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十一章 苗疆蛊史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清晨的阳光从窗外轻洒下来,盆栽上的红花更显妖异,重楼盘坐在床榻上,静室里萦绕着淡淡的花香,那细细的花粉,融入空气之中,顺着重楼的口鼻,进入了体内,之后,那混合着体内的灵力,被灌输进了丹田之中。接着重楼丹田内的世界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丹田内八个方位中,震位中的天地灵气碧绿如幽潭,渐渐地,几粒花粉顺着重楼的经脉注入了丹田之中。

    修炼之中的重楼自然也感应到了这一变化。

    “这是?”重楼当下将注意力集中在了这几粒花粉上,只见那几粒花粉犹如细胞分裂一般,一份二,二分四,这一变化使重楼心中一紧,眼看那颗粒状的物质越分越多,当下沉神运转功法,想将其从体内排除,当体内灵力沿着身体奇经八脉运转,那颗粒状的物质以一种能量的形式随之运转,无论重楼使出各种方法,始终无法将其排除,并越分越多,最后与丹田震位中的灵力相容位一体,无法再将其分离。

    “这颗粒状的东西,居然是一种能量,这究竟是什么样的能量?出去试试!”既然发现那颗粒状的物质是以能量的形式存在,为保险起见,重楼还是决定试试看这究竟是何中能量,若是有益的便无忧,若是有害的,此时的重楼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重楼起身正要出门,门口便传来了敲门声。

    “重楼,我可以进去吗?”听声音,敲门的,正是何竹香。

    “请进!竹香姑娘!”重楼道。

    屋门打开,只见何竹香换了一身长裙,穿上了一身小巧的藤甲,手中握着一柄长剑,一眼看去,依旧掩饰不住那绝美的风华。

    “竹香姑娘!有什么事吗?”看这何竹香的打扮,重楼心想,难道他们部族开战了不成?

    “似乎你最近恢复的不错!”何竹香看到重楼脸色渐有好转,当下询问道。

    “有劳竹香姑娘上心了,在下最近已经恢复了**成,估计要不了几天便可以彻底恢复了!不过竹香姑娘这身装扮,难道是部族要开战了吗?”重楼问道。

    “没有呢!我和我爹要进山打猎采药,想到留你一个人在部族里有点不太好,所以过来叫你一起去咯!”竹香心情似乎非常的好,连说话都一改平日的冷淡。

    “竹香姑娘的邀请,我当然却之不恭咯!不过竹香姑娘你今天真漂亮!”重楼看到何竹香如此心情,仿佛也是被其渲染,当下调笑道。

    “你要不要走啊!我爹他们都已经等了很久了,你不走我可要走啦!”听到重楼这话,何竹香脸上瞬间泛起了一抹羞红,嘟着嘴转身就走。

    吓得重楼急忙取下床头挂的长剑,追了出去。

    重楼几个跳跃下便追上了何竹香。

    “竹香姑娘!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重楼心中有些忐忑,不安地问道。

    “以后叫我竹香便好,老是姑娘姑娘的,我跟你很陌生吗?如果你再叫我就真生气了。”

    “好好好!在下遵命!”

    ……

    硕大的武斗场上,只见何箫指挥着一队人马正在收拾着东西,正准备出发看到重楼两人赶来,才道:

    “重楼小兄弟,看你气色不错,最近恢复的怎么样?”

    “有劳大长老挂记,晚辈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重楼道。

    “那就好,这一次我们进山采药,山中猛兽妖物众多,所以必须多人一起去,到时候好有个照应。到时候要帮我照顾好竹香就行……”

    “哎呀!爹!谁需要他照顾了!我自己会照顾好我自己的。”还不待何箫说完,何竹香便跺了跺脚,娇声道。

    “哈哈哈!好了!大家出发!”何箫打了个哈哈,牵着马领队出发,也不顾如小苹果般涨红着脸的何竹香。

    重楼挠了挠头,骑上马跟上了马队。

    一队十几人的人马向着大山的深处出发。

    ……

    其实在这一队十几人的人马中,重楼算是他们既熟悉又陌生的,熟悉是因为重楼在洪涯部落中轻描淡写的一个照面便将号称洪涯部落的第一天才少年洪修打败,而陌生则是因为重楼初到洪涯部落,由于部族的原因重楼不可能频繁出没在部落中,以免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在他们眼中,重楼的身份才如此神秘。

