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十一章 灭族惨案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一处空旷的草地上,一道人影飞掠而至,这人有些喘息,面色微红,

    “小崽子!无论你藏到哪里,我都会逮到你的!哼!”这人正是石统领,此时却是脸色阴沉,明明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他却追了大半天也没找到。

    “你是在找我么?”空旷的草地上出现了一道年轻的身影,一袭黑袍随风而舞,面露微笑地望着眼前这位面目不善的大汉。

    看到重楼自己现身,石统领心中一喜,虽然刚才的对掌两人实力不分上下,但他对自己多年来在外拼杀的经验,是格外的自信,“小子!怎么不跑了?是不是发现没路跑了?嘿嘿!放心,你不是想和你父母团聚吗?等我把你项上人头取下,你就能到阴间里与你父母团聚了!嘿嘿!”

    听到这话,重楼心头一紧,不过脸上神色变幻过后,又恢复了正常,“这种激将法对我没用,还是拿出真本事来吧!”

    话毕,重楼一躬身体,便对着大汉冲去。

    “哈哈哈!好!正合吾意!”

    石统领瞧得重楼主动出击,却是哈哈一笑,将手中的长矛往地上一插,拉开步子迎面而上。

    重楼身轻手快,大汉稳如泰山,两人各运内力,战在一处,双方你来我往,重楼一记鞭腿直袭大汉脑门,大汉显然久经沙场,双手一收,竖在耳边抵挡,在他眼里,重楼与他皆为同一层次,所以重楼的每一击,他都慎重对待。

    “嘭!”重楼一记鞭腿重重地轰在了大汉的手臂上,大汉脚拉开了一个马步,便稳住了身形,但心中却被重楼展现出来的实力所震惊,小小年纪便是与他这个久经沙场的人实力相当,这让他如何不惊。

    当下也来不及震惊重楼的修为,双手一推,便推开了重楼的那一记鞭腿,大汉正要出拳,却发现重楼居然没有收腿,反而借他一个反推之力,打了一个旋,向着他右边脑门踢来,大汉急忙收势抵挡,然而这次却与以往不同,只见重楼嘴角钩起一个诡异的弧度,鞭腿撞在大汉的双手上,不待大汉卸下,重楼的腿早已借着大汉双臂的阻力稳下身形,腿向上绕过大汉的双手,高举过大汉的头部,重楼体内内力急速运转,全身的力量全部集中在腿上,地对着大汉的肩膀重劈下来。说时迟,那时快,这一腿大汉始料未及,哪来得及招架,只得将身体向后倒去,重楼见机会难得,哪容他脱身,当下内力外放,狠狠地劈在了大汉肩下锁骨处,只听“呗咯”一声骨头断裂之声,

    “啊!”

    大汉一声惨叫,重楼趁其站立未稳,脚一躬,一个弹射,右手握了一个拳凸,重重地击在了大汉胸口膻中穴处,

    “哼!”大汉一声闷哼,顿觉体内气血翻涌,忍不住一口鲜血喷出,重重的倒在地上,重楼面无表情地一步步向他走来,大汉右手锁骨尽断,全身使不上劲来,只得趴在地上瞪着血红的双眼望着一步步靠近的重楼。

    “说,魧鱼部落出了什么事?为什么乌岩部落会出现在我魧鱼部落的领地里?”重楼拔出了插在地上的长矛,指着大汉问道。

    “哼!魧鱼部落在两年前便是被我乌岩部落攻占了,你们的族人,哈哈哈!一个不剩!什么强大的魧鱼部落,我乌岩部落才是最强大的!”大汉强忍着身上的剧痛,大笑道。“只是没想到我今日却栽在你一个小毛孩的手中!”

