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十八章 洪涯部落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楼儿!快醒醒!快醒过来!”

    “母亲!孩儿好想你们,你们不要走!楼儿想跟你们在一起!”

    “楼儿!父亲母亲不在了,自己要好好的活下去,我和你爹都在看着你呢!”

    “不!父亲母亲!你们不要走,不要……”

    不知过了过久,重楼一直重复着这一个梦,朦胧中只觉一只手,用一只清凉的帕子擦拭着自己的脸。

    清脆的箫声在房中轻轻萦绕,当双眼缓缓睁开,那是一个如梦一般的女子,柔弱的身躯,三千青丝垂过细白的面庞,白色的长裙在窗前随风飘舞。

    重楼静静地躺着,任凭那缠绵的箫声轻抚心中那无尽的思念。

    “你醒啦?”白衣女子看到重楼睁开了眼睛,开口问道。

    “这曲子真好听。”重楼动了动,感觉身上除了背上隐隐有些发痛之外,只是有些乏力。努力的撑起身子,“这里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洪涯部落,你之前被树妖打伤了,差点丢了性命,还好树妖渡天雷劫失败,否则你焉有命在!”女子双眼依旧望着远方。

    “感谢姑娘救命之恩,敢问姑娘芳名?”重楼挣扎着坐起来。

    “叫我竹香便好!你受的伤不算太重,只是内力被树妖吞噬过多,稍加修炼便可恢复,桌上有些衣物,你换上吧!我去给你弄些吃的。”香竹看了一眼重楼便走出了屋子。

    重楼这才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换了桌上干净的衣服。重楼背上有两个已结了疤的口子,正是树妖袭击重楼时留下的。

    换好了衣物,重新回到了床上,盘腿而坐,运转功法。

    “体内的灵力被树妖吸走了大半,还好有《龟灵八法》,只要气种本源不灭,便无大忧。”重楼感应着体内的情况,此刻重楼依旧很虚弱,体内的灵力也有些萧条。

    吱呀!

    木门被轻轻推开。

    “吃点东西吧!”竹香将食物放在桌上,便坐了下来,重楼已经许久没吃到东西了,此刻见桌上的食物,不觉胃口大开,也不顾旁边坐着的竹香,狼吞虎咽了起来,不一会儿便将桌上的食物消灭了个干净。

    “吃饱了吗?还没吃饱的话我再去给你弄点!”竹香看着重楼的样子,不禁问道。

    “吃饱了!谢谢竹香姑娘!我叫重楼,感谢姑娘这些天来对在下的照顾。”重楼抹了抹嘴。

    “你不用谢我,是我爹救了你,要谢就谢我爹吧!”竹香微微一笑。

    “既然如此!那我还是去见见你父亲吧!”重楼道。

    “好!请跟我来!”说完,竹香便起身带着重楼走出了屋子。

    出了门,重楼跟着竹香走到了一栋客厅里。

    “父亲,他醒了!”香竹上前微微欠身道。

    重楼向前望去,只见一个莫约四十岁左右的男子上坐堂上,一只手捋着胡子,双眼偶尔闪过缕缕精光。

    “重楼拜见前辈,谢前辈救命之恩,他日定涌泉相报。”重楼上前恭敬的抱了抱拳。

    “哈哈哈!小伙子终于醒了!我们父女两把你救回来时发现你体内内力已被吞噬过半,再加上树妖藤蔓上的毒,还以为你必死无疑,没想到你还能再醒过来。我叫何箫,最近一段时间就暂时在这里住下吧!一切等养好伤再说。”何箫拍了拍重楼的肩膀道。

    “那就打扰前辈了!”重楼再次抱拳道。

    “呵呵!无妨无妨!现在你可以在这四处转转,我已经对外打好招呼了,有什么事跟仆人打个招呼便可。”重楼再次谢过,转身走出了房门。

    “爹!不是说好的等他一醒来就将他送走吗?为什么要让他留下来?”竹香问道。

    “哈哈!我们这回外出最大的收获不是那树妖的内丹,而是这个叫重楼的人!”何箫抚了抚胡子道。

    “为什么?他看起来也不过十七八岁的样子!我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何竹香不解问道。

