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四十二章女朋友?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大姑,您晚上没事吗?不用给姑父和表弟做饭吗?”

    “让他们到外面吃得了,哪没餐馆!”

    “不管晚上有什么事情,都没有你的终身大事重要,你奶奶再三交代的。放心吧,有我在,肯定让你将小姑娘娶回家!”

    大姑特意打扮一番,又拉着尤平凡到步行街逛了一圈,将他从头到尾收拾一番,弄得尤平凡哭笑不得。

    末了,还要和一起赴谭家的邀约,说是替他撑场子,说和这么亲事。

    尤平凡支支吾吾解释几次,大姑只当他是害羞,抹不开面子。

    估计谭家原本没那心思,有大姑在就说不定了,他这回彻底失算。

    “尤---先生!---”

    谭父忙迎上来,见尤平凡给他打眼色,说到嘴边的话改口了。

    “叫什么‘先生’,这不是太见外了,叫他‘平凡’就是!”

    大姑和谭家父母很熟悉,直接打断谭父的话。

    大姑将这次聚餐当做上次相亲的后续,刚落座不久,就表露出那方面的意思。

    果然,大姑表露出一点意思,谭父谭母乐得将感谢宴变成相亲宴,尤平凡是有本事的人,还能帮助和保护他们女儿,于女儿有救命之恩,对女儿知根知底,两人对他很满意。

    谭巧彤低着头,难得露出小女儿姿态,更是让谭家父母心里了然,对尤平凡的满意度再次上升一个阶梯。

    “------”

    压根没有人问他这个当事人的意思,有些事情不方面跟大姑解释,跟一个人民教师解释什么‘一体双魂’,估计只有被揪耳朵的份。

    大姑和尤家母亲本来是闺蜜,尤平凡分明听到两人悄悄商量着什么时候订婚,听得他头都大了。

    饭后,两年轻人被家里人留下,让他们一起走走,在大姑眼里的目光中,尤平凡可不敢放肆。

    这会,谭巧彤和谭巧蝶一左一右走在尤平凡身边,和昨天见面不同,三人心里感觉变得不一样。

    “如何?两人一起的感觉是不是有些不同?”

    以前,大部分时间是由妹妹谭巧蝶掌控身体,姐姐谭巧彤只有妹妹支撑不住才出现。由于身体缘故,两人很少外出,特别是晚上,大多是跟父母在一起。

    这会,身躯由姐姐掌控,在鬼差服遮掩下,借着夜色,尤平凡使法让谭巧蝶看起来和常人没有两样。

    这样的法术他只能近距离施展,谭巧蝶不由地挽住他的胳膊,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谭巧彤挽着他另外一条胳膊。

    一对双胞胎,穿着一模一样,同样娇美的容颜,乖巧地依偎在一个年轻男子旁边,一路过来,羡煞旁人,恨不得却而代之。

    感受到周围无处不在的视线,尤平凡痛并着快乐,心里想着这算不算潜规则下属。

    谭巧彤幽幽地嘟囔道:“便宜你这家伙了!”

    尤平凡听力何等灵敏,哪能不知道她的意思,心里汗颜不已,难免有些窃喜。

    谭巧蝶脸色微红,夜幕的遮掩下,还是被尤平凡看得一清二楚。

    说实在的,三人知根知底,身份相同,皆为已亡之人,不用费力遮掩什么,也能让父母安心,给家里一个交代。

    一下子接受两个不太熟悉的女朋友,尤平凡自问没有那么强大的接受能力,总之,先处着,顺其自然就是,尤平凡想得很明白。

    难得姐妹俩有机会光明正大出来玩,两人兴致勃勃,拉着尤平凡从街头逛到街尾,直到路过一家夜宵排单,才歇脚一会。

    “咱真要在这里吃东西吗?”尤平凡下意识地看一眼谭巧蝶。

    “没事,咱们可以打包回去,给小蝶当夜宵!”

    谭巧彤笑嘻嘻地说道,一番遭遇,困扰姐妹俩的问题反而解决了,两人对自己死亡没有太大的感觉,更多的是庆幸。

    “以前,经常需要像一个旁观者一样,看着小蝶吃东西,上学,出去玩,或者小蝶看着我,我从来没有想过和小蝶这样坐在餐桌上,真好!”

