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十二章 真相大白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乌岩部落大厅内。

    “什么?重栩的儿子出现在了后门?”大厅的首座上坐着一个四五十岁样子的男子,体态臃壮,一脸大胡子如树根一般疯长,正是乌岩部落的首领叶虎。

    “是的!首领,石统领在执勤时发现的,当时石统领还和他动了手,结果重楼趁机逃跑了,石统领已经带人追去了,他把消息通知了柳统领,如今柳统领正带人赶过去。”堂下一人俯首道。

    “哈哈哈!好!由他们二人去,我就放心了。没想到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早便听闻魧鱼部落出了一个部族中最年轻的应灵段天才,这重楼若是放任成长,必为大患,本来还以为大战中他趁乱逃了,没想到他居然蠢得回来。你带几个人去查探一下,我要随时知道最新消息。这次别让他逃了。”叶虎抚着胡须道。

    “是!”堂下的人领命退去。

    重楼杀了几人之后,并没有就此离开,而是从那垂洞返回了禁闭了他三年的秘密山洞里,此番大战下来,虽然没有受伤,但大量的内力外放,导致他消耗不少。

    现在的情况,对于重楼来说,他必须每时每刻都要保持巅峰状态,以面对随时降临的危机。

    “父亲,母亲,你们现在在哪?孩儿好想你们,我回家的时候发现你们已经不在了,我不知道你们去哪了!”重楼回到禁闭的秘密山洞里,坐在床榻上,双眼模糊地望着粼粼的小池,只要一安静下来,重楼的脑海中与父母在一起的点点滴滴,仿佛潺潺的流水延绵不绝,双眼滴着泪,是那么无助,对于重楼十六岁失去双亲的打击来说,实在是太过巨大。

    重楼强打着精神,盘膝坐立,双手捏着指决,天地灵气时断时续的被重楼吸纳如体内,

    “父亲,母亲……”重楼闭着眼睛,口中不觉地喃喃自语。

    “这样下去不行!我没办法安静下来修炼。”重楼努力摇了摇头,咬着牙,心中重复默念了一遍又一遍《龟灵八法》的口诀,强迫自己中断如流水般的思念……

    “天地之灵气,吸纳归丹元,气通奇经脉,纳气入八穴,灵气分五行,土木水火金,五行相生克,生而归八灵……”

    渐渐地,重楼泪眼轻闭,意识渐渐模糊,竟然沉沉地睡了过去,可周遭的天地灵气,却有条不紊地吸纳入丹田中……

    乌岩部落大厅内。

    “呯!”

    只听一声瓷器摔碎的声音。

    “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入追捕重楼的石统领柳统领以及一干人等全部被杀,谁能给我一个交代?”首座上叶虎瞪着一双虎目,怒视着堂下众人,大厅下一干人等皆低着头,没人言语。

    “为了追捕一个十六岁的少年,我部族牺牲了两位最得力的战将,而且还是全部死在他的手中,我平时养你们是干什么吃的?”叶虎越说越怒。

    堂下一个战战栗栗的人道:“启禀族长,我刚才也是跟着石统领去追捕重楼的,之后我们几人都被重楼打晕了。据小的观察,先前石统领动手时,双方实力相当,所以才误以为重楼只达到应灵中段后期的实力,以现在石统领柳统领的死来看,重楼至少已经达到了应灵中段后期或者说圆满。否则很难击杀两位统领。”

    “就算是圆满,如今他与两位统领战斗过,想必消耗不少,断然不会走远,传令下去,派人到后山周围百里范围搜索,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把重楼挖出来。如果找到了,群起而攻之,不可大意,若是此番再让他逃脱,唯你们是问。”叶虎道。

    “是!”

    遣散众人后,叶虎在堂上有些坐立不安,“这个重楼一出现就折损了我族两员大将,此子不可留也,否则必成大患……”

    山洞里重楼伤心过度昏睡了过去,待得醒来后,天空已经昏昏将暗,站起身来,感觉体内消耗已尽数恢复,正要跳将出洞,却忽见头顶有人影闪过,细细一听,有人道:“禀统领,这里有一口竖井,竖井上的藤蔓有些折断的痕迹,断口新鲜,想必那重楼就藏在井底!”

