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十章 一曲离殇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在洪涯部落武斗场附近,在何家中有一座阁楼,阁楼里站着一个莫约六七十岁的老者,一头披肩的白色长发,正现在窗前,而窗子却是紧闭不开,只能透过缝隙观看外面的一切。

    楼阁中一中年男子走来。

    “父亲!您刚才都看到了!”来的人正是何箫,对着老者恭敬道。

    老者这才回过身来,只见其双目凹陷,仿佛是缩在了眼眶中,苍老如干枯的树皮一般的脸庞,脸上那深深的皱纹中,能隐隐视见一块块手指甲大的暗红色斑纹,更令人惊奇的是,若是细加观看,便会发现其中的暗红色事物正在深深的皱纹中一下一下地蠕动,若细加辨认,那赫然是一只只嗜血的蚂蝗,通体暗红,剔透明了,恐怖异常。

    “此人是何来历!周边各部族中我从未听说此人,他是你救回来的,你应该知道些!”苍老而有些沙哑的声音自老者口中传出。此人赫然是何箫的父亲何青云。

    “父亲!此人是我在进入大山深处采药时救下的,当时有一只成了精的树妖,正在渡雷劫,而这重楼,仿佛是被树妖捕获,想吞噬其体内灵力借此渡劫,不过在关键时刻,树妖扛不住雷劫而殒命。我们是在树妖的藤蔓中找到他的,当时他已经奄奄一息,本来还不想救他,不过在竹香的央求下,我给他把了脉,当时他虽奄奄一息,但脉搏依旧十分平稳,树妖藤蔓上的毒液似乎于他无效,这才引起了我的疑问与兴趣,当我为他输入灵力疗伤时,却发现自己的灵力与他的灵力发生排斥,而且这股排斥之力异常浑厚,所以我断定此人修为必然异于常人,这才将其救下带回部族中。”何箫不敢有所隐瞒,当下把救重楼的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此人来历不明,却有如此高深的修为,或许对于我们的计划有所帮助,你要稳住此人,我最近要闭关几天,等我蛊术成就之日,便是我们行动之时。”

    “是!孩儿静待父亲佳音。”

    正要离去的何青云突然想起了什么,转身对着何箫拿出了一个小玉瓶,道:

    “这是我炼出的噬心蚂蝗蛊的虫卵,找个机会给那小子用了,到关键时刻他才能为我所用。”

    “是!父亲!”何箫接过何青云递过来的噬心蛊,恭恭敬敬地送何青云进了密室,这才长呼了一口气,在他这个父亲面前,何箫总有浓重的恐惧挥之不去,那是一个久远的记忆。

    ……

    在一个宽阔的院落,院落里建着一座小亭,只见洪修和其中一个穿黑色袍服的中年男子,洪修大口地自斟自饮。

    其中一个男子道:“少爷,先和我说说那小子是何境界,竟然一个照面便将你轻易击败。”

    “根据我刚才的调查,他叫重楼,是前几天何箫大长老他们在大山深处遇到他的,当时他已是奄奄一息,后来被大长老救回来了,从刚才他的状态来看,他应该还是很虚弱的,刚才的交手,我没看出他使出任何内力,实在是无法推测其为何等境界。”洪修敲了敲石桌。

    “若是如此,按常理推测,此人应该是应灵终段,呵呵!如此年纪便是应灵终段啊!此人不除于你今后必成祸害。”赫长老森然一笑。

    “可以我如今的实力,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更何况他与我刚结仇怨,若是此时动手,必然会引起其他人的疑心。”洪修放下手中的酒杯。

    “呵呵!若是刚才,你为什么没有像现在这样冷静下来?”赫长老笑道。

    “哼!一看到他和竹香在一起我就来气,叫我如何冷静下来。”洪修道。

    “无妨无妨!那个重楼,便交给我好了,以为师的手段,必让他死的无声无息。”赫长老笑着摆了摆手。

    听到赫长老此话,洪修眼前一亮,顿时放下手中的酒杯,激动地问道。

    “师傅有何办法?难道师傅您要刺杀他?”

    “不不不!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赫长老笑着起身走了出去,留下一脸茫然的洪修。

    ……

    已是子夜,重楼在房中盘坐着练功,只见其周身绿光萦绕,天地灵气顺着重楼的奇经八脉缓缓注入丹田之中。

    “估计再过几天便彻底恢复了!”重楼感应着体内的一切。

    此刻已是子夜,重楼的房间中萦绕着一阵阵淡淡的花香,重楼睁开眼睛,只见窗前不知何时出现了一盆小小的盆栽,盆中生长着一株艳丽的血红色花朵,在月光下随着微风轻轻摇摆。

    天空中的圆月犹如一个洁白的玉盘,高悬天上。夜,静悄悄的,不知何时,寂静的夜晚中传来了一阵悠扬的箫声,箫声如翠铃般悦耳动听,那悠扬的旋律,就仿佛一段深情的忧伤,拉扯着重楼心中的痛,无尽的思念犹如那深谷中呜咽的长流……

    “父亲!母亲!……”

    重楼跃出了窗扉,在窗前的一棵大树的树尖上,脚尖轻点着一片树叶,月光撒下,一身白色长袍随着夜风飘扬,就这样静静地,望着深邃的夜空,繁星璀璨,刹那失神。

    而在另一间屋中,只见一个窈窕的长裙女子站在屋子窗前,修长的手指轻轻点着玉箫曲,双眼流露出的同样是那缠缠绵绵的思念,对着明月,一曲丽人殇。

    当一曲终时,女子轻轻放下手中的玉箫,看到那树梢上一袭白袍的男子,在月光下是如此忧伤。

    “可以和我说说你过去的事吗?我想听听!”一句轻轻的话语从耳边响起。

    重楼从思绪中回过神来,只见屋顶上何竹香不知不觉站在了那里,手中握着玉箫,恍若仙子。

    重楼看了看何竹香,接着又望向深夜的星空。

    “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有一个部落叫魧鱼部落,那里,是我所有可以回忆的地方……”

    ……

    这一夜,重楼说了很多,虽然重楼在最近一段时间中一直里沉默寡言,但这一次,他终于将心中积压的痛苦,思念和悲伤说了出来,因为重楼知道,或许她跟自己也是想同的命运,虽然重楼没有靠近她,但重楼能感觉到,他们之间有着共同的痛。

    ……

    这一夜,注定是漫长的,也是短暂的,他们彼此注视着对方,彼此讲述着自己曾经的过去,自己失去的最亲近最爱的人。

    多年来,伤痛一直积压在心里的最深处,而今,或许是对着他,也或许是对着那夜空,静默地诉说。

    一滴泪,自竹香眼眸中滑落,放飞在缠绵的夜风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