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四十章 公司策略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地府

    等级:黄级九品

    府主:尤平凡(上品鬼差)

    鬼差:51/81

    地府:鬼差殿(黄级)、鬼门关(黄级)、封阴榜(黄级)、生死簿(黄级)、镇府大印(黄级)

    地狱:拔舌地狱(黄级)

    法网范围:临阳县(1/3)

    法网规则:------

    鬼差上封阴榜,受到封阴榜控制,封阴榜会逐步改变他们的心绪,让他们变得对地府之主忠心,尤平凡压根不怕他们背叛,除非他们的实力能够迅速到达不可思议的境界,远远超过他。

    新招收10名身具阴阳身符的鬼差,尤平凡让他们改换头面,组建商队,帮忙打探消息。

    尤平凡原先外出的计划暂时搁浅,他准备掌控更多信息后,再行出行,招收鬼差的问题依然是当前的重头戏。

    回到地球,早晨,尤平凡径自来到自己的公司。

    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是古玩界的一句行话,鬼怪文化公司似乎陷入同样的境地,并非每天都有生意上门。

    没有生意,公司里四个女人闲着无聊,居然在组队打游戏,尤平凡到达时,一群女人正被人杀得尖叫不已。

    “老板!---”

    待他们忙完,才发现黑着脸的老板,吓得公司仅有的两个员工妹子吐了吐舌头,伏在电脑后面,不敢看自家老板。

    “你关闭结束啦?”

    安心还是没心没肺的样子,刘默默有些尴尬,脸色微微发红,暗作镇定,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看来得给你们找点事情做,不然打游戏都没劲,输得这么惨,输出了新高度!”

    “你怎么能这么说,主要是萌萌和红红还没学会,以后肯定不会这样!”

    尤平凡吐槽他们惨不忍睹的战局,安心红着脸辩解道,其他妹子翻白眼,其实主要是安心太跳脱,行动总是不着边际,她们受到连累。

    懒得理她,尤平凡将刘默默单独喊道办公室,首选询问翡翠的问题,在他今后的计划中,他肯定有机会获得大量的玉石之类的东西,他需要一个稳定的销售渠道,并且不会引起太大的注意。

    “可以开一个珠宝店,这样既能保证利益,又不会造成不好的影响!”

    “没钱!”买房的钱还没付清,哪来钱投资珠宝店。

    刘默默眼中一亮,想到一个好办法,说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咱们可以合伙,我出前期的钱,你负责弄一批原料!”

    “合伙?---可以!”

    刘默默是聪明人,刘家也是聪明人,见识到一些奇异的东西后,无非是想和他关系拉近一些。

    “另外帮我成立一家民国文化公司,帮忙收集一些民国初期的资料,像是武器、药物、军阀、经济、列强资料等,可以招收一些专业人员!”

    刘默默忍不住问道:“你---想拍电影?”

    “可能吧,突然对民国文化感兴趣而已,这是一个非常特殊的时期,不是吗?”

    刘默默估计老板是想给她们找一些事情做,没有多言,当锻炼自己的能力。在公司交代一番,尤平凡驰车回到家,九归镇,黑水村。

    他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会如何,尤平凡想着尽可能多花一些时间陪家里人。

    “谁?”一个陌生电话打进来。

    沉默一会,电话那头才传来不善的声音:“我,柳依,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那个女警察,尤平凡听名字想起那人,“有事?”

    电话那头传来粗重的呼吸,女警察被气得不轻,说道:“不是跟你说过,那些地产商要是再找你们麻烦,让你通知我嘛!”

    “不好意思,我这段时间在外地,刚好在回来的路上!”

    柳依故作咳嗽几声,说话语气变得严肃:“咳咳---!下面是公事,你回来刚好,希望你到县公安局一趟,有事情询问!”

    赶到公安局,他才知道出事的是谭巧蝶,而他前段时间有和谭巧蝶相亲,警察照例询问一些事情。

    谭巧蝶失踪了。

    ‘一体双魂’不仅仅是一种罕见的体质,也可以是炼某些邪术的绝佳材料,尤平凡上次就跟谭父说过,可惜人家没有听进去,见他这般年轻,又没有表现出神奇之处,估计是不相信他。

    玩弄灵魂是地府的禁忌,遇上断然没有不管的道理。更何况对方一家和大姑关系密切,也不能不管。

    鬼差寻魂有各种办法,尤平凡从鬼差记忆中知晓。

    再次见到谭父谭母,两人神情憔悴,唯一的女儿失踪三天,让这个家庭陷入破碎边缘。

    “尤先生,您有没有办法找到小蝶?”

    刚出警局的门,谭母追上来,祈盼地看着他,她还记得尤平凡说自己是一个有特殊本领的人。

    尤平凡没有肯定什么,说道:“可以试试,给我一件谭小姐最近穿过的衣服,还你们的血几滴!”

    如果是亡魂状态,他有把握找到,活人就不一定,这些话没法跟谭父谭母说。

    两人的对话被跟过来的柳依听到,差点气笑了,“你真是不知道好歹,敢在警察面前行骗,小心我抓你!”

    “那是你见识浅!”

    谭家父母相信了那个骗子,让柳依气得牙痒痒的,眼中直冒火焰。

    夜幕降临,晚上正是阴气开始活跃的时候,也是阴魂气息最胜之时,谭家父母说什么也要一起去,最终他只能让谭父跟着。

    生死簿从衣服和血液中摄取出气息,生死簿上悬浮着一团氤氲之气,黑白色泽的小气团给人苍凉的感觉。

    “谭先生,你要做好心里准备才是!”瞳孔微缩,尤平凡低声嘱咐一句,扫一眼黑暗中某处,一辆车正停靠在那里。

    谭父心里‘咯噔’一声,颤声问道:“什么?---”

    没等他多说什么,突然出现的一艘木船让他瞪大眼睛,嘴巴里面的话语戛然而止。

    “这---!”

    “上去,坐这个快一些!”

    木船顷刻间飞上天,快速朝远处飞去,柳依从车上冲出来时,对方已经不见踪影。

    “他说的是真的,他居然不是骗子,而且他会飞---怎么可能!”

    一瞬间的变化彻底颠覆柳依多年来的认知,许久她才回过神,一阵凉风吹过,柳依身躯一抖,总感觉黑暗中有一些眼睛盯着自己,让她心里毛毛的。

    沿着谭巧蝶的气息,飞星船快速掠过底下的城市,殊不踪影暴露在别人眼中。

    “组长,有飞行法器在我们区飞过,不知道是哪位却前辈!”

    “查!如此肆无忌惮,只怕不是正道中人!”

    南海某组织一阵人仰马翻,尤平凡丝毫不知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