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五章 年少轻狂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距那血光冲天后,已是十数年过去,魧鱼部落。

    在一座硕大的武斗场上,周边有着无数人面色激动地望着场内,场内场内有一名老者,对着众人道:“下面我宣布本次部族中最优秀的年轻一辈将在此次比武大赛中展开最后的交锋,参赛者经过前几天重重选拔,到现今已选出两位,第一位:重楼,十五岁,应灵初段。第二位:鸣天,十七岁,应灵初段,现在请二人上场!”

    在修炼的前期,无数先辈经过无数岁月而积累下来的修炼经验,他们把修炼的高度按层次区分,从正常的凡人打通任督二脉开始,便是已经超越了人类原本的体质,人们称呼这一层次为“脱凡段”,脱凡过后能在丹田内凝聚本源气种,凝聚成气种便是达到了“应灵段,”应灵段分初段,中段,高段,以及终段,应灵段过后便是“结丹,”结丹者,方可称呼为修行者,达到结丹段,体内内力结成内丹,能拥有比常人更长的寿命,待到功成圆满,便羽化飞升,达仙人之灵境。

    人群前有一道椅子,椅子上坐着一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此人便是魧鱼部落的首领重栩,身边则站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他便是重栩之子重楼,重楼十岁之时便是自行冲开了任督二脉,开辟丹田气海,开始修行,十三岁达到应灵境,成为部族中踏入应灵境最为年轻者。

    “去吧!别令我失望!”重栩侧脸对着重楼说道。

    “绝不辜负父亲厚爱,定能夺得第一之名!”重楼恭敬地对着父亲行了一礼,便脚掌一踏,似一阵旋风般一跃便出现在了广场上。

    在上台不久,也是有着一道身影凌空一翻,便是轻松的落在了重楼对面,这人便是鸣天,十二岁时便是由他的父亲鸣延亲自主持帮助他打通了任督二脉,虽然是借助外力,但是在十六岁便时便在丹田成功种下灵气本源,进入应灵境。在魧鱼部落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天才。

    “重楼少爷,我自打通任督二脉开始就常在外跟随父亲征战,若是一会比武失手打伤了重楼少爷,还望莫怪!”鸣天对着重楼拱了拱手,眼神似有些不屑,他跟随鸣延在外征战几年,自然也是经过不少厮杀,眼前这位部族中的天才虽然修炼神速,却是没有经过真正的历练,虽然实力持平,但对于搏斗的技巧,鸣天自然有着绝对的自信。

    看到鸣天那不屑的眼神,重楼眼神也是一冷,他在族中是百年难遇的天才,走到哪里都能享受到众多羡慕与恭维,骄傲如他哪里受过如今鸣天这待遇,“哼!别以为你在外几年便了不起,待会我会让你知道,在我眼中,你不过是一个废物。”

    “好好好!那咱手底下见真章。”说完,双拳一握,脚掌一塌,便是对着重楼奔去,待得未到重楼,身体一跃,便是跃上半空,右脚一抬过头,对着重楼重劈下来。

    “哼!”重楼一声冷哼,双手交叉护于头顶。

    “嘭!”

    一脚劈落,重重地劈在了重楼交叉的双手之上,巨大的力量从手臂上传来,重楼顿觉手臂一麻,不由得单膝下跪。重楼在怎么说也是个天才,当下咬了咬牙,双手猛的抓住鸣天重劈下来的右脚,待得他左脚落地时,重楼一记鞭腿横扫而出,踢在了刚刚落地的鸣天的左脚之上,这一记鞭腿踢得鸣天半空中的身体失去了平衡,整个身体对着地面猛摔。

    鸣天面色一惊,没想到这重楼也有点实力,方才大意脚边落下空挡,被重楼钻了空子。当下双手急忙往地面一撑,顿时感到门面恶风不善,当下双手一弯一撑,便仰面向后倒去,只见一只脚擦着自己的鼻尖而过,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原来重楼那一记鞭腿扫过之后并没有停止,只是打个一个旋又踢过来。鸣天急忙倒退,有些惊讶地望着缓缓起身的重楼“这小子居然有此实力,看来还是小看你了,不过刚才只是试探性的攻击,真正的比赛现在才开始!重楼,我这次赢定了!”

