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十四章 乌岩一战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快!关奎你们去把部族围住,非我族类,杀无赦!”叶虎对身后的人道。又狠狠踢了几下马肚,向着部族门口冲去。

    叶虎骑着马飞奔返回部族中,只觉得眼前一股热浪迎面扑来,所有的房屋都烧了大半,有的忙着抢着从屋内搬出粮食;有的提着武器与一众奴隶拼杀,有的则是拿着水器盛水救火,眼下部族内一片混乱。混乱中有一人跑上来半跪在叶虎面前,道:“族长!重楼在族内放火,还放出了所有的奴隶,给了他们武器,刚才木统领被他偷袭,已经死了,又一剑杀死了十几人,实力已经达到了应灵圆满的阶段,我们拦不住他,让他跑了。”

    “果然是他!”叶虎气得直咬牙,眼中都快喷出火来,“把所有奴隶都杀了,赶紧救火!”

    “族长!此事不妥,若是把所有奴隶都杀了,那我们将又失去一部分战力,今夜之事恐怕也被周边几个部族的人察觉了,若是来袭的话,将是面临绝境。放他们出来的是重楼,如果将重楼斩杀,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没了领头人,自然没了士气,事情就好办多了。”那人道。

    “可如今重楼不知去向,如何寻得?”叶虎皱眉道。话虽如此,但关键人物不知所踪,眼下这些奴隶都杀红了眼,恐吓的效果微乎其微,也就只有杀灭了他们的主心骨,挫败了他们的士气,才能束手就擒。

    那人正要开口,门外却跑来了一个人,对着叶虎抱拳道:“族长!重楼从围墙上翻下来,被我们的兄弟发现了,如今关统领带着几十个兄弟都在尽力缠住他,他实力好强,只好来请族长出马制服于他!”

    “好!正要找他,他却出来了,拿我刀来,老子要活劈了那崽子!”叶虎闻言,也知道重楼实力高强,连部族四大统领中有其三都是死在他的手下,那都是实力将要达到应灵圆满的高手,在这周边部族中也是小有名气,但依旧制服不了重楼,唯今之计,也就只有他叶虎,方才有把握击杀重楼。

    叶虎拿过大刀,跟这那人匆匆地赶了过去。

    在部族围墙外边,有着一处平地,冲天的火光照得通亮,平地上躺着横七竖八的尸体,几十人皆是丧命于重楼剑下,只有关奎一人在与重楼相战中苦苦支撑,嘴角也流着一丝血迹显然已经受了伤。

    关奎手执长矛,长矛矛身有着一层透明的内力包裹,但内力似乎只是包裹着长矛,显然还不能做到内力外放的地步,也亏得他小心翼翼地挡住了重楼的每一剑,也亏得他用内力包裹着长矛,要不然长矛早就被重楼斩断了不知几节了,但面对重楼一次又一次的攻击,握着长矛的手早已疼痛发麻,头上见汗,早已毫无斗志,眼神不觉地向着周围瞄了几眼,以寻找退路。

    关奎正寻思如何退走,忽见族长叶虎提着大刀赶来,心中一喜,却忽听重楼一声冷笑:“战斗中分神,可不好!”

    话音未落,关奎一惊,急忙回神招架,却只见重楼剑走偏锋,一剑从关奎的腋下贯穿而去,剑尖从关奎的肩膀出探出,关奎一直正路抵挡,哪里想得到分神之时侧路出现破绽,丢了性命。

    “咕噜咕噜”

    关奎喉咙里发出了几声响,张了张嘴,也没说出一个字来,鲜血早就灌满了他的气管,只是眼里弥漫着不甘的神色,一股一股鲜血,流逝掉了他所有的生命。

    “关奎!”这一幕正在赶来的叶虎看在眼里,肺都快气炸了,这一天里因为重楼的出现,他乌岩部落接连损失了四员统领,如今连迁徙而来的族人也被重楼放出的奴隶杀了大半,眼下部族的房屋也被烧得差不多了,更有周边几个部族的人虎视眈眈,可以说因为重楼的出现,几乎毁掉了他们整个部族,给他们带来了灭顶之灾。

