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十九章 艺惊全场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何为?哈哈哈!只是看这位兄弟气宇不凡,想切磋切磋,不知兄弟可否赏脸?”洪修说话间,上手的力度不由得加大了三分。

    重楼如今已是达到了应灵终段,如今已经开始尝试凝练体内灵气,若有朝一日,便可进入结丹之境。以重楼的实力哪能看不出这洪修的实力,当下手掌劲气喷吐,震开了洪修的拳头。虽然如今重楼实力不如巅峰时的一半,但对付洪修依旧显得绰绰有余。

    “抱歉!我无意与人争斗。”重楼话刚说出口,转身便要离开。

    “哦?看来这位小兄弟是真的不给我洪修这个面子了?”洪修阴阴一笑。

    “实在抱歉!”说完,在重楼抬脚要走的瞬间,只听一阵犀利的风声袭来,由于速度太快,只见一道黑影直袭重楼后背。

    这一次是一把长矛,然而依旧被重楼一把抓在手里,重楼微微低着头,眼神有些阴霾地望着抱着双手一脸微笑的洪修。

    还不待重楼开口说话,身后便传来了何竹香恼怒的声音。

    “洪修!你这是什么意思?重楼是我何家的贵客,此刻更加有伤在身,如果你非要找人切磋的话,那我来跟你打!”

    洪修看到何竹香竟然为了重楼出头,不觉怒上心头。洪修自小便是部族里修炼天赋丝毫不亚于何竹香的天才,由于后者天资聪慧,相貌过人,洪修早就将其当成了自己将来的妻子,方才何竹香拉住重楼的手时,便已经激起了洪修的愤怒,如今何竹香又要出头替重楼说话,这如何使他冷静下来,当下便道:

    “重楼是吧!很好,是个男人的就自己站出来,别站在女人背后!”洪修狠狠道。

    “重楼!我们走!别理他!”何竹香道。

    可重楼却对着何竹香摇摇头道:“既然人家都已经逼到了这份上,不出手未免显得太窝囊。”

    “可是你的内力如今还没完全恢复啊!”何竹香依旧有些担心。

    “放心!相信我,不会有事的!”

    说着,重楼对着战台轻轻一跃,便掠过了众人,落在了台上,而洪修也是顺手拿起一根长矛,站在了战台的另一边。

    “洪修大哥加油!”

    “洪修大哥打倒他!”

    ……

    随着重楼他们上台,台下众人纷纷给洪修加油喝彩。

    “重楼小子!待会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让你知道,像你这种废物,根本连跟竹香说话的资格都没有!”洪修用矛头指着重楼,用只有他们两人听见的话对着重楼说道。

    重楼被带到洪涯部落,对此部落粒不熟悉,自然不想惹出祸端,所以方才才对洪修一而再再而三地退让,却不想对方如此咄咄逼人,重楼当然无需再做忍让。

    “有没有资格,不试试怎么知道呢!”重楼此刻也爆发出凛冽的目光,冰冷的声音缓缓传出。

    洪修闻言,森然一笑,不想在此方面多费口舌,当下运转体内内力,内力包裹住黑色长矛,长矛顿时散发出犹如炙热而发出的扭曲感。

    而反观重楼,反而一动不动,冷漠的注视着洪修。

    “哼!不自量力的家伙!找死!”瞬息间洪修便咋然冲出,长矛在其手中挥舞出道道弧线,在常人看来,洪修手中的长矛被内力包裹后产生的扭曲感,战斗中很难看出它的战斗轨迹。在战斗中很容易造成视觉上的混乱,在战斗中极具优势。

    “幻影瞬枪舞!”洪修手中长矛顺势便向着重楼暴刺,长矛幻化出不下数十道枪影,让人捉摸不透真正的攻击点于何处。

    在洪修使出’幻影瞬枪舞’的瞬间,便引来了台下一众惊呼。

    “快看,是洪修大哥的’幻影瞬枪舞’,这等武学是我部族中至高武学。”

    “幻影瞬枪舞是我部族至高武学,只有修为达到应灵圆满,以及为部族立功达到一定程度才会有资格修习,而洪修大哥也是我们年轻一辈中修行境界最高的,所以才有资格修习此等武学。”

    “看那小子,一点动静都没有,一定是被洪修大哥的气势给吓蒙了。”

    “这回有好戏看了!”

