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鸿蒙仙魔录 第二章 血光现世

时间:2018-07-12作者:零灯孤盏

    幽幽大地,无尽苗疆,夜色笼罩着大地,高山起伏中盘聚着一个远古部落,名为“魧鱼部落”,部落中人流涌动,有着一队人抬着这一天打回来的猎物,兴高采烈地返回到自己的营地,当他们进寨门不久后,有一队上百人马轰轰而来,寨门的哨楼上有人高呼:

    “酋长回来了,快打开寨门!”

    “驾”

    “驾”

    “驾”

    上百号人马疯狂涌入寨门,马上每人的手里都栓有两根或者三根绳子,绳子的另一头却绑着几个人的脖子,随着战马的奔驰,有的无力的被拖在马后,有的体力健壮点的,依旧能跟在马的后面跑,而不受拖拽之苦。一大波人向着大寨中那宽阔的广场奔去。

    跑在最前面的一匹战马,马上有着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浓厚的长发随风舞动,眉宇间流露出一股王者之气。这人正是重栩,是整个部落的首领,随着身后的众人渐渐都集中在了宽阔的广场上,领头的人在众人面前停了下来,面向众人,此刻广场上的都没有人轻易的开口说话,只有战马和奴隶的喘息声。

    “兄弟们,鹰部落最近这几年经常杀我们的兄弟,抢我们的奴隶,还强占我们的土地,今天我们终于平掉了鹰部落,从此以后大家不用再怕鹰部落的威胁。为了庆祝我们此次旗开得胜,今夜所有族人不醉不归。”

    “好”

    “好”

    “好”……

    部落里的人都高兴地举着自己手中的长矛。不久之后,整个部落里四处都架满了火堆,火堆上都架满了一块块烤肉,男女老幼都围着火堆吃的吃,喝的喝,有的坐着,有的干脆躺着,抱着酒坛子猛灌,时不时还啃上一大块烤肉。待到酒过三巡,菜过五味,众人也拖着烂醉的躯壳,三三两两地离去。

    在广场中央,酋长和十几个人正提着酒坛对饮,桌上摆满了肉食,正喝得高兴,突然有着一老妪跑过来对着酋长耳边低语,酋长此时酒意正浓,听得老妇的话,原本赤红的脸上瞬间布满了激动之色,手一抖,喝到一半的酒坛子掉了下来,碎坛子摔了一地。

    “你说的是真的?”他此时再也抑郁不住自己的激动,抓着老妇人的手紧张地问到。

    “酋长,是真的!夫人临盆了!”老妇人满脸皱纹也开心得像开了花一样,“秋嫂现在正在照顾夫人呢!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所以才跑过来的!酋长您快去吧!”

    “好好好!哈哈哈!兄弟们先喝着!今晚我夫人临盆了,我就先失陪一下了各位,对不住,先自罚一杯!”酋长站起来拿过旁边的土碗,一口饮下。

    众人听到此话也是一愣,随即笑脸相迎,都对着酋长拱起手来,异口同声道

    “恭喜酋长!”

    “我得子心切,就先去了,诸位今晚尽兴!哈哈哈!”说完还不待众人回话,便急冲冲地离去。

    待到部落中一屋子前。

    “酋长!您先在屋外等候,我进去帮忙!”老妪道。

    “好好好!那你快去吧!我在外面等着!”激动的酋长酒都醒了一半了,到了此刻,却略显得手足无措,没有了平时的沉稳。

    老妪进屋后,屋外就只剩下酋长一个人,激动而紧张地来回踱步,时不时地向屋内张望,看天色以是夜深了,此刻的时间缓慢得像爬行的蜗牛一般,对于他来说,此刻的时间就是一种折磨。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

    突然间屋内一道血光冲天而起,直冲天际,横扫上空十八星宿,九天神庭,顿时三界震惊,四洲动荡。

    然而族长却是紧张地来回踱步,却没有发现屋宇上冲天的血光。

    “哇哇哇……”

    “生了生了!快让我进去看看是男孩还是女孩。”酋长激动地对着门内说道。

    “是是!族长随我来!”屋内的几个侍女忙道,侍女此时也有些激动。

    “酋长”

    “酋长”

    “酋长”

    两个侍女微微退开,接生婆抱着孩子。

    “怎么样?是男是女?”酋长紧张地问道。

    “恭喜酋长!是个男孩,咱们一家终于有后了。”接生婆抱着刚出生,长满皱纹的脸激动地眼圈有些发红。“来来来,酋长您抱抱。”

    酋长接过孩子,轻轻地揭开裹着孩子的襁褓,手因紧张而有些颤抖,“哈哈哈!是男孩!是男孩!我重氏一家,终于有后啦!哈哈哈!快!吩咐下去,明日在族中挑选三十名射手,在武斗场等我,随我去大荒山打猎,我要大宴三天,举族欢庆。”

    “是!族长!”两侍女飞快地跑出木屋。不过两侍女却忘了此刻部族中的人早就醉的醉,寝的寝。

    “紫儿!来,来看看我们的孩子,长得多俊啊!”酋长说完轻轻地把孩子放在琼紫的枕旁。“你说给他取个什么名字为好呢?”

