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三十四章 思考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文朗足足有四千多阴德,这仅仅是一世积累,在酒泉镇,他是受人尊敬的长者。

    封阴榜上多出一个名字,中品鬼差——文朗。

    换上鬼差服的文朗焕然一新,领鬼差之位后,模样有了变化,变得比之前年轻,脸上皱褶尽去,表面上看上去像是四十多岁的人。

    任婷婷身上阴德不多,仅仅足够成为鬼卒的,似她这等大小姐成为鬼差也没有用,难不成指望任大小姐去抓鬼。

    “尤大师,我---我还能见到我爸爸吗?”

    许久,任婷婷才从死亡的消息中回过神,和她沟通一番,她心里没有成为鬼卒的心思,希望能够再见一次任发。

    “可以,死亡后第七天,我会让人送你回去一趟,跟任发见一面!”

    地府传说是有‘头七’的说法,尤平凡不知道以前的地府有没有这个规定,这并不妨碍他满足任婷婷的愿望,让她安心轮回。

    文朗死亡没超过二十四小时,尸体失血过多,不影响炼制阴阳身符,刚好可以让他负责一些特殊的事情。

    白天主持通幽观,晚上坐镇鬼差殿,成为鬼差文吏,接替尤平凡审判阴魂,文朗是个有德之人,身份恰好合适。

    鬼差殿桌案下首左边多出一张小桌子,以后尤平凡不在,由文朗在那里给抓回来的阴魂审判,这是尤平凡早就考虑好的事情,以前没有寻到合适的人选才没有安排。

    安排好文朗的事情,尤平凡掏出三份册子,一份鞭法,一份功法,和一份简单的炼阴器之法,是他连续兑换五份鬼差记忆的掏出来的,可不是他之前弄不来的半吊子的锁链法能比的,刚好给鬼差们修炼,以增强他们的实力。

    “这三份修炼之法给你们四人,你们先修炼,不懂意思的可以咨询文朗,谁先修炼好,谁就是鬼差教头,负责传授下面所有鬼差,望你们不要懈怠!”

    “谢大人!”

    四人对视一眼,纷纷看到对方眼中的欣喜和战意,有了功法实力能够增长得更快,成为所有下品鬼差教头,身份凭空增长一辈,能够压得其他人一头,谁不乐意。

    尤平凡本想弄一份森罗玄功简化版的出来,可惜,他高估自己的能耐,通过功法灌输他明明知道功法的意思,却无法改动任何一个字,也无法剥离出简化版功法。

    次日上午,任发赶到通幽观,见到女儿尸体的瞬间,一下子像是老去几岁,脸色变得异常苍白,看得尤平凡有些不忍。

    “任老弟,人死不能复生啊!我老沈说话比较直,既然风水先生给你们布下的局已经破了,任老弟赶紧讨几房小妾,再生几个大胖小子,免得到下面无法交代。”

    沈康乐陪任发一同来到通幽观,见此情形心有戚戚。

    任发红着眼睛,强忍着没有哭出来,接连遭受打击,让他心力憔悴,尤平凡张张嘴,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以他如今的权限是有能耐招收特殊鬼差的,阴德他这个老板出,可任婷婷是特殊人才吗?招了人家炼制阴阳身符,莫非让她去抓鬼不成,还是养在鬼差殿?这不符合地府规矩。

    留文朗主持通幽殿,尤平凡转一圈回到鬼差殿,思考着今后的发展。这段时间他获得接近一万五千多阴德,如今还有2万多阴德,大部分阴德是属下勾魂带来的,昨晚获得部分,地府法网反馈回来的少许,还有一部分是香火带来的。

    他最近才知道,百姓的香火对阴官还是有用的,其中比例很低,香火和阴德的比例大概是一百比一,聊胜于无吧。

    实力方面,他是鬼将三层,还是鬼将初期,前段时间修为增长过快,需要缓一缓,没有足够的功德,他不敢让修为增长过快,若是境界跟不上,会有损根基。

    周边区域,经过这段时间鬼差们的努力,已经到达任家镇范围,镇上和附近还未清理,另外三个方向也一样。

    扩张速度不快,说到底鬼差数量远远不足,尤平凡还有一半多鬼差名额。

    嘱咐下面的任一些事情,尤平凡决定出外走走,好好领略一下这个世界的光景,他一直徘徊在任家镇和酒泉镇,还未到其他地方。

    第一站是临阳县城,这个只闻其名未曾到过的地方。

    临阳县城囊括附近七八个小镇,和其间大量村庄。

    亲眼目睹后,才知道是什么叫做乱世人命不如狗,他才知道,衣不遮体,面黄肌瘦,这两个词到底描述什么样的场景!

    流民乱民数量之多,简直触目惊心!临阳县城离诸多南方城市不远,属于比较富裕的地方,其他贫困地区可想而知。

    临阳县城周围有古城墙,将整个县城围在里面,作为方圆几十里最大的集市,县城内人声鼎沸,一片繁华。街面有摆摊的,叫卖的,耍杂的,但是,街边依然有不少沿街乞讨的乞儿。

    这不是一个好的时代,看着和自己同样肤色的人群受难,尤平凡心里不好受,估计梁安平也是这样想的,难怪有几次见他欲言又止。

    逛了一圈,尤平凡找一间有说书的酒楼,里面的人真不少,剩余的桌子没有多少,说书人在半层楼高的台子上,一楼二楼都能瞧见,尤平凡随店小二上了二楼廊道,这里算得上是贵宾区。

    说书人说得抑扬顿挫,他只听懂几句。

    一会,店小二返回,似乎难言之隐。

    一位三十岁左右的人拱手,说道:“这位先生请了,周围实在是没有其他桌子,可否搭个伙?”

    一男一女,男的一身西装,女孩一身洋式长裙,身边带着两个保镖,一看就是富贵人家子弟。

    “无所谓!”尤平凡扫一眼周围,二楼确实没有空余的方桌。

    “多谢!九妹妹,咱过去吧!”西装青年说话语气温和,带着点书卷气息。

    长裙女孩撅着嘴巴,有些不高兴:“二哥,你带我来这个地方干嘛?临阳县城不是有咖啡厅吗,这种地方又脏又嘈杂,让人家很不舒服!”

    “九妹,不要胡说!”

    西装青年朝尤平凡露出一个歉意的表情,说道:“我这个妹妹被家里人宠坏了,让先生见笑了!”

    “无妨!你们不是本地人吧?”尤平凡耸耸肩。

    “我们来自湘州长沙,才不是这个小地方的人呢!”长裙女孩抢先道,话语中掩饰不住自己的骄傲。

    “相较于湘州长沙,临阳县城确实是小地方!”

    “先生也是赶往广州城看比武的吧?西洋武术确实是太强大了,完全不是咱们能够比的。”

    女孩自顾地说道,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家二哥脸色变得难看。

    “九妹,你要是再这么说,我就不带你出来了!”

    聊天不久,尤平凡和他们相互报了名字,兄妹二人,哥哥名为‘汤铭望’,妹妹‘汤可欣’。

    汤铭望和汤可欣都在国外待过,从他们的言谈举止能够看出,汤可欣言语中很崇尚西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