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十七章 树精天劫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空谷中浓雾弥漫,将空中的明月笼上了一层薄薄的白纱,显得似有似无。

    悬崖下隐隐可见一道瘦小的身影,他的身体周遭散发着碧绿色的光芒。在幽暗的山谷中那碧绿色的光芒显得很是妖异。重楼此刻心神完全沉侵在淬体之中,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身体散发的碧绿光芒,使他周身十几丈之内的植物在微微地抖动,细细的嫩芽正在快速地生长。

    此时重楼的心神完全注意在自己的体内,碧绿的能量顺着《龟灵八法》的经脉疯狂地运转,渐渐地,青藤芝草所带来的天地灵力缓缓地渗透到了重楼身体的各处,体内的杂质犹如受到排斥一般顺着重楼身体上的毛孔被一点一点地排出体外。

    而在外看来,重楼的身体由最初的肉色,缓缓地变成了紫红色,到了最后,完全变成了碧绿的颜色。皮肤上的毛孔正缓缓冒出大量的红黑色液体,那正是重楼从体内排出的杂质。

    时间在一点一点的过去,犹如细细的流水,此刻重楼的淬体也即将结束,但就在重楼要结束修炼之时,脑海中突然传来了一股奇异的感觉,这种感觉,使他一阵失神,就在这失神的刹那,重楼仿佛是进入了一种恍惚的状态,这样的恍惚感并没有持续太久,而重楼也从刚才的恍惚感中苏醒过来,但是,此时的重楼仿佛是拥有了透视眼一般,但重楼确定自己的确是闭着眼睛的,自己的心神已经完全能感应外界的一事一物,心神过处,所见之物,皆如视人之筋骨,周遭一草一木,一花一卉,皆明了于胸。

    “这是怎么回事?”

    重楼疑惑地喃喃自语,但自己却是犹如坐了一个无比真实的梦一般。

    虽说重楼的心中有诸多疑问,但还是忍不住好奇地用心神观看外面的世界,所见之物,皆奇异无比,心中顿时被惊奇所掩盖。

    此刻四周的花草树木,已于方才所见不同,此刻细细观察,只见周围不再是单单的植物,而是植物本身内的东西,在重楼的眼中,四周仿佛是一片由荧光组成的世界,植物的根茎叶中,有些一粒粒微小的荧光在移动,顺着植物的经络,缓缓流动。

    当越来越多的光点移动,渐渐地凝聚在植物的尖上,而后,俞聚俞多,便能明显地看到植物在缓慢地生长。

    重楼失神了,他从未有过这种感觉,自己的心神完全游荡在这片山谷之中,自己仿佛就是大自然的一部分,犹如一个游荡的精灵,不知不觉间,便爱上了这种感觉,神游其间,是如此的妙不可言。

    当一株枯藤正在缓慢地生长,重楼轻轻一吹,瞬间便看到无数的光粒流动速度加快,藤蔓生长的速度也陡然加快。

    重楼的心神此刻已经完全忘我地在这山谷中自由飘荡,一株株小小的枝芽在缓慢地挣扎而出,一摇一摆,仿佛是自然中的精灵。

    过了良久,空谷中依旧迷雾朦胧,朦胧中隐约透出一缕缕碧绿的微光,显得奇异无比。

    重楼周身依旧散发着一层薄薄的绿色微光,全身上下的皮肤皆是碧绿之色,就连皮肤之上的污垢也掩盖不了。

    而四周几十丈范围内的植物也散发着碧绿的光芒,而且它们生长的速度却也快的惊人,悬崖上的藤蔓犹如在墙壁上游走的爬蛇一般。

    轰隆隆!

    正当重楼忘我地神游间,天空一声巨响,犹如平地惊雷,将重楼从失神的状态中惊醒。

    重楼睁开眼睛,才发现此刻的山谷中早已郁郁葱葱,身上还缠了几株木藤。

    “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虽然重楼刚才已经体验过了,可当自己亲眼目睹了这一切,仍觉得不可思议。

    重楼迟疑了一会儿,才从这事实中缓过神来。正要起身,才发现在不知不觉间自己被几根藤蔓缠了好几箍。重楼无奈地拨开缠绕在身上的藤蔓。

    正当重楼从藤蔓中挣脱而出之时,天空中又是一声惊雷,暴雨如倾盆般骤降,天空在不知何时早已密布着紫黑色的云层,一道道紫色的雷霆在云雾中游走,静若游蛇,动若蛟龙,翻滚间展示着它那毁灭一切的力量。