    “既然是男孩,我们当然希望他以后能思进取,激流勇进,带领我部落走向繁荣,在我们部落的基础上更上一层楼。嗯!不如就叫他重楼吧!”此刻的琼紫刚生完孩子,略显喘息与虚弱。

    “重楼!重楼!好!就依夫人之意!”重栩道。

    “酋长!夫人刚生完孩子,让夫人好好休息吧!孩子交给我来照顾就好!”接生婆把孩子抱起来“夫人,您好好休息,养好了身子才有力气抱儿子啊!”

    “谢谢你!秋嫂!这段时间麻烦你照顾了!”琼紫刚生完孩子,已是很虚弱了,但依旧满脸挂着兴奋。

    “哪里哪里!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酋长!我们出去吧!让夫人休息。”

    “对对对!看我高兴的连这都忘了,紫儿你快休息,我出去打只山鸡给你补补身子。秋嫂,我们走。”酋长说着把被子给琼紫轻轻的盖上。轻轻地离开了木屋。

    “秋嫂,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为我们家忙前忙后的。”重栩道。

    “酋长说的哪里话,大家都是一家人嘛!我先去给孩子清洗一下,免得生病了!”

    “好!去吧!”

    在那遥远的九天之上玉帝召集众仙,天庭内,万丈高大的帝皇高坐龙位,周身散发着万丈金色光圈,俯视庭下众神,道:“方才,南赡部洲内有血光直冲天宇,众位有所共见,凡间竟出此极凶之兆,实属异常,定是有魔煞现世,列位可知晓?”

    “臣等在血光冲天之时,也震惊有余,遂引先天六十四卦推演天道,然则只是得到了天道中冥冥的暗示,按卦象显示’物盛后衰,阴阳调和,’虽得此卦,却无法揣度其秘!”庭下一长眉白袍老者道。此人乃是神界中的太白金星,精通先天卦象的推演之道。

    玉帝又道:“方才寡人开启天之真眼,巡视凡间南赡部洲,血光的源头乃是在那无尽的苗疆之中,尽全力也只能感应到混混蒙蒙中有一生灵诞生,可见此物必是有通天彻地之能,凡间自古以来除蚩尤,炎帝以外,有通天本领者更无他人,此两人在统一三界之时便双双陨落,灵魂泯灭,不可能转世降生!”玉帝沉思了一会,道:“阎王何在!”

    “微臣在!”庭下有一口睁獠牙,身披鬼服的阎王在众仙位中走上前来。

    “你等掌管凡间生死,方才出世之物为何物?”玉帝道。

    听得此话,阎王心头一颤,忙道:“启禀玉帝,微臣斗胆,向玉帝请罪!臣生死簿上查无此人,而较近进入轮回转世者,皆以凡界众生灵,而无他者,然众生灵转世降生之时则由我阎罗殿派众鬼监生,毫无遗漏,恐此次降生之物,已是超脱三界外的生物了。”

    众神闻得此话,皆是议论纷纷,忽听庭外有一侍卫来报,待上前来“禀玉帝,南天门守军千里眼,顺风耳二神将先前视听凶煞血光源地,千里眼将军金目暴盲,顺风耳将军也随之失聪,臣乃耳目二将属下,特请玉帝大恩,赐以还元金丹救于二位将军。”

    “准!”玉帝道。

    “谢主隆恩,微臣告退”侍卫对着玉帝跪拜了三拜,方才退去。

    玉帝旋即沉思良久,“此物恐怕真乃三界外的生物啊!实力稍弱者,欲窥其身,便遭重创,究竟是何物降生?才引起这等天兆,若是留着此物,三界必遭劫难,冥冥中的感应,三界不会平静太久,要尽快除去才是。”想到这里,才道:“传令下去,一定要查得此物底细,此事事关三界劫难,不可疏忽”

    “是”

    话毕,玉帝隐隐而去,留下眉头紧皱的众神。

    待得玉帝归去,众神也随即退去。

    遥远的灵山佛界,迦楼罗殿内,有一方湖泊,湖内生长着整整一湖的莲花,有的莲花还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有的已是绽放开来的莲花,微风悄然拂过,莲枝摇摆,芳香四溢,整整望去,荷叶露水晶莹,荷花圣洁无瑕,湖水清澈幽蓝,隐隐有着一种超脱自然的意境,湖泊的中央,有一头黑色羽毛的俊逸男子,身披紫金袈裟,额头上有一金光佛印,盘坐于一朵莲花之上,周身散发着彩色的光圈,平静得仿佛与自然融于一体。此人便是万年前引起天地大战的迦楼罗。在某一时刻,闭着的眼睛睫毛微微动了动,便缓缓睁开,目光望向东南方向,“出来了么?只有一道魂灵降生,看来强行闯六道,渡轮回,已经折损了一缕魂灵,一切的一切,终于开始了啊!不过你还你要成长。婆罗妖王,你被封印太久了,今日就赐你一场机缘。”迦楼罗轻轻呢喃,随即又缓缓闭目,一道意念悄悄散发而去,整个莲花湖泊,又陷入了平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