    “重楼小兄弟!你家是在哪里的?在我们附近的几个部落中似乎没有听说过你!”赶路中,一个手持大刀的大汉道。

    “我以前所在的部落被灭了!我的父母也双双离世,所以我这几个月来一直在大山中闯荡,直到被大长老所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的家乡在哪里?我对外面的世界一无所知。如今也记不起我的家乡的方位了!”重楼说话间黯然神伤。

    那大汉似乎也看出了重楼此刻的心情。当下便道:

    “小兄弟的心情我能理解,不过人总不能生活在过去嘛!该放下的还是要放下!”

    重楼摆了摆手,道:“这位大哥!你知不知道我们所在的地方叫什么?可以跟我说说这地方的一些事吗?”

    那大汉想了想,道:“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疆域,名字叫无尽苗疆,这一片疆域有一个远古的传说,传说中我们的祖先叫蚩尤大帝,蚩尤大帝神力通天,后来因为一场天地大战,最终如流星陨落般消失在了这无尽的苗疆之中,而他的子孙后代,为了纪念他,都把自己称之为蚩尤一族。在蚩尤一族中人人安居乐业,不伏麒麟管,不伏凤凰辖。到了后来,蚩尤一族中出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人,此人天纵奇才,可以说是继蚩尤之后一百年来难得一遇的修炼奇才,修行不到一年便已经结出了内丹,但令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他放弃了修仙之路,不修仙,不修魔,自己开创了一条道路,‘炼蛊’!”

    “炼蛊?这是什么?”重楼不解问道。

    “炼蛊,便是修炼毒虫毒药。”这时,何箫也来到了重楼身旁。接着又道:

    “其实,当时这个人认为这世上不仅仅只有修仙这一条道路,应该还有其他的修行之法,性格叛逆的他不想走在前人的道路,所以他果断停止修仙,不断思索。终于,他选择了蛊。”

    “如果说炼蛊便是修炼毒虫毒药的话,这根本不可能长久啊!也不能如仙人那般天地同寿啊!难道他不知道这一点吗?”在一旁的何竹香难以置信的质问道。

    “虽说这难以置信,但是他的确成功了,成了毒蛊之神,后来人们称他为瘟神。而在他的带领下,将近一半的蚩尤一族的人跟随他而去,不顾众人劝阻,将蚩尤一族一分为二。他征战四方,四处扩张领地,所到之处,所有土地皆成为一片毒土,后来,他在一次征战中遇到了他一生最大的对手,那就是神农氏。神农氏遍尝百草,精通医术。在神农氏的带领下,将他打得节节败退,最终死在了自己那疯狂的举动下。”

    “他在最后的时刻做了什么?”重楼忍不住好奇问道。

    “当时他将自己所有的族人撤回了无尽苗疆,随后他找到神农氏展开了一场生死较量,这一场生死较量打的昏天黑地,万里之内毫无生机,他知道自己已经无法取胜神农氏,最终他释放出了自己所有的毒蛊修为,想与神农氏同归于尽,没想自己却先战死。”何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那后来呢?”

    “后来跟随瘟神的人回到了无尽苗疆之中,因为他们所修炼的是蛊术,在平时的磕磕碰碰中原本的蚩尤一族与瘟神的追随者展开了战争。为了战胜邪恶无比的蛊术,他们请教了神农氏的医术,最后凭借医术而结束了这场战争。然而虽说争斗已经结束,但是依旧有人修炼蛊术,所以至今我们蚩尤一族依旧分为两派,一派为炼蛊,一派为医术,由于经历了好几次的战争,战争的残酷使他们不愿意再轻易重蹈覆辙,所以这种平衡一直持续到了现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