    “紫色的雨云,紫色的雷霆,这场雨怎么说来就来,算了!反正也淋湿了,正好把身上的污垢清洗干净。”重楼三两下就脱了个精光,顺便找了块石头,把衣物放在上面胡乱搓了几下,然后在悬崖附近找到了一条山缝,里面宽可容人,就随意在地上铺了一些树枝树叶,然后将衣物用树枝挂在一旁,躺在了上面,不久便沉沉地睡去。

    天空中依旧暴雨倾盆,在那紫色雷云的中心处,一道道万丈的雷霆轰然从苍穹垂下,剧烈的轰隆声,震得大地也跟着一起震动。然而,更让人震惊的是,在那紫色雷云下,盘伏着一颗高达几十丈的巨树,巨树的树身上生长着无数条长长的藤蔓,这些藤蔓仿佛拥有生命一般,有的在抽搐,有的则是扭曲的在周边如蛇般乱串,从外面看来,着实恐怖异常。

    天空中的紫色雷霆一次又一次地劈在了大树身上,大树的叶子都被闪电给烧光了,从树梢上冒出了一股股黑烟,随着紫色的雷霆一次次的劈落下来,大树也传来了一阵阵犹如枯木断裂般的悲鸣。

    大树在紫色雷霆一次次的轰击下依旧顽强地用它那数千条藤蔓向前插入地面,又或者缠住其他事物,然后拖着它那巨大的树身向前移动,从树身中隐约传来了犹如枯木断裂般断断续续的声音

    “灵草丹……还差一点就可以得到灵草丹……还差一点……我就可以渡劫成功了!要快呀……一定要再快一点,就是那个方向,我的感应不会错的。”

    一想到能渡劫成功,巨树仿佛是产生了巨大的动力,挥动着无数条藤蔓,硬扛着天空中一次次雷霆的轰击,向着重楼所在的山谷爬去。

    天空中又一道雷霆劈了下来,从巨树的树身上已经可以看到那断裂的痕迹,里面流出了许多红色的血液,同时还散发着一股股令人作呕的焦臭。

    山谷的缝隙中,重楼睡得正沉,突然一阵震动传来,引得山缝中石块纷纷滚落,重楼也从睡梦中被惊醒,看这山洞落石滚滚,心知不妙,便抄起上边挂着的衣服,胡乱地披在身上便跑了出去。

    重楼刚刚跑出了山洞,便听到悬崖上穿出了一阵剧烈的响动,寻声望去,顿时被眼前的一幕吓得目瞪口呆。

    定睛一看,只见在悬崖上悬挂着一棵高达几十丈的巨树,周围无数藤蔓犹如无数条章鱼的触角般弯曲地向下蠕动,一道道闪电从天而降,劈在了大树的身上,顿时火光四溅,随后又被大雨浇灭。

    重楼哪里见过这番场景,巨大的恐惧顿时笼上了心头,手脚犹如石化了一般,愣愣地站在原地。

    悬崖上的大树似乎也发现了愣在原地的重楼,树缝里传来了咯啦咯啦的声响

    “灵……草……丹!”

    悬崖上的巨树仿佛是抓住了最后的救命稻草,将它那无数条触角般的藤蔓疯狂的朝着重楼伸了过去。

    咯啦咯啦!

    一阵阵枯木断裂的声音撞击着重楼的心头,看到无数触手般的藤蔓向自己伸展过来,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什么也不顾了转身就跑。

    说时迟,那时快。已现在重楼的修为,那比的上已成了精的千年树妖,没跑开几步,便被巨树的几根藤蔓缠住了脚,把重楼绊倒在地,随后无数条藤蔓也缠了上来,眨眼间便把重楼缠成了活粽子,其中两根长着尖刺的藤蔓一下子就扎在了重楼的身体里。

    重楼只觉得自己丹田里的灵力仿佛受到了一股吸力,正源源不断地顺着身体的经脉被吸入了插在身体里的藤蔓。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怪物,竟然在吸走我身体里的灵力。”感受到身体里的灵力被快速的吸走,重楼又惧又怒,当下急忙运转功法,试图抵挡住疯狂流逝的灵力。

    虽然重楼咬着牙运功抵御,却是有些力不从心,依旧阻止不了灵力的流逝,渐渐地,重楼仿佛是被抽干血液一样,视线越来越模糊,当一道闪电劈落下来,身体便瞬间麻木,便彻底失去了知觉。

    “难道,我重楼今天要命丧于此?父亲……母亲……,孩儿……下来陪你们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