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九章 过眼三年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春去秋犹在,飞燕还复来。

    重楼所在的那一座山峰,樱樱红红,翠翠袅袅,此刻的后山旧路,已是杂草丛生,杳无人迹。山下一处不深的洞穴,洞口的岩壁处,有着一条不起眼的方形裂缝,方形裂缝里传来一**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由内而外荡漾开来,惊得外面洞穴里鼠窜蛇惧。

    洞穴密室里,有着一汪清池,清池上有着一轮如明月般的垂洞,垂洞上藤萝交织,一根根翠绿垂落下来,一滴滴晶莹的露水滴落在宁静的清池中。

    “咚!咚!咚!”

    一圈圈闪烁着光芒的漪涟荡漾在池面上。一滴一滴,宛如寺院里的禅铃,清脆的声音环绕着壁周,波光粼粼的池面,反射出醉人的光芒。

    光芒轻轻抚过那年轻的脸庞,一身黑色长衫,包裹着略显清瘦的身影,一**无形的能量波动从体内散发开来。

    “吼!”

    一声长啸,震彻山颠。飞鸟皆散,虎狼伏巢。

    一汪安静的幽泉,此时却是宛如汤锅沸水一般,翻涌四溅,池上浮了一池的死鱼,有的还在水中弹跳几下,便是失去了生机,鱼鳃下流出一丝丝凝结的血丝。

    重楼一声长啸过后,欣喜而激动的想开双臂,有些不敢相信地闭着眼睛,仿佛担心一切如梦般苏醒过来。

    “原来这才是真正的’龟灵八法’,八脉皆通,气化本源,奔流不止,闭气龟息……”重楼激动地念着《龟灵八法》修炼总纲,“不愧是龟灵八法,气冲奇经,八脉皆通;以气化源,有源气生;循环往复,龟息万年。”

    过了许久,重楼才从激动中回过神来,三年来一头长发披肩散开,一袭黑袍落满灰尘。

    重楼的目光移至浮了一片的一池死鱼,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没想到自己一声长啸却殃及池鱼,不过重楼此刻心情极好,退去衣物

    “噗通”一声,跃入池中,把所有的死鱼通通捞上岸来,生了一堆火,饱饱的吃了一顿,虽然现在的重楼已经可以两三年不吃饭,不至于被饿死,总有内力支撑着身体所需的能量,但是总不能一直用内力支撑自己所需吧,两三年过后或许就瘦的皮包骨头了。

    重楼换了件衣服,整理了一下思绪,重新翻开《龟灵八法》,细细的查阅了一遍。这三年来,重楼几乎已经翻遍了龟灵八法的每一页,修炼之法门都记得清楚,如今再细细一观,却发现了些许以前发现不到的地方,直至将龟灵八法修炼成功之后,回头一望,却才有许多感悟,其实龟灵八法并不是单单指疏通奇经八脉,疏通奇经八脉才只是其一,以气化源方才是龟灵八法的极致,任督二脉的疏通,方才是修炼《龟灵八法》基础。

    纳气入体,在丹田内种下第一缕天地灵气,便称呼为灵气本源,因为常人拥有了这一缕灵气本源,方才能与外界天地灵气产生共鸣,有着一丝感应,方可吸纳入体,以能量的形式存在,供人调用,便是称呼为内力。而拥有内力,方可冲击疏通经脉,《龟灵八法》便是由此开始。

    ’龟灵八法’中身体八处经脉的属性皆不同,任督二脉属木,带脉属土,冲脉属金,阴维脉和阴跷脉属水,阳维脉与阳跷脉属火,八条经脉相互连接,相互维系,五种属性相生相克,取其生门,运转内力,便可生生不息,达到龟息的境界,而《龟灵八法》的修炼法门,只是在籍中列出八条经脉的疏通修炼之法,供人参之,其实真正的奥义,在《龟灵八法》的修炼总纲便已隐隐提及。修炼靠的是悟性,照抄照搬永远只是走在别人的脚印上,或许总纲的隐义,是创造《龟灵八法》之人故意为之,以告诫后人吧!

    重楼合上《龟灵八法》,这三年来他一直沉倾在《龟灵八法》的修炼法门中,当他疏通阴维脉与阳维脉时便是隐隐有些察觉,前面疏通了的几条经脉中,所吸收的天地灵气各不相同,有些沉重而雄浑,有些暴动而炙热,有些绵绵长长,有些却是袅袅生机。

    起初之时,重楼还以为是天地灵气各有属性,其实则不然,每一种属性的经脉似乎对外界同属性的天地灵气最为敏感,吸收起来则更加迅速,各种属性的天地灵气进入丹田,分别占据了丹田乾、坎、艮、震、巽、离、坤、兑八个方位,坎属水,离属火,震属木,兑属金,乾亦属金,艮属土,巽亦属木,坤亦属土,这八位亦由五种属性构成,皆可随着调动。

    重楼贵为部族酋长之子,小时便读过八卦易理,只因在部族之外,武功秘籍之类皆不可向外轻传,这才显得重栩对《龟灵八法》的重视,重视到将其占为己有的地步。当时年幼,并不懂其中的奥秘,如今回想起来,却是宛如迷雾般无法琢磨,但这《龟灵八法》却是暗合其中的一些道理。

    “看来此次出去后,有必要研读一下八卦易理才是!”重楼暗暗留心,但他却没想到,自己的一生,于“易”息息相关。

    重楼整理了一下衣物,目光环视着自己这三年来未曾离开过半步的洞穴密室,斑斑点点的阳光倾泻在波光粼粼小池中,重楼有些恍惚,自己从未想过离开之际近在眼前,翠绿的藤蔓当初在进来的时候还是攀爬在垂洞的岩壁上,晃眼三年过去,如今已是垂垂绿绦如翠帘,晶晶露水悬星辰,滴滴落落清铃脆,错错杂杂坠玉盘。

    三年光阴,三年孤熬,磨尽了重楼身上傲气,剩下的只是对亲人的无尽思念,虽有一山一壁之隔,却是宛如鸿沟般不可逾越。

    重楼背着包袱,没有从密室的入口处出去,而是运转内力,脚尖一点,便是冲向从山顶垂直下来的岩窟,自从重楼达到应灵圆满,便是能够内力外放,攀枝踩叶而行,重楼一口气直冲山顶出口处。

    后山之巅,有几块巨石,巨石边绿草丛生,藤蔓缠绕,几块巨石中间有一个垂直向下的洞窟。就在此时一阵风从洞窟中喷涌而来,一道身影也随之冲天而起,半空中打了一个旋,便轻飘飘地落在了旁边的巨石上,山顶的风吹散了一头长发,一袭黑袍也随风而舞,有些俊逸的脸庞显露出来。他闭着眼睛,外界的光亮让他有些不适应,良久,方才睁开,延绵的山脉映入眼帘。

    “啊!”重楼望着远处弯延的山峰,一眼万里,重楼忍不住一声大喊,发泄着心中的快意。

    “父亲母亲!孩儿回家了,等孩儿回家,咱们一家团聚!”重楼压抑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分辨了一下方向,那里有一个部落,房屋俨然。脚一躬,向着山下掠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