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三十七章 胁迫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地府

    等级:黄级九品

    府主:尤平凡(上品鬼差)

    鬼差:41/81

    地府:鬼差殿(黄级)、鬼门关(黄级)、封阴榜(黄级)、生死簿(黄级)、镇府大印(黄级)

    地狱:拔舌地狱(黄级)

    法网范围:临阳县(1/3)

    法网规则:------

    果然,提升地府权限等级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也不知道是需要一个县的范围,还是地府法网铺散到市范围,或者更加宽广。

    看着空余一半的鬼差名额,尤平凡怎们看怎么不舒服,必须尽快扩种鬼差队伍,不然白白浪费自己的权限。

    浪费绝对是可耻的!

    “看来需要找一个军阀合作,或者自己组建一个商队,还需要更多的情报才行!”

    “组建商队同样需要军阀照看,没有人脉和关系,商队极容易出问题!”

    “这个时代的军阀可不好合作,跟土匪没有太大差别!”

    想了很多主意,尤平凡心里的思路逐渐明朗。

    在这个混乱的年代,应该不缺乏军魂才是,就是不知道哪还有类似酒泉山段口的古战场。

    一夜就这样过去。

    前往通幽观的上香的居民发现,难得一见的尤大师终于露面。

    “尤大师,早上好!”

    “早!”

    酒泉镇的居民比以前更加热情,他们心里明白,自从尤大师的通幽观落座于酒泉镇后,酒泉镇再也没有发生过类似闹鬼的事情,有人有要事需要夜晚赶路,依然没有遭遇不好的事情。

    这是谁的功劳?沈镇长说过,是尤大师清理周围鬼怪。

    如今,酒泉镇的居民听到‘叮铃’声,不是恐惧而是安心,尤大师如此尽心尽力保护,他们还能有什么抱怨的。

    “尤大师,您什么时候开始收徒,您看看我家小娃有没有这个福分,我家小娃从小聪明着呢!”

    “对啊,尤大师,我家幺娃大小孝顺听话,您要是看中,他以后就是您儿子,绝不含糊!”

    类似的话不少,尤平凡笑着回应,没有拒绝,也没有答应下来。通幽观被文朗打理得井井有条,尤平凡完全放手交给他处理,很是放心。

    尤平凡左逛逛右逛逛,或是忽悠一下镇民,难得有闲情逸致,直到沈镇长亲自来找他。

    “尤大师!尤大师!还好您在!”

    沈镇长拖着肥胖的身躯,慢步跑过来,身边跟着几个警卫打扮的人,身后别着长枪,目光审视着他。

    来者不善!

    “沈镇长,今天怎么有雅兴找我这来?”尤平凡不动声色。

    “找您帮忙,借一步说话!”

    尤平凡领着他进了自家屋子,同行的还有一个警卫队长,和几个警卫。

    “那是湘州省汤大帅家的警卫队队长,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汤大帅的队伍在湘州能排进前三,远远不是临阳王司令能够比的,老夫也没有办法,他们那枪指着老夫,只好将他带来,大师您多担待!”

    沈康乐拉着尤平凡快步走几步,满是歉意地跟他说,人家直接打着汤大帅的名号找上门,沈康乐也无可奈何。

    “无妨,能找我的无非是抓鬼除魔,刚好是我的强项。”

    沈镇长到一旁避嫌,警卫队队长才告诉他事情的始末,需要他救几个人,他们召集附近能召集的法师,尤平凡只是其中一个。

    见他年轻,警卫队队长对他的态度很是轻视,尤平凡也没有说什么,直接上了警卫队的警车。

    临阳县城不远的山区,地府法网还未笼罩的区域,下了车弯弯绕绕走了二十几分钟,来到一处山壁前,山壁下是一个水潭,距离水潭水面一米的地方,被挖出一个洞穴。

    从山壁青苔痕迹来看,这里原来应该是一个瀑布,已经干涸。

    洞丝丝阴气弥漫出,一看就是不祥之地,警卫没有催促,尤平凡懒得主动提醒。

    等了十分钟,林九师徒、钟发先后赶到,还有另外三位修炼者和几位武者。

    “到里面救几个人,你们走前面,救出来后自有重赏!”

    二十来个警卫,领头的是警卫营长,姓锅,他安排人堵住了一群人的后路,手中的长枪时不时对准他们。

    “该死的大头兵,走着瞧!”

    碍于枪支和汤大帅的威势,一群修炼者敢怒不敢言,暗地里看着姓锅的营长,就像看死人一样。能在乱世出来闯荡的,谁也不是简单的人,特别是一群手段繁多的修炼者,弄死一个大头兵再轻松不过。

    沿着洞穴前进,他们发现原先的洞穴进口应该是在水潭中,不知道是谁大费周章从上面挖出一条通道,简直莫名其妙。

    “前辈,这应该是一个墓地,明代风格的!”

    钟发走到尤平凡身边,两人走在最前面,洞穴里面豁然开朗,出现青石和花纹装饰,在手电和火把的照耀下清晰可见。

    “古代墓穴一般会出现什么鬼物?”

    “一般有机关、鬼魂、僵尸、怨灵,更恐怖的有邪灵或者镇墓妖兽、毒虫群。”

    尤平凡还是第一次听到‘邪灵’二字,问道:“邪灵?和怨灵不同吗?”

    钟发一边警惕周围,一边解释道:“邪灵是人为培养的,用来守护墓穴主人,能力诡异非凡,很难对付,怨灵不过是感染怨气阴气的亡魂而已!”

    一路前进,几乎没有遭遇任何机关,机关已经被人清理过,警卫队留下的尸体倒有两具,血肉模糊。

    钟发上前检查尸体,几人一致得出结论,是相互开枪自相残杀的。

    钟发眼色复杂地扫一一眼,无奈地说道:“前辈,可能真有邪灵,据钟家记载,邪灵有很强大的致幻能力,能够让人轻易死得不明不白!”

    钟发将自己所知关于邪灵的资料一一道出,这是一般人无法知晓的秘闻。

    尤平凡目光平淡,紧紧地盯着前面,头也不回地说道:“你有什么防御手段没?”

    钟发不明所以:“什么?”

    “感觉邪灵快要来了!”

    一行人走过长长的洞穴通道,快要到达真正的墓穴。

    尤平法这话声音不小,前面的人刚好能够听到,他们不认识尤平凡,却认识种发,钟发对尤平凡态度让他们看到不一样的东西。

    一群人忙采取措施,或开法眼,或拿出护身法器,或手持黄符,谁也没有好心提醒身后的大头兵。

    空气轻微颤动,阴气也跟着轻微颤动,一种莫名的力量快速席卷过来,迅速掠过一群人。

    好家伙,果然如钟发所言,尤平凡还是第一见到这种鬼物,强大的致幻能力能够瞬间扭曲人的五官,让人陷入幻象当中。

    身为鬼将级别的鬼差,他都要受到轻微的影响,更别说其他人。

    在场的人,除了他,以及苦苦支撑的钟发、林九,其他人陷入朦胧当中,警卫人员除了还在挣扎的锅营长,其他人直接沦陷,手中的长枪对准前面一群人。

    “去死吧!混蛋!”

    警卫队员脸色狰狞,毫不犹豫选择开枪,一群人陷入致命危险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