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十二章 酒泉镇新大师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阴地的阴气穴位于井中,以井为中心向周围扩散,因为地面被异种槐树根铺盖,阴气不外泄。

    昏暗的天幕抹掉最后一点太阳的余辉,尤平凡已经将宅院里里外外检查一遍,并未发现僵尸存在的痕迹,没有僵尸,也就说这里闹鬼,不然不会传出这样的传闻。

    不是僵尸就好,对于鬼物,尤平凡敢说自己越阶挑战也不是不可能的。

    他要做的是等待,等待鬼物的出现,然后将宅院清理干净。于是,尤平凡搬一张椅子,大大咧咧地坐在门庭前。

    “媛儿啊,天亮了,咱们回屋吧!”午夜时分,井口传来尖锐的声音。

    从井口飘出三道惨白的身影,中间一人作员外打扮,旁边一对青年男女,他们正搀扶着中年员外。

    “老爷,家里来客人了!”

    三人发现正端坐着的尤平凡,那年轻小哥用很娘的语调说道,末了分明给尤平凡抛了一个媚眼,吓得他一哆嗦,差点从椅子上跌落下来。

    手中一闪,锁链出现,身上的衣服化为黑色劲装,腰间别着令牌,化为鬼身后,尤平凡心里安定不少,道:“三个妖孽听着,这地方已经给被我买下来了,看你们也不算大奸大恶之徒,识相的,让本使送你们入轮回!”

    出乎尤平凡的意料,三鬼身上恶业稀薄,不是恶贯满盈之辈。

    一听他这话,旁边的青年女子不乐意了,喝道:“好一个蛮横的道人,看姑奶奶不给你一点厉害!”

    话音落下,大槐树沙沙作响,女鬼周围阴气澎湃,头发乱舞,双手如同利爪,乌黑的指甲泛着寒光。

    女鬼朝尤平凡杀过去,飞掠而至,尤平凡手中的锁链像是认准她一样,一逮一个准,刚好将她缠绕住,那女鬼直接蒙了。

    掠过女鬼,尤平凡看向那阴柔面孔的员外郞,这家伙才是大佬,分明有鬼将实力,相当于修炼者的筑基期,倒是他没有料到的,这会他已经没有其他退路,只能硬刚,这个下品阴地他势在必得。

    想想也是,一个下品阴地,一颗鬼槐,对鬼物的吸引力可想而知,要是没有厉害的人物镇守,说出去不会有人相信。

    尤平凡的底气来自他的阴差身份,一身所学刚好死死地克制鬼物。

    一个照面擒拿女鬼,年轻小哥吓得藏在员外郎身后。

    中年员外郞望着尤平凡,露出思索的神色,顿了一会,很客气地说道:“这个小哥,敢问是地府差使吗?”

    中年员外郎一语道破尤平凡的身份,让他下意识地惊呼道:“你怎么知道的!”

    怪不得尤平凡惊讶,跟九叔交谈中,他知道在这个世界没有鬼神,地府天庭不过是民间传说,谁也没有见过,因此除了佛门修者,其他修炼者多半是不相信的。

    中年员外郞脸上闪过一丝惊喜,继续问道:“能够看一下差使印鉴?”他的目光紧紧地盯着尤平凡腰间。

    被他的目光看得发毛,尤平凡问幽冥道:“这鬼差令和套装被抢后别人能用吗?”

    幽冥:“不能,需要官方认证才行,如今的官方在你!”

    “好吧,谅你也不敢耍花招!”

    尤平凡干脆将衣服变化为鬼差皂衣,左手扶令牌,右手把持勾魂锁链,好一个威风凛凛的地府使者。

    令牌一面是‘差’字,另一面是一个印戳,又像是纷乱的符文,令牌上有一种独特的神韵,尽管柳正没有见过鬼差令牌,他心里有一个声音告诉他令牌是真的。

    大战一触即发,尤平凡提起十二分警惕,暗自运起法力,随时准备动手。

    没过一会,柳正带着年轻小哥径自跪拜在地,高呼道:“小的柳正见过使者,不知使者当面,得罪之处还望恕罪啊!”

    “使者恕罪啊,我们是好人,身前不忘吃斋念佛,从不坑害别人,还望差使明鉴哩!”那年轻小哥更是夸张,说话哆哆嗦嗦,像是吓坏的小媳妇。

    哈?怎么能不安常理出牌呢!好家伙,他差点趁机将勾魂锁链扔出去,还好克制住了。

    酒泉镇,在临阳城周围是数一数二的小镇,比一般小镇繁华,每年的税收很可观,占据周围镇子的前列。

    酒泉镇有两条街道,一条老街,一条新洋街,这些天,一个消息在两条街道闹得沸沸扬扬,成为酒泉镇居民茶余饭后的谈资。

    “听说没,前些天有僵尸为祸任家镇,据说屠了好几个村子,幸亏有两位高人出手,任家镇才幸免于难啊!”一家小餐馆中,一位赶集的商贩兴致勃勃地说道。

    立马有同伴接他的话:“咳!我道你要说什么,谁不知道啊,不过,僵尸为祸的可不止任家镇,听说有上千僵尸,密密麻麻,被杀的僵尸堆了一个很大的房间,我有一个亲戚在任家镇,听他说他自己也参与杀僵尸呢!”

    失踪这么多人,总要给上头一个交代,任发以理据争,当初被杀的僵尸没有立即烧掉,第三天才集中处理,正因为有人看到那个场面,消息才传得这么夸张。

    听到他们的对话,一个酒泉镇本地人接上话茬:“你们还不知道,那两位高人一位是茅山高人,一位姓尤,尤大师正要在我们酒泉镇落户呢!”

    “真的吗?那你们可有福了,如今乱着呢,有一位高人护着大家都好!”

    “可不是,尤大师要立下门派,正在修建神仙堂呢,说不定还会收徒!”

    对于能耐高超的法师高人,酒泉镇上上下下无不欢迎,甚至大部分人以此为傲,跟外乡的亲戚炫耀着。

    酒泉镇东面,以往居民不敢来的荒废宅院围满人,宅子后面,大槐树下,一座坐东朝西道观正在工匠手下一点点成型,估计再有十天半个月就能办妥善。

    时间一点点过去,晃眼过了两周,荒废庄园整理一遍,白墙黑瓦的道观已然完成,道观深处正中央是一个神像,神像脚下是香炉,往前是放置贡品的案台,以及烧纸的火池。

    本来,尤平凡只需要有神像就行了,他这里是地府办事处又不是道观寺庙,可酒泉镇的居民哪能同意,包括沈镇长在内,对他讲了一番道理后,才增加后三样东西。

    观门前有一副对联,上书:‘阳间一世,伤天害理皆由你’,‘阴曹地府,古往今来放过谁’。

    让居民们惊诧的是里面供奉的居然是一个衙役模样的人,据镇上有德望的长老介绍,才知道里面供奉的是阴官,传说中的地府官差,专克鬼物魔物,这是尤平凡特意让人宣传的。

    “尤大师!”

    “尤大师!”

    一位年轻人走过,其他人纷纷问好,年轻的法师抱拳回礼。

    “诸位,明日酉时道观落成仪式,还请诸位不吝赏脸,本人在这里谢过啦!”

    “好说好说,尤大师放心,我们一定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