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二十四章 闹事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平凡?你回来啦,不好了,你家出事情了,快回家看看!”村里的福叔公手里提着一根铁棒,发现树下的尤平凡,忙招呼他一声。

    “怎么回事?福叔公!”

    尤平凡一惊,忙跟上去。

    尤平凡家在村子最村里最里边,占地较大,一路上他从福叔公那里弄清楚发生什么,有人上门闹事,说爷爷医坏别人。

    自家院子里正围满了人,除了村里的人,还有一些是不认识的人,看模样似乎是记者和医生,地上的担架上正躺着一个人。

    “这位老先生,你有行医生吗?没有吧,没有您凭什么给别人开药,这不是谋财害命吗?”

    一位记者模样的人,手里拿着话筒,将话筒凑到尤生安面前,尤平凡瞧见爷爷一脸窘迫,似乎被眼前的形式乱了方寸。

    那位医生模样的人上前说道:“没有行医证行医,那就是犯罪,我是县第二医院的赵主任,你这种行为是犯罪知道吗?”

    “你这种残害人民的行为一定要受到惩罚,看你年纪这么大,没想到是这样一个歹毒的人!---”

    那位赵主任的手都快要指到自己爷爷的脸上,爷爷有些促局不安,不敢吭声,尤平凡一看怒火‘噌噌噌’往上涨,挤开人群,快速靠过去,一把拽住赵主任的手指。

    “疼疼疼!”赵主任手指被尤平凡拧弯,疼得哇哇大叫。

    “你凭什么打人?快住手,不然我们可报警了!”男记者义正言辞地说道,就要过来帮忙,他身旁的中年人提了提手中的包,没有靠近。

    “砰!”尤平凡正在气头上,一脚一个,将三人打到在地,跟他们一起的几个青年男人刚准备动手,就被后面的村民偷袭,什么都没弄清楚就倒在地上。

    一阵拳脚相交,尤平凡才减下不少火气,村民的人也都停下手。

    尤平凡没有料到其他人会动手,诧异地道:“几位叔伯,你们这是?”

    其中一位叔公说道:“嘿,金安是什么为人,咱们村谁不知道,敢欺负我们村的人,看我们不叫他们好看!”

    尤金安正是尤平凡爷爷的名字,十几年前,村里人和邻村争水争地可没少干架,一个个打架套路很熟悉,这些外来人又是主任,又是记者,一下子将村民唬住了,愣是压着火气没有动手。

    “就是,金叔可是咱们村的医生,谁有个头疼脑热蛇咬没有找金叔治病,金叔医术这么好,怎么可能治坏人,这不是扯淡嘛!”这话是村里一个中年汉子说的。

    “肯定是那个地产商搞得鬼,都这么欺负到我们头上,还有些人同意将地买个他们,良心被狗吃掉了吧!”

    尤平凡的三爷爷看着院子外一撮人,露出一个讥讽的表情。

    要不是村里有人蛇鼠两端,这些人早就被打跑了,就那么点事情,村里的人心里通透着呢!

    不过,尤家确实没有谁拥有行医资格证,爷爷年纪这么大,不可能再去考的,再说,爷爷通常只给熟人看病,大家都知道他的本领,没有人会说什么的。

    躺在地上的是邻村的一个老泼皮,懒惰好赌,有一个同样好赌的婆娘,这一家人在附近是出了名的。

    一群大张旗鼓前来找麻烦,冲冲忙忙离去,村里人也各自回家,大厅内只剩下尤平凡一家。

    爷爷尤金安叹道:“哎,乐老癞子只是被四脚蛇咬了,愣是赖着要我帮他开药说是自己中毒了,拗不过他才了一记清毒的药,本来不值什么钱,乐老癞子破天荒给了钱,这叫什么事啊!”

    尤金安是一个善良的人,也容易心软,给人看病从不乱收费,收费比镇上医院不知道便宜多少倍,有时还不收钱,正因为这样才能当好这个赤脚医生,别人也信赖他。

    看着爷爷一脸愧疚,尤平凡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啊,就是耳朵软,喜欢好事办成坏事,这下被人讹上了吧!”奶奶黄秀琴叹息道。

    一家人不过是寻常人,以往从没有遇到这样的事情,心里没有注意,母亲刘英性子软,几次欲言又止。

    这就是一个局,人家准备好一切,想到那个记者,尤平凡皱皱眉头,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看来得陪他们玩一玩了,任何胆敢伤害他家人的人,他都不会放过,也不能连累村里的人。

    尤平凡安慰道:“事情交给我来办,我这些年也不是白混的,我先让人打听打听,你们不要担心啊!”

    夜幕渐渐降临,县城一家三星级宾馆中,出现在黑水村的几个外来人全部在一件房间内,包括乐老癞子夫妇。

    “哈哈,全部记下来了,聚众打人,看着些刁民以后还敢嚣张,嘶---这些刁民下手真狠!”记者男看着电脑中的画面,咧嘴笑道。

    丰新藤以前是千钰市一家晨报的地层记者,从学校毕业后野性勃勃,进入报社才发现根本赚不了什么钱,渐渐捞上偏门,这次可是攀上一个大老板的机会。

    “可以派人抓他们吧,不然这顿打不是白挨了!”赵东恶狠狠地说道,他好歹是一个医院的主任,居然被一群刁民揍了,真是岂有此理。

    “赵主任放心,等报告了老板,老板自然有安排,肯定会让你们满意的!”一直没有说话的中年人阮永元郑重地说道,“苦头肯定少不了,看他们骨头还这么硬不!”

    “那就好,那就好,我最遭罪,你们老板可不能亏待我们!”

    乐老癞子夫妇是死皮赖脸跟过来的,总之是不见着好处不撒手,生怕一群人撇下他们跑掉。

    要不是两人还有些用,其他几人真不想带着两个这样的玩意。

    “好了,宾馆内已经开好房间,下面准备好饭菜,咱们先下去吃饭,明天就有人过来专门处理这个事情,大家放心吧!”中年汉子说道。

    几人又得意洋洋地说了一番话,说着该如何对付一群刁民,却丝毫不知道这一切全部落入角落中一个鬼差眼中,待所有人走后,那人轻易钻进保险箱中,在里面捣鼓一会。

    晚饭过后,尤平凡走到后山一无人处,召唤来鬼门,直接进入军阀位面。

    同处于一个宇宙法则下,两个世界没有其特殊性,两边的时间是同步的,另一边同样的夜晚,任命四个中品鬼差后,鬼差殿正常运转。

    “如何?”

    梁安平刚从鬼门回来,他被尤平凡派去监视到家里闹事的人,梁安平如实汇报自己听到的话。

    “好胆,看来真得给他们一个教训,不过这些人只是小罗罗,背后另有他人!”尤平凡肚子里憋着火。

    生死簿有一个基本功能,能摄取生灵气息,将气息赋予勾魂锁链,只要不是超过三天,勾魂锁链凭着气息能找到人。白天,尤平凡留一个心眼,偷偷摄了几人的气息。

    没想到还真有发现,这些人居然不知死活,敢打自己一家子和村里叔伯公的主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