    “小杂碎!老子要将你碎尸万段!”叶虎眦目欲裂,将大刀在胸前一横,手一挥,一道弧形气刃便疾射而出,重楼也是一剑挥出,两道弧形气刃在二人面前撞在了一起,

    “嘭”的一声,一股劲风扩散开来,两道人影直接暴冲,刀剑皆泛着道道寒芒,重重地碰在了一起,随之一触即分。

    “传闻中魧鱼部落出了一个最年轻的天才,年纪轻轻便是到达了应灵中段,没想到几年过去却是达到了圆满的地步,实力倒是与你父亲差不多,不过可惜,重栩那废物,最终还是死在了我的刀下,如今你重楼能死在我的刀下,也算是对得起你的父亲。”叶虎感受到重楼实力与与重栩相差不多,当初他有把握斩杀重栩,如今当然是更有把我斩杀年龄不足十八岁的重楼,当下心中对重楼的戒备,更放松了许多。

    “父亲!”听到叶虎提到重栩,重楼心中更是一疼,鼻尖发酸,睁着通红的眼睛死死盯着眼前的叶虎,“叶虎,我今天就是拼得一死,也要拉着你当垫背,哈哈哈!不过就算今日我杀不了你,若全力逃走,你拦也拦不住。今夜的事,恐怕周边几个部族都有所察觉,早则明日,迟则几日,必兴兵来袭,到时候你还有何能力抵抗,还不是照样被斩杀于别人的刀下,你的族人或是死,或是被抓做奴隶,你害得我家园破碎,如今我也要你尝尝家族覆灭的痛苦!”

    “可恶的小子!”叶虎本以为提起重楼的父亲乱他心神,激怒于他或者乱他心神,战斗也将省去些许时间气力,没想到却是反被重楼挑了痛处,对于他来说,眼下如何让乌岩部落生存下去才是正题,更让叶虎更惊的是重楼居然一开始就有这种打算,自知自己势单力薄,一场大火便是吸引了周边各个部族的目光,各部族之间相互吞噬的现象都是正常的,为了食物,为了田地狩猎的区域,今夜的火光必然引来各部族的人连夜探查,正如重楼所说短则明日,迟则几日必兴兵来袭,重楼更是放出了一众几百的奴隶,部族的人而今死伤过半,虽然这些奴隶没有修炼,但他们占着人数的优势,若是再耗下去,吃亏的永远是他叶虎,必须尽快解决重楼,那些奴隶不攻自破。

    叶虎想到这里,眼中浮现一缕凶光,对着重楼暴冲,这个变数,他叶虎容不得重楼再活片刻。

    重楼见叶虎挥刀斩来,却也不躲,脚掌一踏,也是对着叶虎冲去,两人挥刀舞剑,战在一处,刀剑碰撞间一道道能量漪涟散发开来,刀光剑影间两人周边的土地上皆是被一道道气刃划出一道道深深的刀痕剑痕。几十回合下来,两人身上皆是被划出一道道血淋淋的口子,重楼还好,叶虎则是被一剑从耳下划到嘴角处,犹如一个邪魔的笑容一般狰狞恐怖。

    两人再度分开,此刻重楼已经气喘不以,衣衫破碎,手里还握着滴着鲜血的长剑。叶虎也是也是气喘嘘嘘,脸上狰狞的伤口不断溢出血来,深深刺痛着他的神经。

    重楼单手握剑,另一只手抹了抹身上留下的血液,深吸了一口气,“再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拼了!”

    重楼眼中闪出一抹狠色体内内力暴涌,一剑劈向叶虎,叶虎无奈,只得横劈一刀抵挡,顿时沙尘弥漫,重楼认准时机,对着地上虚空一抓,内力吞吐间吸了一团沙土于掌中,同时身体也不闲着对着尘雾冲去,剑尖直指叶虎胸口,叶虎将刀身横在胸前,宽阔的刀身抵御住了暴刺而来的长剑,重楼见一剑无果,手掌对着叶虎脸面就是一掌,叶虎正要抬手与其对掌,却看到重楼苍白的脸上浮出一抹笑容,重楼手中一把沙土,内力一喷,沙粒顿时犹如散弹一般喷射而出,叶虎以为重楼与其对掌有诈,正要小心应对,却哪想到重楼只是打出一虚掌,暴射而出的沙砾才是重楼真正的目的。

    叶虎只觉眼前一阵刺痛,睁不开眼来,重楼哪容得下他片刻,手中长剑寒光一闪,狠狠地贯穿了还来不及撤退的叶虎的喉咙,一道血箭在拔出长剑的刹那划出了一道艳丽的弧线。;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