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二十六章 升堂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对于上午发生的事情,钱铭大发雷霆,将自己的属下狠狠地训斥一顿,冷静下来后,他发现问题所在,想到自己的人居然被几个乡下人戏耍,他派了更多的人前往。

    一群刁民而已,他什么人没有遇到过,真当他钱铭在地产界是白混的。

    安排好事情后,钱铭将事情放在脑后,照常找朋友聚会喝酒。

    “哈哈,钱总你的那个属下真搞笑,哈哈---笑死我了!”

    “奇葩,哈哈---!”

    钱铭心情郁闷,多喝了几杯酒,结果自己说漏了嘴,听他这么一说,俱乐部包厢中先是一静,然后爆笑开,一个个笑得七倒八歪的。

    钱铭一下子酒醒了不少,心里后悔不已,却无可奈何。

    “你们看着吧,等我查清楚是谁背后捣鬼,我会让这群刁民知道我的手段的!”被同伴嘲笑,钱铭恨得牙痒痒的,他只恨背后搞事的人,也怒自己那帮蠢货。

    “好!我们看钱总大展身手。喝酒,今天我们请钱总客,钱总是主角!”闹得差不多了,一群人才放过钱铭,不过,灌酒是少不了的。

    不多时,大量酒水下肚,钱铭变得迷迷糊糊。

    “钱铭!钱铭!---”

    “钱铭!钱铭!---”

    “谁---谁在喊我!”

    若有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钱铭嘟囔着应答。

    “跟我走一趟!”

    朦胧中,钱铭发现一个古代衙役模样的人,用锁链扣着自己的手,拉着自己不断的前进,他们穿过墙壁,穿过门,来到一处殿堂。

    演戏?还是做梦?甩了甩沉重的脑袋,钱铭不知道如何思考,也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片刻,他听到其他人的声音,好像是自己的属下一帮人,还有不认识的人。

    “给他醒醒酒!”

    他听到一声威严的声音,身上立即如火烧般,酒意尽去。钱铭这才发现自己在一处古代县衙般的地方,两边是持棍子的衙役,身旁正跪着自己的属下,自己身上正燃着火焰。

    “烫死了,烫死了,你们这些蠢货还不快过来灭火,不想干了是吧!”

    蹦跶一会,钱铭身上的火焰自然地熄灭,没有灼烧到他半分。

    明镜高悬之下,那大官怒拍惊堂木:“好呀,堂下之人敢咆哮公堂,先杖击十下,以儆效尤!”

    不待钱铭反应过来,两旁的官差不由分说拉着他一阵仗击,打得他呼天喊地。这样的事情之前同样发生过,每一个进来的人先是被官差找理由杖击一顿,然后让他们老老实实地跪在地上。

    乐老癞子夫妇是最先到达的,不仅自己被打,更从头到尾目睹其他被打,吓得两人缩在地上,压根不敢抬头,生怕堂上的大官找借口再打他们一顿。

    官差打完钱铭,将他拖入大堂,用脚踹着他跪在地上,在桌案不远处。

    “升堂!”

    “威武---!”

    “啪!”惊堂木声让跪着的几人心头一凛。

    “堂下何人?”

    那大官身着华丽官袍,黑着一张脸,自然是尤平凡,他以鬼差服变化自己的模样,周围一切不过是他用简单的障眼法弄出来的,当然,鬼差是真的。

    一到夜晚,他派属下将钱铭一干人等勾魂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这样对我,是戏服对吧,别以为我没有看过这样的桥段!”

    被人莫名地打了一顿,激起钱铭内心的凶性,他忍着痛站起来,威胁道:“我是省城的钱氏地产的老总,钱氏地产在湘州省可以排进前十,你们不要命啦!”

    “敢藐视本官,威胁公差人员,给他一鞭子!”

    一衙役从大殿柱子上取下一根长鞭,不怀好意地朝他走来。

    一鞭子而已,刚才杖击十次,钱铭并不放在心里,他心里暗暗发誓,待他回去后一定要找这些人,恨恨地报复一遍又一遍。

    “啪!”长鞭准确地抽打在前铭身上。

    “啊---!”长鞭如同击打在他灵魂深处,钱铭感觉到一股从未体味过的疼痛,惨叫一身,身体不由地蜷缩着在地上打滚,浑身冒冷汗。

    看自家老板这模样,其他跪着的人被吓坏了,头也不敢抬起,把头低得更低。

    许久,钱铭一脸苍白,又被差役拉着跪在地上,身体哆哆嗦嗦,显然疼痛依然没有缓过来。他不知道,这还不是使打魂鞭尽全力抽,鬼差仅仅用了一成威力而已,对普通人来说已经是酷刑了。

    “堂下何人?”

    “钱---铭!”钱铭老实了,颤抖着应答。

    “很好,你派人谋九归镇黑水村的地,是也不是?”

    听到这话,钱铭身体一冷,下意思地要狡辩:“我---我不想---!”

    “老实回答!”差役一鞭子抽在他身旁,钱铭吓得脸色更白,不敢耍任何花招:“是!大人,我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敢了!”

    看着匍匐在地的钱铭,尤平凡心头一阵畅快,他让幽冥探查过,这家伙居然有上万点恶业,比堕落军魂头子宋洪文还要多一倍,真不知这家伙干了什么事情。

    “师爷,这群家伙谋夺我尤家的祖地,用计陷害我的一干后辈,你说,该如何处置?”

    钱铭不断求饶,被差役踢了几脚后,老实地贵趴在地。

    其他人更是傻眼了,特别是乐老癞子夫妇,他们没有想到尤家坳居然有人在阴间当官,早知道这样,他们就不敢占尤家坳的便宜。

    “大人!这群刁民胆大妄为,不若把他们的舌头的拔了,给他们一个教训!”

    “嗯!很好,全部拉下去,行刑!”

    “大人饶命啊!大人饶命啊!”殿堂内的人不断求饶,也改不了差役们的行动。

    俱乐部包厢中,不少人喝醉了,一帮人的酒具还未散去,几人在干不可描述的事情。

    “啊!我的舌头!”一声凄厉的叫喊声响起,吓得几人哆嗦着,特别是某些人,怒视还在高喊着的某人。

    “混蛋钱铭!你疯啦,喊什么,不是有病吧!”回过神,其中一人怒喝道,感觉自己某处吓软了,想到某种可能,恨不得吃了钱铭。

    “我的舌头,不要拔我的舌头,大人饶命啊!”钱铭自顾地趴在地上,求饶着,丝毫没有察觉到不妥。

    过了好一会,他才在同伴的强制干预中平静下来,酒局不欢而散,很多人说钱铭做了一个噩梦,或许还有潜在的精神病。

    拖着浑身刺痛身躯,钱铭回到家,脸色阴晴不定,一会恐惧,一会仇恨。

    “你---你纹身啦!”脱衣服准备洗澡时,他妻子惊叫道。

    “什么?”

    “快看你背上!”

    镜子里面,一条漆黑的鞭印横贯他整个背部,像是一个本来就有的纹身,钱铭忙张开嘴,发现自己舌头上下同样有黑印,如同被某钳子夹过的印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