    “哈哈哈!以你现在应灵中段的实力是感应不出来的,当初我们发现他的时候,我给他把过脉,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个一般人都可能忽略的细节,我发现他体内丹田内天地灵力异常的雄浑,虽然他体内灵力被树妖吞噬过半,但我依稀能感觉的出来,他可能是一个应灵终段的高手。”何箫道。

    “单凭这个根本不能确定他就是一个应灵终段的高手啊!”竹香道。

    “所以说我才留他逗留几天,正好摸清他的底细,如果他真的是应灵终段的高手,那么,我们的计划离成功就更近了一步!”何箫眼里精光闪烁。

    “爹!为什么您一定要这么做!我们现在不是很好吗?”

    “不该问的不要多问!最近这几天给我看好他,尽量与他多亲近些。”

    “爹!”

    “好了!你先出去吧!我还有事要做!”何箫说完,便走出了房门。

    重楼出了门之后,逛了一会儿便遇到了刚出来的何竹香。

    “怎么样?我带你逛逛我们洪涯部落!”何竹香微微一笑,露出两个小小的酒窝,在阳光的照耀下,微风带动的摆裙,恍若下凡的仙女一般,令人着迷。

    重楼再怎么说也是一介凡夫俗子,见此美丽动人的女子,眼神不免有些痴迷地望着眼前的何竹香。

    “喂!看什么呢?没听见我说话吗?”竹香的手在重楼面前晃了晃。

    这才使重楼恢复过来,顿时重楼一阵火烧脸颊,重楼也知道自己一时失态,尴尬的干咳了一声“那就有劳姑娘带路了!”

    何竹香天生一副俏丽面容,同龄人中的男子无人不被她的美丽吸引,平时碰见早已习以为常,此刻见重楼这模样当然也见怪不怪了。

    “你也是修炼之人吧!我带你去武斗场看看!”何竹香看了重楼一眼,还不待重楼做出反应,便已离去。

    重楼心中暗骂了一声自己不争气,也只好跟了过去。

    跟着何竹香走了一段距离,一个硕大的武斗场便出现在眼前,场上所有人几乎都是和重楼年龄相差不大的年轻男女。

    此刻台上正有两个人在比武,其中一人体格壮硕的男子手中挥舞着长矛,与其中另一个瘦小的男子展开搏斗,场上热闹非凡,双方挥舞着长矛你来我往,最终那个体材瘦小的男子被壮硕男子一脚踢飞出了场外。

    “好!”

    “洪修大哥好厉害!”

    “这不废话吗!洪修大哥可是应灵圆满的高手,若是再过几年,就有可能跨出下一步,成为应灵终段,到时候就是我们部族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随着那瘦小的男子坠落下台,台下顿时响起了阵阵喝彩声,恭维声。

    台上那壮硕男子一脸得意地迎合着众人的喝彩与恭维。然而,当视线转到重楼他们所在之处,看到亭亭玉立的何竹香,顿时一跃而下,直接是跃过众人,落在了何竹香面前。

    “竹香,你怎么才来啊!我都等你等了好久,实在是无聊,看兄弟们玩的高兴,所以也跟着玩了两把。”洪修站在何竹香面前搓了搓手,但两眼放光的爱慕之意却不加掩饰,“来!竹香,想学什么武功,跟我说说,我教你练!”

    “不用了!我的武功不需要你来教,我这还有个客人,就不打扰你们玩了!重楼,我们走。”何竹香说完,抓住重楼便要转身就走。

    可就在这时,原本要走的重楼感觉到了一股寒意,身后一股劲风扑来,重楼想也不想,转身张开手掌,一把便抓住了洪修的拳头。虽说洪修体材壮硕,修为颇高,但重楼这一手仿佛随意而为,身体却宛如磐石般纹丝不动。

    “这位兄弟!为何如此?”;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