    鸣天眼神闪出一抹狠色,对着重楼疾驰而去,两只手闪电般对着重楼连连轰出,拳路独到而刁钻,此刻鸣天丰富的战斗经验瞬间便是展现出它的优势。反观重楼,被突如其来的狂猛攻势弄得有些措手不及,慌乱招架之下脸上挨了不少十几下拳头,当下急忙稳住心神,招架住鸣天如暴雨般的拳头。随着战斗的推移,重楼头上冒着冷汗,每次抵挡住鸣天的拳头,自己手臂上传来的剧痛使得他越战越吃力,他感觉到鸣天的拳头蕴含的深厚内力,如果自己没有内力加持的话,双手早就被轰断了不知多少回。

    在重楼微微分神间,鸣天突然改变攻势,一脚向着重楼小腹飞踹,这一脚重楼始料未及,重重地被踢出场外。

    场外有的欢呼有的叹息。重楼狼狈地爬起身来,看到鸣天投射过来的目光,依然是那种不屑的眼神,对自己的藐视。重楼自从修炼以来,何曾败过,何曾受过我这种藐视,当下心中现出一缕杀意“哼!鸣天,今天的仇我一定会报的!到时候我一定会让你跪下来求我!”

    重楼走到重栩面前低着头“父亲!我败了!”虽然重楼心中有着无尽的不甘,但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也只能低头认输。

    “哈哈哈!不就战败了嘛!有什么好垂头丧气的,我以前也是败过无数次,照样眉头都不皱一下。这点失败算什么!”重栩虽然对此次的比赛很是关心,但是重楼的胜败对于他来说却是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看看自己的儿子究竟成长了多少,虽然战败了,但是这对于重楼来说也是一种考验,他傲气太盛,很不容易承受失败所带来的压力,如果此次他看得开了,那么前途无量,如果解不开这个心结,在这个年龄段,恐怕未来都将止步于如今的境界了。

    “每五年一届的年轻一辈比试到今日便先告一段落了,此次比赛由鸣天获得甲魁,重楼次之,此次的奖品,鸣天将会获得百年莹狐体内兽丹,而重楼,则是百年莽虎体内兽丹,五日后到我处领取兽丹。”大长老话一说完。场下包括重楼也是一惊,兽丹是如何罕见众人也是知道的,有些野兽生存的时日久了,渐渐演化出灵智,有了灵性,跟人类一样,吐呐天地灵气,日久而结成内丹,这种拥有灵智的灵兽,一般都是极难寻到,更不说如捕杀它们。兽丹乃是蕴含了浓郁的天地灵气,若是将其吸收炼化,功力能够向前踏进一大步,是可遇而不可得的至宝,如今却是拿来作为此次比赛的奖品,这让他们如何不惊。

    重楼听到了先是吓了一跳,随后便是呼吸粗重,兽丹对于他来说有着绝对的吸引力,转头激动的望向重栩:“父亲!”

    “呵呵!小家伙激动啦?”然后突然左右看了看,似乎周边没人,才神秘兮兮道:“兽丹在前几年时就得到了,本来是想直接给你的,不过又担心长老们抱怨,所以才等到这次比赛!虽然莽虎的兽丹品质要比莹狐的差些,但也是好东西啊!我都舍不得用呢?你小子没事就偷着乐吧!别失败一次就垂头丧气的!”

    “嗯!谢谢父亲,我一定会努力修炼。”重楼重重地点头道。同时在心里加了一句“鸣天,今日之辱,我来日必报!”