    谭巧彤柔声道,目光柔和地看着身边男人,这一切是旁边的男人带来的,还好能够遇上他。

    尤平凡和谭巧彤吃着东西,谭巧蝶只能嘟着嘴在一旁看着,一脸委屈,姐姐谭巧彤并不在意,还不是逗弄她,这是她们以前从未有过的体验,一切都很新鲜。

    到最后,谭巧蝶鼓着嘴,将连藏在尤平凡身后,不看桌上的东西,在旁人看来,她跟依偎在尤平凡身上没差别。

    “尤平凡,是你吧?”略带迟疑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没错,你是?”

    出现在眼帘的是一男一女,还有一个小女孩,说话的是那胖男,尤平凡极力搜索自己记忆,发现其中没有找到重合的模样。

    胖子惊喜地向前跨一步,大声道:“我啊,老同学,你居然把我忘了,县第一中学,何良彻!”

    “老同学都能忘记,太不厚道了!”

    何良彻,那个很瘦的家伙,高中同学,名字很好记,不曾忘,但你发育成这样,认识你才怪呢!

    尤平凡直翻白眼,“不错,都结婚了,孩子都能打酱油了吧!”

    “哈哈,结婚比较早,这是你女朋友?”

    两张一模一样的脸,何良彻眉毛一挑,双胞胎很多人听说过,能有这样一对朋友的人却很少,一般人多少有些好奇。

    “对的哩,我是谭巧彤,这是我妹妹!”有人回答了他的话。

    呃---!何良彻瞪大眼睛,看了看一旁的谭巧彤,又扫一眼依偎在他肩膀上的女孩,似乎听到什么了不得的新闻。

    “开玩笑呢!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吃点?”

    在高中时期,他跟何良彻是朋友,高中毕业后失去联系,想想差不多十年了。

    何良彻摇摇头,说起另外一件事情:“下个月有场同学聚会,相约一起爬山,你们要不要来?”

    “看情况吧,有时间可以就去!”

    热衷于同学聚会的一般是混得好的人,以前的尤平凡是尽量躲着的,无他,混得不好,同学聚会对他来说是一种煎熬。

    间隔十几年,两人之间能够交谈的话题不多,相约同学聚会联系。

    谭家姐妹毕竟是两人,谭家父母和尤平凡心知肚明,情况特殊,他们一点不介意,默认了两个女儿同时和尤平凡交往。

    尽管什么没有发生,尤家可不这么认为,一个个欢天喜地,尤家独苗总算开窍,要讨媳妇了。

    在家的最后一天,终于有人找上门,还是同道中人,那天晚上尤平凡曾经见过。一见面,对方自报家门,来自东海除魔组。

    “有人举报,说你驱使恶鬼欺压普通人,跟我们走一趟吧!”

    单独会面尤平凡,除魔组的三人说出此行的目的。

    按照除魔盟和一众门派的规定,修炼者只要不大肆惹事,或者以武力杀人,是没人管的,这三人分明是以势压人。

    扫一眼不远处的尤家坳,尤平凡做出决定,不宜闹事,身上的磅礴的气息化为牢笼,笼罩在三人身上。

    “只怕你们还不够资格,让你们管事的人来,否则,别挂我不客气!”

    从他以往的得到的消息看,筑基期相当于一方大佬,东海除魔组的组长就是筑基圆满,并未进阶金丹。

    以尤平凡的实力,他有说这话的底气。要不是怕家里人和乡亲们受到影响,他可不会这么好说话。

    “筑基期---前辈!”

    “前辈!”

    除魔组三人冷汗直冒,眼前的年轻人居然是筑基期的前辈,和组长和副组长实力相当的人物。

    “前辈,我们不知道您---!您稍等,我们立即联系副组长!”

    其中一人反应迅速,一边结结巴巴地道歉,一边拨通上司的电话。

    南海区除魔组副组长——胡茂,一撮显眼的山羊胡,实力同样为筑基初期,见到尤平凡脸色有些难看,却有些傲慢。

    和他一同出现还有钱铭,身上微微颤抖,越靠近这个地方,他越能想起那天的记忆。

    “小小年纪,竟然这般歹毒,你是哪个门派的?”

    胡茂已经派人查过,对方不过是散修,让他嫉妒的是,对方年纪轻轻,居然修炼到筑基期。

    “通幽门,小门小派而已!”

    “这位钱总想要将我家祖地改为坟地,南海除魔组不会这个都管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