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七章 僵尸出笼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任府,任发端坐在客厅主位,阿威在一旁候着,一脸不忿。等了一会,阿威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

    “表姨夫,您为什么不让我带人去将那个姓尤的抓回来?”

    “混账,你知道什么,那尤大师看着年轻,本领确不凡,别说人家背后还有门派,这样的人我们招惹干嘛!”阿威一副窝囊模样,任发心里气不打一处来,要不是任府被风水先生陷害,如今人丁凋零,他也不会倚重眼前这个不成器的家伙。

    “待会尤大师到了,你向人家赔罪!”

    “什么?表姨夫我才是被打的人?”阿威怪叫一声,下意识地反驳道。

    “怎么,你连我的话都不听!”任发双目一瞪,阿威吓得一哆嗦,不敢有其他怨言。

    另一边,尤平凡已经答应了管家的邀请,他倒要看看任府又耍什么花样。拒绝了任府的轿子,他可不想像牲口一样被人抬着。

    任府是任家镇的大地主,经营数代,尽管这些年有些衰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任府的府邸在任家镇是最好的,别致的洋楼加大院子。

    “哈哈,尤大师,实在是有失远迎啊!”一群人出现在任府门口,就看见任家老爷满脸笑容的迎上来,丝毫不见在山岭上的不渝。

    “好说!”尤平凡摸不透他要干嘛,言语淡然地说道,随着任发进入任府

    任发朝一旁使了个眼色,阿威不情愿地走上前,硬着语气赔罪。

    尤平凡没心情和一个小人计较,事情就翻篇了。只是,他心里纳闷,这任府莫不是喜欢欺软怕硬,打了他们的人,反倒客客气气的。

    他却不知道,他轻轻松松打败警队的人,加上九叔的认可,任发断定他是一个有本领的道长高人,心里有些相信他之前的话。作为一位处尊养优的人,任发对自己的性命看得紧,些许脸面算得了什么。

    分而坐下,斟了茶,寒暄几句,尤平凡有些不耐烦了,直接说道:“我这个人性子急,任老爷有话不妨直说!”

    “说来惭愧,被小人陷害,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真是家门不幸啊,只是家父最讲究入土为安,作为人子不能不孝,怠慢尤大师还请不要责怪!”

    任发站起来抱拳赔罪道,不愧为临阳县城相当当的人物能屈能伸,见尤平凡板着一张脸,立马亲自告罪。

    伸手不打笑脸人,更何况尤平凡并不在意,“任老爷秉承孝道,是我辈之楷模,让人敬佩不已。只是,一旦尸体吸了生气,锐变成僵尸,只怕任府近来有劫难!”

    任发顺势说道:“所以,我请九兄守着我爹,想请尤大师看护任府些时日,必有重谢!”

    任发说出自己的目的,作为有权有势的人,任发对周边情况了解比一般人多,他知道这个世道不平静,鬼怪之说不仅仅是谣言。

    尤平凡也想试试僵尸的能耐,顺便赚阴德,想了想答应下来,当然,该收取的报酬一分不少。在任府管家的安排下,尤平凡在任府安顿下来。

    夜色渐渐降临,皎洁的月光从空中倾洒下来,照亮小镇。零时,一道身影从小镇边缘的义庄走出,蹦蹦跳跳地朝任府走去。

    任府门高院大,周围的围墙可不是义庄能够比的,一声巨响,门哐当一声,被巨物撞开,响彻整个任府。

    在任老爷的交代下,任府已经加强警戒,响声响起,第一时间被任府的人发现,手持木棍朝入侵的盗贼围过去。

    “好大的胆子,胆敢闯任府,不知死活!”家兵队长呼喊着和其他人一起将来犯之人围在中央。

    那人伸着手臂,身躯如铁,木棍扫在他身上,像是击中布匹皮革,发出‘砰砰’的声音,人影不退,家丁惊呼,却不知道眼前的是一具僵尸。

    僵尸手臂横扫,以蛮横的力量将家丁队伍扫得七零八落。

    声音响彻整个任家大院,整个任府人员被惊动,尤平凡急忙刚来,发现僵尸正朝任发跳去。

    “爹啊,是我啊!”任发痛哭流泪,不可置信地看着不远处的身影,没有躲避,眼见僵尸就要靠近他。

    “这家伙真是的!”尤平凡摇摇头,不敢怠慢,一甩手,锁链飞驰而出,横扫,僵尸被锁链攻击跌落到一边。

    “爹啊,你怎么样啦?”

    任发确实是一个大孝子,居然主动朝跌落的僵尸跑过去,看模样要将僵尸扶起来,尤平凡都吓一跳,再次抖动锁链,将任发缠住,拉倒自己身边。

    “任老爷,看清楚那是僵尸,跟你爹关系不大,不要捣乱!”

    任发哭着喊着,让尤平凡皱眉不已。

    或许感觉到尤平凡这边不好对付,僵尸跳起,猛地用力,跳上二楼,那里任发的女儿任婷婷正在那里,僵尸来了,她吓得一动不动。

    “一对不让人省心的父女!”嘀咕一声,尤平凡只好放开任发,前往救援任婷婷,一甩锁链,锁链缠住二楼一根柱子,锁链收缩,拉着尤平凡飞向二楼。

    “跑啊,你傻愣着干嘛!”尤平凡一边朝任婷婷喊道。

    任婷婷的反应比他老爹强,听到尤平凡的声音,掉头就跑,给自己争取不少时间,等到尤平凡赶到。

    黑色的锁链散发着阴气,在尤平凡的操纵下,精准地将僵尸捆绑住,僵尸不管不顾身上的锁链,咆哮着跳向尤平凡。

    “幽冥,勾魂锁链怎么对僵尸压制不大?”

    幽冥:“勾魂锁链是专门用来抓取亡魂的锁链,对鬼克制最大,下品勾魂锁链有一定压制邪恶的能力,远比不上克制鬼物的能力。僵尸身躯强横,力大无比,下品勾魂锁链对铜甲尸压制不大,还有你自身修为过低,你可以用阴火灼烧试试。”

    任老太爷的躯体经过多年孕养,已经接近铜甲尸的程度,躯体力量远超一般生灵。

    随着僵尸的前进,尤平凡凭着出众的身法躲避,这一会,已经将僵尸重新拉回院子,体内阴气化为阴火,沿着锁链蔓延过去,获得鬼差地位后,尤平凡体内法力带有地府森罗之力,法力所化阴火不凡。

    灰绿色的阴火一分钟内将僵尸包围,僵尸感觉到危险,不断挣扎,院子内的东西被毁得七零八落。

    “尤大师,我爹最怕火了,你不能烧我爹啊!”任发见状,就要过来推尤平凡,被尤平凡躲过。

    阴火肯定对凡人有作用的,他可不敢让任发碰锁链。

    “你疯啦,这是僵尸,是怪物,他可是要吸你的血!”尤平凡从没见过这么不知死活的人,气急败坏地骂道。

    在尤平凡和任发纠缠时,一个火球超两人袭来,不知何时围墙上站着一个披黑袍的人,正居高临下地看着院子内的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