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地府成长史 第二章 别墅中的日常

时间:2018-07-12作者:山涧领主

    新的一天,一群人再次在餐桌前相聚,等待元先生到来,不多时,元先生带着管家保镖出现。

    管家环视一周,目光有些冷,餐桌上气氛骤然间变得凝固。

    “昨晚,有人没有遵守规则,因此,你被踢出局了,马强先生!”

    在马强愣神中,两个保镖走到他旁边。

    “我没有,昨晚我有祷告三个小时,真的!你一定要相信我,元先生!”马强脸色剧变,忙大声向元博文恳求。

    无论他如何辩解,元博文和管家没有说其他的话,任由保镖将马强带出餐厅,众人远远地能够听到马强争辩的声音,两分钟后才消失。

    管家看向众人,神情严肃地说道:“有些事情必须告诉你们,在别墅内,除了你们的厕所,有些地方是有监控的,也就是说你们的一举一动全部在元先生的掌控下!”

    “啊!这---这是侵犯我们的,这是违法的!”女孩们反应有些激烈,一位名为‘柳燕儿’的女孩质问道,她大概是这里年纪最小的。

    管家盯着她,冷声道:“你可以选择退出,包括你们也一样,反正你们不是唯一的,一会,马强走了,备选人很快会加入你们!”

    顿了一下,管家继续说道:“只有一个月时间,元先生想要了解你们,这是最好的办法!你们不是演员,你们要做的就是将你们最积极的一面呈现给先生,由先生给你们打分!”

    “如何,有人要放弃别墅的继承权吗?”管家目光如针尖,从众人身上一一扫过。

    没众人选择沉默,包括柳燕儿,相比巨额财富,些许不便算得了什么。

    和第一天一样,上午还是学习,学习别墅保养和背诵祷告梵文,周围可能有监控存在,一群人不自觉地紧张认真不少。

    午饭时,别墅迎来一位新客人,是马强的备选者,同样是一位年轻小伙,让尤平凡微微不爽的是这家伙长得略微夺目。

    尤平凡身高才一米七,这家伙绝对超过一米八,帅气的外形,很有文艺范,一下子压过其他五位男性。

    “元先生您好,我是魏学名,您的别墅真漂亮,蓝海别墅这个名字很雅致!”魏学名很自信,很阳光,尤平凡发现管家微微皱了一下眉头,一闪而逝。

    除了魏学名,接下里的事情和第一天差不多,魏学名很活跃,丝毫不顾及有其他人在场,不断跟女孩搭讪。

    夜晚,祷告室中,尤平凡跪坐在蒲团上,嘴里不断念叨着梵文,可能是有监控摄像存在,让他总是静不下心来,心里不断想着白天的事情。

    一夜无话,这一天依然感觉很累,一种发自骨子里面的沉重,尤平凡睡得很沉,在别墅的第二天就这样过去。

    别墅中的第四天,受到魏学名的影响,有人主动攀谈起来,尽管满是客套,情况变得和前两天有些不同,暗流涌动。

    时间一天天过去,眨眼间过去一周。

    尤平凡的日常依旧,他不擅长和人打好交道,特别是在这种谁都居心叵测的情况下,管家没有说具体评分规则,他只能按照自己的理解行事。

    “你---!”尤平凡正给树木剪纸,被路过的人撞了一下,想要说些什么,那人已经走远。

    不动声色地摇摇头,尤平凡继续完成自己工作,一周时间众人已经习惯这种与世隔绝的生活。

    夜晚,浴霸下,尤平凡任由温水浸湿自己的身躯,扫清一天的疲惫,他摊开手掌,手掌中有一张不大的纸条,是他今天被人撞出现在手里的。

    “魏学名已经找人结盟,准备刮分别墅,这家伙果然不是善茬!”尤平凡微微一震,情况对他有些不利。

    给他纸条的是他们中年龄比较大的一个人,一身腱子肉,那人比他还要沉默。

    水浸湿纸条,轻轻一揉,纸条化为残渣,随着水流进入下水道。

    接下来的几天,情况发生改变,有心观察,他发现有几个女生和魏学名之间小动作不断,有了几人的支持,魏学名的表现一下子超出其他人,显得尤为出众。

    这下刺激到其他人,包括尤平凡在内,心里暗自焦急,彼此之间的敌视冲突变得频繁起来,魏学名成为男同胞的眼中钉,碍于别墅主人的威严,情况隐而不发。

    进入别墅的第十二天早晨,尤平凡照常来到餐厅,餐厅的气氛有些不对劲。

    “怎么啦?”尤平凡问旁边的梁安平。

    梁安平是给他传递纸条的那人,两人隐约结为盟友。

    “昨晚,魏学名被人偷袭,腿断了。”

    “哈?谁干的?”尤平凡一脸惊讶,周围到处是监控,居然有人有这么大胆子。

    “不知道,不是在房间内打的,黑乎乎的,谁知道!”

    梁平安有些幸灾乐祸,本来大家安安分分的,魏学名自己搞事,让大家心里不安,夜晚的联络变得频繁起来,想要通过监控找到凶手也不容易。

    一会,魏学名坐着轮椅出现。

    “嗤!”看到他的模样,几人差点笑喷了,谁这么缺德,打断腿不算,还重点攻击了他的脸,脸上满是淤青,鼻子上的纱布染着血。

    另一幅轮椅进入餐厅,管家推着元博文,元博文的一脸病态,一副行将就木的样子,据说,他的病情恶化了。

    众人正襟危坐,餐厅内变得鸦雀无声,如同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增加一条新的规定,以后晚上谁也不许出房间,每天祈祷增加两个小时,不要让我发现你们谁不守规矩,在元先生做出决定以前,你们什么都不是!”面对管家气急败坏的声音,谁也不敢反驳什么。

    每个人受到惩罚,管家压根没有找凶手的打算,魏学名心有不甘,迫于管家尖锐的目光,不敢多说什么。

    忙活一天,晚上祈祷冥想,一番祈祷下来,尤平凡像是虚脱一样,浑身累得不行,总感觉有什么问题,家里有一个老中医,他清楚自己的身体,断然不会出现累到虚脱的地步。

    皎洁的月光洒在海边别墅,别墅的最顶端,一人坐着,一人站着,任由月光浸泡全身。

    “还要几天?”轮椅上的人声音沙哑地问道。

    “这些人越来越不安分,已经加快进度,大概需要一周时间!”站在一旁的管家应答道,目光中写满阴狠。

    “你说咱们这么做值得吗?”

    “少爷,咱们是为了元家,谁让造化弄人,咱元家不能就此消失,不然老爷那里咱们没法交代!”

    别墅顶端安静下来,两人在晚风中一动也不动,月光照耀下,他们身后不远处有一尊异兽雕像,狰狞的脸蛋露出残忍的笑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