时炎狼王也停止了攻击,正一步一步地朝着重楼走来。

    重楼又呕了几口血,这才缓过气来,但双眼则死死地盯着迎面而来的炎狼王,重楼知道若自己再受一次攻击,怕是当场身死。

    炎狼王走到离重楼不了几步远的地方,看着重楼顽强地站起来,当下一个跳跃,双爪冲着重楼抓去,重楼此刻全身疼痛难忍,哪里还有力气发起攻击,当下就地一滚,躲过了炎狼王的利爪,炎狼王见一击未果,当下又向着重楼杀去,深林中的那一片空地上,重楼一次次玩命般地躲避着炎狼王的攻击,而重楼的后背上又多出了几条长长的伤口。

    “可恶!难道我这次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重楼长时间极度紧绷着神经,面对炎狼王一次次致命的攻击,只能一次次地躲闪,随着时间的推移,重楼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体内的灵力也即将消耗殆尽。

    渐渐地,重楼重楼已经没有力气再做闪躲,但他的双眼却死死地盯着炎狼王。

    重楼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此刻炎狼王正飞速朝着重楼飞扑而来。

    然而,重楼此刻仿佛是进入了一个空灵的状态,在旁人看来炎狼王飞扑而来的速度极快,而在重楼的眼中,炎狼王此刻的速度仿佛是变缓了许多,重楼能清楚地看到炎狼王腹部那长满花草的地方,甚至从其中滴落的每一滴鲜血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腹部是它的弱点!”

    这个念头只在重楼脑中一闪而过,当下不再选择闪避,而是朝着炎狼王狂奔而去,运转着体内最后一股灵力,将其凝聚在手中,做了个手刀,在炎狼王落地的刹那,狠狠的刺入了炎狼王的身体之中,整只手臂皆没入了炎狼王的身体里。

    由于重楼身处炎狼王身下,在重楼的手刺入炎狼王身体之后,重楼便彻底失去了知觉,整个人便晕了过去。

    在重楼晕过去的刹那,他手上的灵力也失去了控制,顿时那碧绿的灵力在炎狼王体内传播开来,无数的颗粒状物质疯狂地生根发芽,那植物在炎狼王体内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生长着,而炎狼王也感觉到了体内剧烈的疼痛,挣扎着在地上翻滚,口中哀嚎声响彻整个森林,顷刻间整个身体便长满了密密麻麻的鲜艳的花朵,而生长出来的花朵也把炎狼王身体彻底地撕裂开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