    “洪修大哥的幻影瞬枪舞一出,这小子输定了。”

    ……

    话说看见洪修攻势汹汹而来,重楼依旧气定神闲,冷漠的看着漫天飞舞的幻影枪尖朝自己袭来,待到洪修手中的枪尖即将刺到自己的时候,只见重楼轻轻地伸出一只手,探入那密密麻麻的枪影之中,而另一只手则将手中的长矛对着洪修刺了过去。

    ……

    洪修和重楼的对决只在电光火石间,此刻,战台下原本喧闹的众人突然齐刷刷地静了下来,所有人包括何竹香都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只见重楼左手双指犹如铁夹般紧紧夹住了洪修长矛上的矛刃,而右手手中的长矛则轻轻抵在了重楼的喉咙处。

    两人如时间停止了流动一般定格在了那里,整个武斗场上静的出奇,只有众人那粗重的呼吸声。

    洪修额头上一滴冰凉的汗水缓缓顺着他的脸颊滴落,此刻他能感觉到重楼手中长矛散发出那逼人的寒光,喉咙处传来的微微的刺痛使他一动不敢动。

    啪!啪!啪!

    场中的安静并没有持续多久,片刻便被场外一一声声拍手声打破。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三四十岁的男子拍着手走过来,对着场上的重楼道:“重楼小兄弟!事情的经过我已知晓,此事的确是洪修先挑起的,但也并无大过,希望你能看在我的面子上将此事就此揭过。如何?”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急忙对着何箫拘礼。

    “拜见大长老”

    何箫对众人摆了摆手,目光依旧盯着重楼。

    听到何箫的话,重楼松开了洪修手中的矛刃,对着何箫抱了抱拳。

    “一切听从大长老吩咐!”

    何箫又道:“洪修,虽然你从小修炼天赋异禀,但你总是自满,藐视一切,如今你自己挑事在先,理不在你,就当是个教训,希望你以后能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今天的事就此打住,如何?”

    “哼!重楼是吧?好!很好!”此刻洪修方才从刚才的愣神中反应过来,当下狠狠的刮了重楼一眼,便跃下战台离去。

    目送走洪修,何箫这才对着重楼笑眯眯道。

    “小伙子真是真人不露像啊!没想到年纪轻轻便有如此修为,怎么样?方才没事吧?”

    “无碍!谢大长老现身解围!”重楼抱拳道。

    “呵呵!无妨无妨!你身体尚且虚弱,我让竹香先带你去休息吧!”何箫拍了拍重楼的肩膀道。

    “那就有劳竹香姑娘了!”重楼对着何竹香红了拱手道。

    “不必客气!请跟我来!”何竹香说罢,便带着重楼往武斗场外走去。

    望着重楼他们走远,何箫若有所思地抚了抚胡子,不顾众人地离开了。

    ……

    在武斗场外的一栋楼阁里,其中站着两个人,正在关注着武斗场内发生的一切。

    “方才那年轻人是谁?为何会出现在我部族之中?”其一人道。

    “启禀族长,此人是何箫在前几天带回来的一个受了伤的人。”另一个人道。

    族长皱了皱眉。

    “受了伤的人,三四天不可能好的这么快!况且他方才一眼便能看出幻影瞬枪舞真正的攻击点,并轻松瓦解掉。而这只能证明两点,第一点是他根本没有受伤;第二点,则很有可能这个年轻人是一个绝顶的天才,而且如果待其恢复,在我部族中定然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

    “果真如此!那我们该怎么做!族长!何箫那边最近似乎没什么小动作,不过此次这年轻人的出现,再加上与何箫他们关系密切,很有可能是个变数啊!”

    “先派个人去盯着他,千万别被他发现了,有机会再查查他的底细。”

    “是!”;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