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六章 面壁思过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当日暮落山时,部族中开始点燃一镞镞火把,驱散了笼罩在部族里的黑暗,重楼此刻正和伙伴们讨论今天整翻了鸣天而沾沾自喜时,突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们。

    “快来人,出事了!”一个身穿虎皮裙着上身的男子高呼,此刻这名男子身后还背着一个人,这个人似乎还是处于昏迷当中。

    重楼等人闻言,急忙跑出门外,寻找着呼声的来处“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啊!好像有人受伤了!”旁边胖子道。

    “出什么事了?乌木,这是怎么回事?”率先跑来的大长老问道。

    “快别问了,赶紧找草叶先生过来,救人要紧!”穿着兽皮的男子急道。

    大长老看了一眼背上脸色苍白的鸣天,顿时冷汗直冒,鸣天可是部族里年轻一辈天才之一,若是我什么闪失,这对于部族可是有着不小的损失,赶紧带着乌木往草叶先生住处跑去。

    “乌木背上那个人好像是鸣天!”阿木指着乌木背上的那个人,说道。

    重楼等人闻言顿觉一跳,再细看那背上之人穿着,果然是与今天看见鸣天时无异,“真的是鸣天,怎么办?我们只不过是把他吊在树上而已啊!事情怎么会如此严重?”

    重楼也是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不管怎样,出事的原因始终于他脱不了关系,便对众人道:“你们先回家去,大人如果问起来你们都说不知道,听到了么?”

    众人点头,便是离去了。

    望着一群小伙伴的离开,重楼长舒一口气,“一人做事一人当,事情由我一个人起,就当我一个人承担。”

    当下便径直走到空无一人的部族议事大厅内,对着首席出跪了下去。

    鸣天受伤的消息很快便传遍了整个部族,众人纷纷赶来。

    “草叶先生,明天情况如何?”重栩也是刚刚赶到,望着面无血色的鸣天,急切道。

    “鸣天失血过多,所幸是送医及时,灌了些生血汤药,方才保住性命。”一身书生装扮的草叶先生道。

    此时酋长重栩对乌木问起事情缘由,才知道,原来乌木日落之时打猎回来,路经后山之时,听到有微弱的呼救声,查探之下,方才发现鸣天被倒悬在一棵树枝上,头上血不断往下滴着,地上流了一大滩血迹,慌忙解下绳索,将鸣天背回来,至于鸣天为何会被吊在那里却一无所知。

    众人看鸣天气色有所好转,心中的石头才落了下来,重栩正要遣散众人时,有一个人跑进来说道:“酋长!不知何故,重楼少爷在大厅内长跪不起,我拉都拉不起来,所以才跑过来通知酋长,您还是去看看吧!”

    重栩闻言,眉头微皱,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安,旋即和众人来到议事厅内,果然看见重楼双膝跪于堂下,慌忙跑过去。

    对着重楼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重栩语气有些愤怒。

    重楼低着头:“鸣天的事,是由我而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鸣天会出现在后山上?为什么会被人吊在树上放血?将此事说清楚!”重栩一开始只是有些猜测,如今听到重楼亲口承认,心中更怒,厉声道。

    随即重楼把今日约战鸣天,将其引入陷阱之事完完全全地说了出来,“父亲!孩儿知错了,请惩罚我吧!”

    “哼!你还知道错了,你知不知道如果不是乌木发现得及时,并且把他救回来,此刻他早就命绝多时,你这不孝子,如何给鸣天父母一个交代?如今鸣延在此,你得给他一个交代!”重栩此刻怒不可遏,睁着血红的双眼。

    重栩跪着双膝转过身去,对着鸣延嗑了三个响头,道:“二长老,重楼因自己私欲险些造成鸣天丧命,酿成大祸我不敢情求二长老原谅,只乞求二长老赐我一罚,改过自新。”

    鸣延一开始也是心中暴怒,直到重楼磕头请罚,也是长叹了口气,“事已至此,我也不知道该于你怎样,你自己向你父亲请罪吧!”

    重楼默然。

    “既然你已知罪,便免去族规杖责,你明日便自去那后山山底开启石门面壁思过三年,三年期满,我再放你出来。”重栩深吸了一口气,道。

    重楼对着重栩嗑了三个响头,各自走出大厅而去,不知不觉,那道瘦小的身影似乎成熟了许多……

    第二日,重楼的母亲琼紫帮着重楼整理着他的衣物,打了个大包袱交给重楼,又抱着重楼大哭了一会儿!重楼也是一眼抹泪,当重楼走时,没有看见重栩,只是母亲一直哭着把重楼送到了后山那隐秘的山洞前,在即将进入山洞时,只听后方有人大喊:“重楼我儿,且等,且等!”

    “父亲!”重楼回头时,只见重栩飞身踏叶,急速飞掠而来,。

    待到重楼面前,“楼儿,你不要怪罪父亲于你重罚,为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

    “父亲大公无私,孩儿怎会怪罪父亲呢?孩儿自己闯下大祸,当由孩儿一人承担,绝无怨言!”重楼郑重道。

    “哈哈哈!好!男子汉大丈夫,本就是这种心性,我知道你面壁三年,便特地从我塌下私藏多年的一部内功心法,这是多年前我部族与外界人士交易货物时所换,当时私底下藏了,没有上存族库,你在这三年便好好修炼。我希望三年后能看你破关而出,还有那枚莽虎兽丹,一具都在这包里,拿着吧!”重栩将一个黑色的小包袱递给了重楼。

    重楼接过包袱,对着重栩和琼紫跪下,嗑了三个响头“父亲,母亲,孩儿不孝,这三年不能常伴您们身边,孩儿不在之时,要多保重!”

    琼紫轻轻擦了擦眼中的泪水,将重楼扶起来,“你也多保重啊!”

    重楼看了看父亲,又看了看母亲“我要进去了”

    “去吧!孩子!去吧!”琼紫声音哽咽。

    重楼走到山洞口内望向洞口外,原本明媚的阳光似乎显得更加耀眼夺目,重栩握着琼紫的手,站在耀眼的阳光下,显得有些模糊,他们的表情是如此的亲和,仁爱,就那样静静地望着山洞内的重楼。时间仿佛定格在了这一瞬,重楼目光停在重栩二人的脸庞,努力地把此刻的二人记在心里,仿佛害怕自己今后将会见不着了一般,一股永别的感觉涌上心头,若即若离,眼中泪水弥漫了双眼,模糊了视线,当手中的机关缓缓按下,石洞两侧的岩壁缓缓向着中间闭合,将两道身影挡在了洞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