    “哦?尔等几人放绳下去,若有情况,且呼唤上来,莫要与他纠缠,这重楼虽然有所消耗,但这半日过去定然恢复不少,你等必不是对手,且查探一二便可!”另一男子道。

    “找到了么?暂且先放你们下来,教你们个有来无回”重楼眼中寒芒流转,攀上垂洞岩壁,将身子隐藏在茂密的藤萝中。

    只见岩壁之上垂下一条绳索,随后有一上一下两人顺着绳索慢慢地下到垂洞二分之一出,两人皆是看到下面水波粼粼,正犹豫是否要下去查探之时,只见密集的藤萝里探出一道寒芒,刺向那在上之人的胸口处,那人起先也是有所察觉,但奈何洞中窄小,无法弹身,只得发声喊,转身侧开,躲过了射来的寒芒,却没想重楼握着长矛刺空,转而矛身贴着那人喉咙收回,锋利的矛刃在收回的刹那划开了那人的喉咙。

    只觉得脖子上一凉,紧接着视线便慢慢黑了起来,手无力地从绳索上脱落下来。

    在下的那人也是只闻得一声发喊,急忙往上看去,只见一道沉重的身体砸落下来,重重地砸在他门面上,沉重的力道砸的他手抓不住绳子,手一脱,两人便是自半空中掉了下去,

    “噗通!”

    两人中一人命绝,另一人急忙拍着水上了池边,还不待站立住身子,一根长矛便疾射而来,从后贯穿了他的胸膛,随之便倒回了小池中。

    在垂洞之上的那位统领听到井下的声音,在洞口出呼喊了几声,却没人回他,当下招呼几人道:“回去禀告族长,就说重楼找到了,顺便传我命令,将百里范围搜索的人全部调回来,将整座山团团围住,搜索这山中是否有别的出口,莫要让重楼逃了!”

    “是!”那人领命而去。

    重楼在洞中将话听得清清楚楚,背地里暗笑。摸着岩壁,向着山下那出口走去。

    当重楼按了机关,走出洞时,只见天边已日落西山,天地渐渐地暗了下来。重楼或是潜伏草丛,或是攀上大树,小心翼翼地躲过了前来围剿的人,到达部族后门时,正要翻了围墙进去,却见一队百来人的队伍骑着马轰轰而过,重楼料想这些人必定还以为自己还在那山中,前去围杀自己。

    “待我进去查个水落石出,再与你们算账!”重楼按压住复仇的念头,悄悄地翻入了被占领的魧鱼部落。

    重楼最先去的地方是部族以前关押奴隶或者犯人的地方,绕过监守,在房梁中看了一会,房中除了面目陌生的奴隶外,并没有发现重楼父母的影子。重楼有悄悄地潜到了重楼父母以前居住的屋子里,屋里布置和以前差不多,房中还挂了一把剑。重楼取下剑来,背在身上,拿着长矛警惕地搜索着每一个房间,越到后面,重楼内心越是不能平静,眼泪又爬上了双眼,最后来到了重楼父母的寝房,重楼看着安静的房间,一屁股坐在床榻上,他想放声大哭,却又紧紧地咬着嘴唇,往事的一幕幕浮现在眼前,

    “楼儿,你突破任督二脉了?哈哈哈!不愧是我重栩的儿子!”

    “咱们楼儿将来一定会成为周围所有部族中最强的,到时候我就把族长之位传给你!”

    “楼儿!不就战败了嘛!没什么好垂头丧气的!”

    “楼儿,这是我床榻下私藏的内功心法,知道你将面壁三年,拿去修炼吧!”

    ……

    重楼回忆到此处,猛然一醒,“床榻下?”

    重楼急忙钻进床底,果然发现了一个暗格,里面除了一纸信封之外,别无它物。重楼坐回床边,打开了信封,

    “重楼吾儿,见了此信,想必你已出关,为父为你感到高兴,你母亲这一年来很是思念于你,每每提及你,总抚巾拭泪,我正要与你母亲去看你,不期外族来袭,部族被破,生死关头写下书信一封,以防万一,若我还存活于世,便将收回,若我命该绝,此信便是留于你,说个明白,部族被破,乃族内人所为,已被我斩于刀下,楼儿且镇定,莫要报仇,待得实力强大之时,为时不晚……”重楼读到此处,已经无法止住涌出的眼泪,模糊的视线,泪水沾湿了手中的信件,声音更是哽咽不止。

    “父亲,母亲。孩儿这就为你们报仇,放心,孩儿不会冲动,我要一个一个的来,一个一个的杀,我要他们永无宁日!”重楼拭去眼泪,咬着牙,狠狠地沉声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