    “你说什么?我的族人呢?你们把他们怎么样了?快说!”重楼再也忍不住了,他最担心的事最终还是发生了,心中宛如千万刀绞,疯狂地抓着大汉的衣领,眦目欲裂。

    “你的族人,哼!本来还想把他们当奴隶卖掉的,结果他们傲气的很,与我伟大的乌岩部落对抗,后来干脆全部杀了,对了,你们那魧鱼部落的酋长,就是被我们伟大的乌岩部落族长乌岩族长亲手斩下头颅,只可惜他的美貌妻子也拔刀自杀了!”大汉病态地笑了笑。

    重楼闻言,犹如当头一棒,惨然瘫坐在了地上,眼泪流了下来,

    “父亲!母亲!为什么不等等孩儿,为什么?你们不是说过等孩儿罪责期满,便一家团聚吗?这是为什么啊!”重楼再也止不住往下流的眼泪,抓着地面咆哮着,仰头痛哭,

    “不可能!不可能的!这一切都是假的,你骗我,对不对?”重楼掐住大汉的脖子,瞪着通红的双眼,疯狂地问道。

    “哈哈哈!重楼!不错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他说的没错!”就在这时,重楼身后有一道笑声响起。

    重楼缓缓回过身来,注视着这十几人中那个为首的男子,“是他,是他打碎了我最后的梦,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你们,我要杀光乌岩部落所有人,我要你们通通下去陪葬……”重楼心中宛如乱麻,他现在只想杀人,杀光所有人……。

    “柳统领救我!”躺在地上的石统领宛如抓住了救命的稻草,叫道。

    然而还不待他话音落完,一跟冰冷的长矛便贯穿了他的心脏。

    “住手!”柳统领看见重楼举起长矛,便怒吼道,然而重楼却是丝毫不闻,将长矛无情地刺入石统领的胸口中。

    “你,你,你杀了石统领,我亲手剁了你这小杂碎!”柳统领怒道。

    “哼!你们杀我族人,毁我家园,杀一人有何不可,我不仅要杀你们,我还要将乌岩部落所有人,通通下去为我族人陪葬!”重楼怒吼着,没有任何仇恨,比毁家灭亲更大了,这种血仇,只有用血来偿还。

    “哈哈哈!陪葬?就你一人?”柳统领眼神有些戏虐,与手下几人慢慢地向重口靠来。

    “吼!”重楼没有多说什么,一声巨吼,体内内力疯狂运转在全身何处,在身体表面形成了一层层能量波,宛如炙热的温度下微微扭曲的空间一般,一圈圈漪涟扩散开来,一头长发无风自动。

    “嗯?”柳统领也发现了重楼的异常,当他看到重楼流转在身体表面的雄浑内力时,再也无法保持平静了,浓浓的惊骇之色涌上心头,“内力外放,应灵段圆满?怎么可能?小小年纪怎么可能达到这一步?”

    重楼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内力包裹着的矛尖划出一条弧形,对着柳统领迎面横劈而去,柳统领尚在惊骇之中,回过神来时重楼的长矛以迎面而来,慌忙之下只得抬起手中长矛格挡。但他却忘了,重楼有内力包裹着的长矛比以前更加锋利,

    “咔!”柳统领手中长矛平平整整地被矛刃削成了两节。柳统领张了张嘴,想说的话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喉咙处出现了一条细细的红线,紧接着鲜血便渗了出来,柳统领双手紧紧地捂住被割开的喉咙,却阻止不了生命的流逝,他有些不敢相信的抬头,视线已经开始模糊,他看见了一个身穿黑袍,手执着一杆滴着鲜血长矛的年轻身影,他狰狞的笑着,宛如死神一般,直到此刻,柳统领才感觉到深深的恐惧,但是他再也没有力气支撑自己的身体,重重地倒了下去。

    “柳统领!”身后的几个人看到柳统领一个照面便被重楼斩杀与枪下,看到重楼狰狞的笑容,他们惧了,一种无法忍受的恐惧抓挠着他们的心脏,宛如索命的恶鬼一般,

    “啊!”终于有人忍不住丢下手中的长矛,疯狂地往后跑去,他们只想离开这个地方,离开让他们肝胆俱裂的地方,但是当他们转身逃去的刹那,一场屠杀悄悄开始。

    整个后山,笼罩着一股压抑的气氛,一声声惨叫隐约地传出,咧咧的风中夹杂着生命呜呜的哭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