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二十章 审判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啪!来人,带人进来!”

    惊堂木拍在案桌上,响彻鬼差殿,听到声音,梁安平从殿外拉着一阴魂入内。

    鬼差殿内,叶天宇和叶天祁带人一左一右站在堂前,要是不身上甲衣而不是衙役服,更像是审案的衙门,如今尤平凡缺少阴德,只能将就一下。

    柳正和汪志在殿外看守其他阴魂,柳媛媛在殿内充当师爷。

    “堂下民妇常沈氏,犯下大罪,身具恶业43,当判入拔舌地狱43年,立即执行!”

    签令落入地下,令出立即执行,一听要下地狱,那老媒婆吓得连忙求饶,被抽了一记打魂鞭才消停下来,被推入拔舌地狱中。

    幽冥欣喜道:“老爷,您获得53点阴德。”

    “哦!”

    尤平凡眼中一亮,他才知道审判一阴魂可以获得阴德,每一人1阴德,如果阴魂满身恶业,定下惩罚后,有业力十分之一数量阴德奖励,如阴魂身具阴德,审判同样有阴德奖励。

    生死簿才黄级,只能记录法网范围内生灵身平善恶事迹,对于早已死亡的生灵,生死簿压根没有记载,只能从镇府大印探查善恶,或身具恶业,或居阴德。

    有恶业之人送入地狱,居阴德之人送入轮回,得善果,轮回后必然是富贵人家。

    “带下一个!”尤平凡兴致大增。

    一个接着一个阴魂被审判,这些留在阳世的阴魂,除了个别,大多阴魂都有恶业,一个不落判入地狱。

    “堂下之民宋洪文,犯下大罪,身具恶业12,当判下拔舌地狱12年,立即执行!”

    尤平凡不由地抬起头,这家伙为军魂,身前肯定是功德大于恶业的,定是死后吞了不少生魂,这才得了如此多的恶业,这家伙自作自受。

    ‘哐当’一身,签令落地。

    宋洪文这才吓得脸色发白,忙求饶道:“叶天宇!叶天祁!咱们是一个营里出来的兵,我不要下地狱,念在咱们以前共同杀敌的份上,求求你救救我!”

    俩人触动,不待俩人开口,尤平凡喝道:“拉下去,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堂堂地府重地岂容你玷污,若要啰嗦罪加一等!”

    “善恶到头终有报,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尤平凡的声音响彻在鬼差殿,警醒着鬼差殿众鬼。

    发生宋洪文一个插曲,之后也有阴魂求情,被尤平凡呵斥,以他们的鬼差的身份,仅仅是地府基层人员,哪有资格包庇别人。

    审判了三个时辰,才将最后一个阴魂审判完,尤平凡有了足足两万多阴德,花费3阴德给自己兑换一套上品鬼差套装,让他失望的是打魂鞭并不是套装中器具之一,套装仅包括:鬼差令、鬼差服、勾魂锁链和锁魂链。

    一干人眼巴巴地望着座位上的尤平凡,尤平凡哪还能不知道他们心思。随即,他将所有阴魂封为下品鬼差,包括汪志,如此,增加37名下品鬼差,有了四十名鬼差。

    “柳正听封,封柳正为中品鬼差,为鬼差队长,领9名下品鬼差!”

    “梁安平、叶天宇、叶天祁听封,封你三人为代中品鬼差,为鬼差代队长,每人领9名下品鬼差,立功后转正!”

    “谢大人恩典!”一众鬼差跪拜在地。

    如此,柳正、梁安平、叶天宇和叶天祁为中品鬼差,其他人成为下品鬼差,全员换装,消耗下来,尤平凡剩下6阴德,5功德。

    鬼差殿侧面一间房可以作为队长班房,外面可以建立四座营房,拱卫鬼差殿。

    “怎么选人我不管,人选好后你们分别向酒泉镇四面进发,清理鬼怪尸魔,若是遭遇难以降服的鬼怪,你们理应通力协作,切莫因立功心切而折损队伍!”