    第二天,虽然重楼从狂喜中醒来,却也因为昨日一事耿耿于怀,心头有些发堵,便叫上平时的一众跟屁虫爬上了部族后面的大山,那里是他们平时玩耍的地方,掏鸟蛋,捉松鼠,摔跤等。一处绿油油的草地上,有一块凸起的石头,重楼纵身一跃,便是坐在那石头上,一众小屁孩却只能坐在石头下的草地上,其中一个十二三岁的胖小子道:“老大!今天看你闷闷不乐的样子,是不是因为昨天输给鸣天那小子的原因啊!我最近看他也挺不顺眼,要不哥儿几个兄弟找个机会放倒他给老大你出出气?”

    “得了吧!我都不是他的对手,就你那身肉,能起什么作用啊!”重楼撇了撇嘴。

    “老大!我倒有个办法,保准能够整他个半死!”旁边一个十四五岁样子的说道。

    “你有什么办法?”重楼闻言也是稍有兴趣。

    “老大!这座后山可是我们的老战场了,就算闭着眼睛走,哪里有树哪里有石都能一清二楚,我们不是经常布置一些陷阱啊,铁夹子之类的东西吗?以前是用来整老虎野猪的,现在我们也让他鸣天尝尝那味道。等会儿我们把机关陷阱布置好了,派一个人去悄悄的通知他来这里跟你比武,他不是很喜欢看别人失败的模样吗?上次他胜了你,所以他这次一定会来,到时候把他引到陷阱里,到时候他还不是随我们虐了么?嘿嘿!”少年嘿嘿笑道。

    “靠!原来你把我当成诱饵啊!不过这个主意够’馊’,”重楼也笑得有些阴险。

    “事不宜迟,大家赶紧开始吧!今天就弄一把,我都迫不及待地想看看他是怎么由不屑的眼神变到哀求的眼神了!”小胖子也道。

    一个时辰左右,众人又聚在了那草坪上,“都弄好了没?”

    “好了!就等他过去踩了!”众人道。

    “好!阿木,你去把他叫过来,就说老子上次输得不服,这次在后山等他,如果不来就是胆小鬼!”重楼道。

    “好的老大!你在这等着我的好消息吧!”阿木边向山下跑边大声道。

    过了不久,果然看见鸣天跟着阿木向山下走来,不久便是到了他们所在的草地上。

    “重楼,听说你上次输得不服,怎么?还想找回场子?就算你们人多,一群小喽啰可奈何不了我,到时候别自取其辱,”鸣天不屑道。

    看到鸣天一副欠揍的表情,重楼也是一脸狠笑:“你别得意,待会有你好受的!”旋即摆开架势,“上次输得大意,这次定让你失败的滋味!”

    “哼!看来你这个少爷是当久了,享惯了高高在上的日子,目中无人啊!今天就让我来消消你的傲气!”鸣天说罢,脚掌一蹬,凌厉的攻势瞬间爆发,双拳带着呼呼风声尽往重楼身上招呼,重楼胸口被重重地挨了一拳,倒在了地上,手往地上一撑,顺势带起手边一颗鸡蛋大的石头,趁着鸣天前冲的势头,手一挥,石头嘭的一声砸在鸣天躲闪不及的额头上,鸣天只觉得额头一痛,手一抹,只感觉到手中滑腻腻的尽是血。当下心头暴怒。

    “混蛋!”鸣天怒睁着血红双眼,“今日定不会轻易放过你!”

    鸣天刚要出手,却见重楼转身一溜烟跑进了丛林中,鸣天此刻暴怒,那里想得太多,便跟着冲进丛林中,哪里想到刚进入丛林几步,突然觉得脚下一紧,紧接着便天旋地转,摇摇晃晃地挂在一根粗树枝上。

    “哈哈哈!鸣天,怎么样?现在你想跪下来求我都不可能了,哼!我昨天就说过,受辱之仇,我重楼定会尽数讨回”鸣天从大树后走出来,恶狠狠地道。

    “重楼,你好卑鄙,有本事和我光明正大打一场,使这等手段算什么英雄!”鸣天道。

    “哼!我自知不是你的对手,所以只能以智取胜。”重楼走到鸣天之下,“我也不想把你怎么样,今天晚上就让你受受这倒悬之苦,明天一早我会过来放你走。”

    当下便领着一众离去,留下那疯狂咆哮怒吼的鸣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