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十五章 生死如梦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族长!”跟着叶虎一起来的那人由于重楼两人战斗过于激烈,所以只得退开观战,此刻叶虎已死,哪还敢过去,看到重楼投过来冰冷的目光,浑身打了个激灵,掉头就跑,在他转身的刹那,一道剑光疾射而来,整个剑身皆没入他的身体,双脚站立不住扑倒下去,手脚抽搐了几下便没了动静。

    重楼拔出了长剑,将叶虎的头颅斩了下来,将长剑收回剑鞘中,一手提着叶虎的大刀,一手提着叶虎项上首级对着乌岩部落走去……

    “再撑一会儿!等族长将重楼斩杀,挫败了他们的士气,到时候这些奴隶也会放弃抵抗。”混乱中一人说道。

    “这些可恶的奴隶,我们对他们手下留情,但他们可不会这么想,兄弟们有好些人都死在了这些奴隶手中,我对不起死去的兄弟们啊!”另一个手执长矛的人道。然而话音未落,只听一道年轻的声音响起。

    “你们是在说我么?”

    话音一传出,引得一干等人寻声望去,只见重楼右手执刀,左手拿着一个人头,站在不远处的地方,手中的人头还在不断地滴着血。

    “不好!是重楼!他没死!”人群中有一人惊道。

    “他手上拿着的是?”

    “族长的大刀!”

    “那是?族长的头颅!怎么会?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族长死了?”

    “这不可能!族长功力深厚,以族长的实力绝对不可能败!”

    ……

    众人都是睁大了眼睛,盯着重楼手中叶虎的头颅,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乌岩部落的人,你们听着,叶虎已死,哈哈哈!”重楼高声喊道。叶虎与自己有杀父灭族之仇,而今死在自己剑下,心中怅然大快。

    “族长死了!”

    “族长被重楼杀死了!”

    “怎么办?族长死了,还有谁能挡得住重楼?”

    ……

    一道道惊恐的声音,宛如末日降临了一般。乌岩部落实力最强者叶虎,差一步就可以达到应灵终段,触摸结丹境界,部族中何人能及,就算是在周边各部族中也是数一数二的高手,这些年带着他们乌岩部落打拼出一块块土地,在他们的心目中叶虎早已成为了他们心目中的领袖。如今看到叶虎被杀,他们心中的如惊涛骇浪般无法平静。

    “族长死了!快跑啊!”不知是谁大叫了一声,丢下手中的长矛,对着乌岩部落外跑去。

    “不要跑!我们大家一起把重楼杀了,为族长报仇!杀!”其中一人大吼,提着刀就往重楼奔来,身后仅剩的几十人也是对着重楼杀来,也不管身后的一众奴隶。

    “哼!找死!”重楼见震慑无果,反而激起了他们拼死的心理,重楼有些无奈,当下心中一狠,运转体内所剩无几的内力,一刀狂劈,顿时沙尘四起,只见一道透明的气刃,横扫而来,为首的十几人慌忙架刀抵挡,疾射的气刃一闪而过,无视众人抵挡,只见前方十几人头颅齐齐而飞,喷洒的鲜血宛如骤雨般洒落,气刃瞬间杀死十几人,气势顿减,但随后而来的人靠得近的也被狂猛的气劲掀得倒射而去。

    “啊!”眼前的一幕让剩下的人心理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崩塌了,眼前的重楼犹如从地狱里出来的死神一般,随手便收割了十几人的生命,十几颗头颅齐齐而飞的场景,令他们提不起任何反抗的勇气。众人无心再战,如树倒猴散一般四处逃去。

    一众奴隶见重楼大发神威,顿时士气高昂,大喊着对着乌岩部落一众杀去。

    重楼见状,终于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也放松了下来体内内力在先前与叶虎大战时便消耗得所剩无几,方才压榨了体内最后的内力进行强势一击,如今的重楼已是强弩之末,不得不就地盘坐下来,调息吐纳,恢复内力。

    眼下部族内屋舍都少得差不多了,处处都是噼里啪啦地发出声响。重楼眼看着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终于彻底毁在了自己手里,这里的每一条道路,每一个角落,都是如此熟悉,从此以后,将不复存在,

    “父亲母亲,部族里的乡亲们,重楼为你们报仇了!”重楼有些哽咽地轻轻呢喃,泪水悄悄滑落,重楼紧紧闭着眼睛,其实他更想放声大哭,自己三年来一直期盼着三年过后回家团圆,朝盼暮盼,终于等到了这一天,结果自己出来后,才发现突然之间什么都变了,自己的父母不见了,自己的部族陌生了,全世界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是那么的失落与孤单,是那么的无助与迷茫……

    过了许久,重楼才从修炼中醒过来,抬头看见有些灰蒙蒙的天空,身边围坐着一群人,他们都一声不吭地看着重楼,见重楼苏醒过来,才有一人走过来,跪在重楼面前道:“头儿!从今天起你就是我们的头,就是我们的主人,我们的命都是你给的,你让我们咋做,我们就咋做!”

    重楼看着眼前一众奴隶,自己把他们放出来的时候少说也有四五百之众,如今却是只剩下不到两百人,他们都是奴隶,部族间战斗时就是被派在最前面去送死,也没有经过锻炼,虽然乌岩部落有战力的人差不多也有两百之众,但此番大战下来,却是被杀的杀,逃的逃,没有战力的居民也被这些奴隶全部杀死,可见这些奴隶对于曾经压迫他们的人,有多么的憎恨。

    “你们看看这乌岩部落还有没有什么抢救下来的食物?带着这些食物离开这里吧!”重楼道。其实这里的情况只有他最清楚,眼下的事情早已经吸引了周边各部族的休息,不久便会兴兵来袭,以这些奴隶来说,根本不可一战,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主人!那你呢?”那奴隶闻言问道。

    “我也要走了,我的家园没了,父母也没了!已经了无牵挂了,我想去大山外的世界看看!”重楼眼中迷茫地望着天边,叹了口气说道。

    “主人!”那奴隶正要开口,重楼拍了拍他的肩膀,

    “从今天起,你们就是你们自己的主人,你们已经自由了,没人是你们的主人,知道了吗?好了!赶紧收拾东西离开这里,这里等一会儿还要有很多人过来,到时候就走不了了!”重楼沉声道。

    “主人!”那个奴隶跪在了重楼面前,周围的奴隶也纷纷跪下来,对着重楼不住磕头,对于他们这些奴隶来说,今夜就像做梦一样,一开始还在屋里被绳子拴着,而今却摆脱了,只因为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重楼扶起奴隶,“从这里往后面山上一直走,那边的方向才是安全的!好了,我能帮你们的只有这些了,剩下的就靠你们自己了!”

    一众奴隶对着重楼一拜再拜,方才对着后山的方向离去。

    此刻天色蒙蒙发亮,重楼回到了以前禁闭的山洞里,此刻山洞里燃烧的烟雾已经散去,眼前的小池漂浮着一层层厚厚的杂草灰烬,因为小池的缘故,乌岩部落的人放的火皆烧不到里面,小池边不远的岩壁凹处,重楼躺在床榻上,沉沉地睡去,睡梦中重楼见到重栩,琼紫,还有部族一众儿时的小伙伴,他们对着重楼轻轻微笑,一切的一切,恍如昨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