    打发了下品鬼差们,尤平凡嘱咐四位新晋队长一些事情,有了班底后,有些事情不需要他亲自动手。

    清晨,尤平凡来到酒泉镇镇上,这次出行给他的感觉不一样,像是到了自己地盘,他能够轻易调动法网的力量,若是有必要,他即刻能爆发出自身两三倍实力,也能瞬间召唤出鬼门,从容遁走。

    “尤大师,沈镇长请您过去一趟!”走过来一个警卫,神色恭敬地说道。

    “好说!”反正闲着无聊,尤平凡答应下来。

    这个时候能够成为镇长的人,都是家底丰厚有人罩着的人,沈康乐的府邸比任发的还要豪华。和沈康乐寒暄一番,两人才说起正事。

    “尤观主,最近镇里的居民说晚上听到‘叮铃’声音,闹得人心不安,您可知道这件事情?”

    沈康乐试探着问道,他记得这位观主的武器是锁链,锁链晃动时会发出‘叮铃’的声音,因此,他第一个怀疑到尤平凡身上。

    尤平凡不准备隐瞒,洒然一笑,道:“我道是什么事情,原来是这个啊,难怪镇上的居民看着我的眼神怪怪的。”

    见他承认,说明他心里有数,沈康乐松了口气。

    尤平凡接着说道:“这是好事情!通幽观立足于酒泉镇,我有感酒泉镇周围有鬼物鸷伏于此,恐它们危害居民,因此将周围清理一遍,包括那阴森的教堂和酒泉山段口,都已经清理干净,以后不会再有怪物滋生!”

    沈康乐瞪大眼睛,惊叫道:“真的?”

    “当然,不信镇长可以派人去探查!”尤平凡认真地点点头。

    “好啊!尤大师真是慈悲,活菩萨啊,不---应该是活神仙啊,通幽观能在酒泉镇立派,是我酒泉镇的福气!”

    沈康乐哪还能不相信,夸张地感慨道,不怪他如此失态,因为酒泉山段口很重要。

    酒泉山段口对于酒泉镇来说是一处重要的通商口,可以通往沿海城市,以前那些商队来来往往,给酒泉镇带来无数财富,自从段口成为禁地,商队就绕道走往别处,酒泉镇不复往日繁华,连带周围的小镇跟着没落下来。

    在沈镇长扭捏的神态中,尤平凡也不道破对方的心思,提出陪他走一趟段口。段口成为禁忌已久,大名鼎鼎,沈镇长可不敢带着属下冒然闯进去。

    帮人帮到底,尤平凡干脆带着沈康乐走了两趟段口,白天一趟,晚上一趟,沈康乐才彻底放心下来。

    第二天,告示出现在酒泉镇,向镇上居民解释了‘叮铃’声音的来由,以及尤大师的功绩,消息很快在酒泉镇传来,并迅速朝周围城镇扩散。

    特别是见证了酒泉山段口能够走人后,消息更是闹得沸沸扬扬,通幽观观主‘尤大师’的名头大涨,并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朝外传开。

    任家镇任府,洋楼中,任发有些闷闷不乐。

    任婷婷问道:“爸爸,你这么不高兴?”

    任发叹道:“哎!错失良机,没有将尤大师留在我们镇,不然凭什么让他沈康乐威风。”

    很多人想要结识尤大师,必然会走镇政府的路线,可以预见,凭借尤大师的名头,沈康乐能够结交对少大人物,对沈家又有多大的促进作用。

    任婷婷乖巧地走到任发后面,替他捏肩膀,一边说道:“尤大师不是欠了爸爸的人情吗?”

    这怎么能一样,通幽观在沈康乐的地盘上,尤大师多少会给沈康乐面子,人情这东西一旦用完就没了。

    这一点,任发看得很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