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十章 族中惊变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后山,有一道黑色的影子,犹如一道黑色的幽灵,脚轻轻地在树叶上一点,便已是在百步开外,黑袍身影在半空中以极快的速度滑行着,身上的衣衫咧咧作响。

    到了山脚下,却没有想象中来接自己的父母,重楼有些疑惑,

    “难道父亲是想让我自己回去?”重楼有些摇摇头。

    望着眼前那俨然的屋宇,重楼总有那么一丝感觉,感觉似乎很陌生,可是这的确是自己长大的地方啊!虽然有些小地方比以前有些不一样,但是这房屋,这楼台,这路道,都是如此熟悉,

    “或许是我离开太久了,反而变得陌生了!”重楼摇了摇头,整理了一下装束,径直地向着部族的后门走去……

    “站住!你是何人,非本部族者一律不许靠近!”部族的后门哨台上,有着一名持枪的男子道。哨楼下把守后门的四个士兵也把目光移向重楼。

    “你是何人!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重楼也疑惑了,以前在部族里有谁不认识他,自己在部族中数一数二的天才,就算听声音都能认出来。而且这守门的几人全是陌生的脸孔,就连装着都比起以前的风格有些不同。

    “废话少说!既然不是本部族的人!还是离开的好!本部族现在不接外客!”哨楼上的人也显得有些不耐烦了。

    重楼心里有些纳闷,同时也有些恼怒,自己兴高采烈地回来与父母团聚,没想到守门的居然不认识自己,还把自己当外人,当下便道:“我是族长之子,尔等快快放行,要是误了我与家人团聚,族规伺候。”

    “族长之子?你叫什么名字?”那哨楼上的人听到重楼说出族长之子四字之后,微微咪了一下眼睛,向后背着手,对着身后一人打了个手势。

    “我叫重楼,乃是族长重栩之子,你等快快放行吧!”重楼现在是连最后一点耐心也没有了,要不是他们也是本部族的人,否则早就动手教训教训他们了。

    哨楼上那人听到重楼报出姓名,心中一喜,当下不着痕迹的大笑着下楼迎接,同时把守后门的几人也跟着围拢过来,

    “哈哈哈!原来是族长之子归来,有失远迎!恕罪恕罪!”那来的几人不着痕迹的绕到重楼身边,为首的站在重楼面前,对着重楼拱手道。

    重楼看着几人模样,不觉得内心多加了一个小心,“这几人有些奇怪,为首的虽然感觉对自己很热情,但是其余五人也是像注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仿佛生怕自己跑掉一般,”重楼此刻感觉到了身边几人体内运转的内力,到了重楼应灵圆满的实力,自然是对周身的能量波动特别敏感,实力悄弱的人是无法感应到的。

    “你叫什么名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重楼感觉到了眼前情况隐隐有些不对劲,至于哪里不对劲,却说说不上来,当下又问道。

    然而那人却没有直接回答重楼的问题,原本热情的笑容瞬间变成了阴冷的笑容,

    “拿下!”那人话音一落,站在重楼身旁的五人同时出手,两人紧紧地扣住重楼双手的脉门,向后反扳,几人将重楼牢牢锁住,动弹不得。

    对于他们的突然出手,重楼也是一惊,回过神来却早已经被牢牢地锁住四肢,无法动弹,“你们究竟是何人,想造反不成?”

    “造反?哼哼!你就是魧鱼部落重栩之子重楼吧!早便听闻魧鱼部落有一个少年天才,十岁少龄便自行打通任督二脉,不到两年时间便达到了应灵段,我乌岩部落可是找的你好苦啊!没想到如今你却自己送上门来!哈哈哈!”那人惊喜地笑道,没想到如今的猎物却自己送上门来,这让他如何不喜,如果将自己抓到魧鱼部落族长之子押送族内,自己便是能得到许多奴隶,绵帛,粮食等赏赐,自己的地位则更上一层楼,想到这里,他更是笑得畅快。

    重楼听到这话,心中一惊,“乌岩部落,生存在魧鱼部落北方的一个实力强大的部落,当年的实力仅次于魧鱼部落,如今怎么会出现在魧鱼部落的领地里?难道……”重楼不敢再往下想,他害怕这会变得现实。“无论如何!先脱困再说,事后再把情况弄清楚。”

    重楼看了一下锁住自己的几人,体内内力急速运转,顿时充满了奇经八脉,双手劲气一吐,手掌一握,

    “喝!”顿时挣开了锁住自己双手的两人。

    “哼!到了锅里的鸭子,哪能让你飞了!”那人见重楼挣开束缚,冷然一声,暴起一掌,便向着重楼胸口劈去。

    他这一掌,重楼已感觉到一股恶风扑面,当下运转内力,回掌相迎。

    在重楼出掌的刹那,那人一掌也随风而至,掌掌相撞,

    “嘭!”

    一股劲气散发开来,在二人脚下的地面形成一股劲风,将地面的尘土横扫了四五米周围,震得身旁四人连连后退几步方可止住。

    借着这股反推之力,重楼向后一跃,便已跳出那人的攻击范围,跃上枝头,踩着树尖枝叶而去。

    那与重楼对掌之人,看到重楼跃枝踏叶,当下惊道:“应灵圆满?怎么可能!如此年纪怎么可能达到圆满之境?应该是应灵中后期!”

    其中一人见重楼逃走,对着那人道:“石统领,怎么办?”

    被称为石统领的人,就是刚刚领头的人。

    “你去召集几个弟兄过来支援,重楼的实力可能是应灵中后期的境界,与我实力相当,铁头,通水,老虎,阿仁,你们四个跟我去追那小子!”石统领道。

    “是!”

    重楼是往后山方向一路奔逃,但脑中却是一片复杂,他越是不敢想象,一连串的猜测却是一股脑地在思绪中一一闪现,事实摆在重楼眼前,如今的魧鱼部落已经变成了乌岩部落的领地,如今魧鱼部落在哪里?或许父亲已经搬迁到了别的地方,但怎么没有通知我,或者

    ……

    重楼一路跑上了后山,他也察觉到了尾随而来的几人,

    “既然自己想不清楚,何不抓个人来问问!嗯!先把其他几人解决掉!不知道以前的陷阱是否还能用?”重楼照着以前的记忆,在山里找了几个以前布置的陷阱机关,却发现几个陷阱都塌方了,有些绳索也朽烂得不能用了。

    “没踪影了!分头搜,如果发现他立即出声呼唤我们!”重楼正在寻找陷阱时,几道声音从身后传来。

    “来的倒挺快,分头搜?那我就来个逐个击破。”重楼一抹狠色,缓缓没入幽深的密林深处……

    一处树林茂密的丛林里,一个手执长矛的大汉谨慎地扫视着周边茂密的草丛,突然树上一道黑影掠下,一只手重重地轰击在了大汉的后脑处,大汉还来不及发出叫喊,便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第一个!”长发下露出一副俊逸的脸庞,重楼拽了一条手指粗细的藤萝,把大汉绑得像个粽子,又扯了一大把野草满满的塞了大汉满嘴,将大汉挂在了大树的枝头上,方才放心离去……

    随着树林里一个又一个大汉无声无息被敲晕,树林里上演了一幕幕诡异的气氛。

    “还有最后一个!”重楼绽开一个阴险的冷笑,然后掠上枝头,对着一个方向跃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