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修仙车神 第68章 造化弄人

时间:2018-07-12作者:当歌十月

    韩旭迟迟没有回复,要说离江北药效复发已经过去七天,医院内提供的镇定剂需要大剂量服用才可以让他平稳下来,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

    初允和方庆的黑眼圈因为这个事加重了几圈,江北也处于被强制看护状态,没人能确定这种症状是什么,想必普通人是不会知道apse药剂的,查也查不出来。

    当事情一筹莫展之时,幸运再次降临,某人从东京寄来的包裹,倒不像是正常渠道发出的,而且这送的地方正好是江北住院的42号室。

    方庆拆开包裹,一眼就能看出此是应高文所寄,他两在暗中约定过这种带有符号的信息传递,本能的警惕性让方庆把房间封的死死的。

    面对在一旁愣着的初允,方庆并没有想要驱逐她的意思,他觉得她应该很可靠,“今天的事谁都别说。”

    初允被吓了一下,点了点头,那包裹拆开后内置盒子上的血红骷髅头让她有些害怕。

    中和药剂!方庆轻轻的撕开盒子标签,就能看见这盒内的四字,跟千盛商标的字体还有几分相似,除此之外啥都没有,连个说明书也没有。

    “这东西真可以救师哥嘛?万一……”初允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空穴来物,哪来有这种好事。

    “但除此之外,好像也没有办法,江北的心率也在一天天下降当中。”方庆无奈中。

    躺在病床上的江北,氧气从没间断的输送中,机会也许就这么一次,方庆也曾试过再次用真气救他一命,可毫无作用,他的治愈能力好像变得只对自己有用。

    在百般困扰下,方庆还是尝试着将这1l的药剂给江北灌下去,成与不成就在此刻。

    应高文的心思实在令人费解,叶安的死因还未说清,这又雪中送炭,作为试车手也不现身房车比赛,疑点实在太多。

    当江北服用中和药剂过去三分钟后,心率急速的上升,吐了一大口血,初允连忙叫着医生,最后检查的结果是身体机能正在好转。

    不过醒来还是另一回事,江北的症状跟其他apse药剂的受害者可不一样,不仅表现在身体状况上,而且这两个多月多来除了那四天他很难接近到药剂的使用,这又是个问题。

    如果在第五站比赛之前江北还不能醒来的话,那只能让秦浩上场,这样南山厂商又将再次陷入泥潭,方庆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想来他也开始学会怎么去权衡利弊。

    在病房漫长的期待是相当煎熬的,崔岳那边很早就催促要去宁波汇合,方庆这才不得已将江北出事的消息告诉他,说的只是赛车的事故,并无其他字眼。

    越发的平静就越发的感到危险,离第五站比赛的日子也屈指可数。

    安格斯的赌注被李辅山全程直播,发在那天所有参赛选手的手机上,他是个充满恶趣味的老头,而方庆收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是友谊赛过去的第15天。

    这也算是无聊时间的一种打发,在尚海这么大的城市无人问津的感觉确实有些难受,要不是初允,也多亏了她,她话不多但是脸上总是挂着笑意,对于生活她很是乐观,对方庆来讲这是生存。

    视频中夏夕前脚到的餐厅,能从网上约出来这能看出安格斯的人脉强大,她的行为作风还是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浓妆艳抹得等待也许是个很美好的约会对象。

    初允就在方庆的身边,她这次并没有躲避这个跟他貌似有些隔阂的女人,她开始主动的找方庆谈话,她的意思她自己很清楚,想确认在他的心中地位。

    “你对她没有感觉嘛,这种赌注游戏简直就像羞辱她一样。”初允的话锋转变的很快,如此的毒辣。

    “并没有,她只要不死那就跟我没太大关系。”方庆回答的很随便,他根本对这种问题没有很大的波动,无情似乎就是他的标签。

    “不死?那是什么意思。”初允追问。

    “我只是觉得我不想看到身边人死亡,你也知道最近房车比赛上不太平。”方庆再次回答的很干脆,完全都不用经过大脑思考。

    初允对此很是满意,她看到了夏夕的位置已经不在他心里。

    在闲聊之中短暂的视频也结束掉,安格斯收获了一巴掌,看来夏夕这个女人确实有些刁蛮,可方庆之前这五年来是如何接待她,这令人充满着好奇。

    “你知道夏夕以前的性格是怎样的嘛,当然你不想回答也可以,我并不想强人所难。”方庆嘴皮子溜得太快,显然问一个青梅竹马来了解前女友的事情,这不是很狗血,就是很愚蠢。

    初允的脸色很快就阴沉了下来,在思考一会儿后,她缓缓地说道:“我曾选择退出与她争执,选择退出所谓的竞争,我知道她可能会给你带来幸福,但现在的她看起来是如此糟糕。”

    言外之意,初允已经多年未跟方庆接触,女人之间的争风吃醋方庆这还是头次体会到是什么感觉,这根忘情池里的故事有几分相似。

    这下倒好,方庆挖了个坑把自己给拉进去,他没法接着初允的话继续答下去,他修仙之时未染红尘俗世,未历人间,就算他是仙人身份,但这样貌确是凡人之身,他该如何作答、

    “你喜欢我嘛!”初允郑重的从口中吐出这几个字,她此时的想法可能是重燃起爱的希望,哪怕就这么一瞬。

    方庆的脸红彤彤的,这心率如同起搏器一样的加快,他的腿想动却又无力,他很清楚的知道这也许就是师傅所说的爱情。

    可他要享受了这份爱情,他就是自私的,以外来人的身份侵占他人的身体,再去用这个人的样子来获得爱恋,这种事情是不公的,他站起身来是代表着拒绝的意思。

    初允摇晃下了脑袋,她还有办法,为了她所谓那份爱意,哪怕只是委屈的在身边当做个陪衬,“我想成为你的助理。”

    这个请求不是很无理,相反如果同意的话能让她少些单恋的痛苦,方庆自然是同意的。

    “可我有一个问题,你为何这么执着于我。”方庆早就想问,能让人爱的如此深沉,绝不是简单青梅竹马就能解释的,此时在双方都差不多透明的情况下,他必须知道这点。

    “你救过我。”初允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眼泪也在慢慢的从眼角流出来。

    短短的四个字,让方庆竟有些莫名的痛苦,他也救人但只是抱着济世的修仙理论来实行,而从未掺和过一丁点感情在里面,也难怪凡人生活的如此艰难,这七情六欲实在是太折磨人心。

    为了让初允的内心能好过一点,方庆将自己的怀抱送给了她,当然这也只是朋友的关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