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修仙车神 第67章 药效复发

时间:2018-07-12作者:当歌十月

    方庆现在可以享受来之不易的胜利,初允也可以放平心里的波澜,她的眼睛已经被泪水染的红晕,全场也为之呐喊,这种非人类的车技可是难遇的。

    “嗨小子,干得不错,那个刁蛮的女性看来只能是我去约谈喽。”安格斯摘下头盔,走到方庆面前,用拳头击打了一下胸口,他的笑意是强装,这次他是三人中最后一名,赌注是逃不掉啦。

    李辅山挺着油腻的肚腩从看台上晃晃悠悠走下来,之前没注意到他的身材,原来如此肥胖,他跟他的秘书在小声商量着什么,脑袋有些轻微的摇晃,似乎又是在反驳着什么。

    等到方庆面前后,眼睛斜视着说道:“我想邀请你加入我们长云专属队员。”

    这个跟赞助的区别就太大了,相当于卖身契,而且据方庆所知长云车队不过是一群三流车手,简直有些笑话。

    “我想我暂时不会答应的,不过我想如果还有这样的友谊赛我倒是很乐意参加。”方庆终于脑袋开窍了一回,稍显生硬的委婉拒绝还是有些进步的,要知道站在对面可是赞助商,定不能轻易招惹。

    “有为我出力的心力,年轻人可教,日后有事来找我,走看戏去咯。”李辅山一脸的坏笑,领着安格斯去所谓的完成赌注。

    卡尔站在后面有些纠结,杵了半天还是走上前跟方庆说了句,“你的车技我是由衷佩服,你是个尊敬的对手,对于之前的言行我感到抱歉。”然后就直接走掉,还没来得及回答。

    就这样?貌似说话的情节有些尴尬,还有些不对劲,整个气氛都变得有些怪怪的,夏夕的事情就这么翻篇了,当然这是建立在方庆胜利的基础上,换做他们自己胜利那又要另当别论。

    方庆回到贵宾休息室,在走道里就能远远看到初允在室内来回走动,江北正在准备他的着装,第二组的比赛将会马上进行开始。

    初允看到方庆的第一刻是相当激动,甚至情不自禁的跑上前去拥抱他,这一下就变得有些尴尬啦。

    刚走到门前就突然来这么一下,方庆双手有些无措,不知该往哪里放,初允将他抱的很紧凑,刚刚从窒息的赛车中喘过气来,这又让他的心口感到有点闷。

    “那个,能不能让我呼吸下。”方庆将双手举过头顶,盖过她的哭腔轻声说道。

    “对不起,我失态了。”明白过来的初允赶紧往后退了几步,连声道歉。

    方庆将双手掌推开又滑下,在试图让初允的心情能缓下些,她现在说话都变得有些口齿不清。

    “怎么样?你那组的对手没问题。”方庆顺势转头问着在换衣间的江北,

    等江北走出来的时候,他的赛车服脱掉了,说什么跟这个赛场的气氛不太搭调,典型的选择困难症。

    “要是能把你的车技教给我,那自然没问题,不过今天有我师妹压阵肯定妥妥的。”江北吹捧了一波方庆,两人的关系在慢慢的变好。

    “别藏啦,你是知道我们关系的对吧,就像我们两个测试你一样。”初允说的相当直白,就是那天方庆在医院靠墙偷听的事被暴露了。

    “额,对不起啊。”方庆挠着挠头,竟有些羞涩,在女人面前他毫无抵抗力,之前的拒绝都是铁着脸说的,内心其实很慌的,你有见过这样的修仙者嘛,真是有些奇怪。

    不过怎么都得说,方庆是很感谢初允的相助,但是他从嘴里是说不出来的,毕竟他喜欢孤独,以前跟他聊的来也就只有教他修仙的师傅,也不知道他老人家近况如何。

    江北的比赛对于方庆来说是很不放心的,也就在房车赛的时候水平还行,一到单人赛完全就失去方寸,希望他能平安跑完。

    现在的江北恐怕内心不好受,apse药剂的副作用已经越来越控制不住,稳住心率这种办法估计也不能奏效,早知道就不来参加什么俱乐部,可路已经走了这么远,只能硬着头皮上咯。

    有了方庆的建议和经验,江北进行赛车的加重底盘,减少不必要的配件,加固好车壳与车内的连接性,就像龟壳一样来保护车身内部不受重击,这第二组车手技术不行,但手段肮脏。

    赛事正式开始后,起步阶段领先过多的江北让很多人感到红眼,俨然成了一场碰碰车的比赛,江北凭借着灵活的走位和特装的尾翼设计,在走位方面还是有很大的突出表现,这也让对手在短时间内无可奈何。

    江北的过弯技术技巧性不高,但很实用和华丽,这点从他以前的几场比赛就能看出,就这两样车技在这种实力环境下取胜应该是绰绰有余的。

    假山赛段的泥土被清出后,在赛道旁留了个坑洼地带,陷进去就很难再爬出来,这前面几圈很多人都想把江北挤下去,但是由于不敢加速每次都错过时机,车手的心里素质差异太大。

    坐在看台上方庆也是感慨终于能完整的欣赏一次比赛,他刚这么想危险就出现了,真的是乌鸦嘴。

    在路过那个坑洼的时候,江北的身体实在是扛不住啦,直接驶向右边的坑洼,手都已经不停自己的使唤,脑袋在渐渐的被麻痹。

    方庆紧盯着手中平板的赛事直播,从一闪而过的画面中看到方庆的眼神泛白,这是药剂作用特征,难不成他真的还在服用?

    不同于方庆之前了解到的状况,眼神是一只白一只黑,过段时间两眼颜色又会互换,全场并没有人在意他的这种眼神,但初允好像有些不对劲。

    “你看师哥的眼睛,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初允突然的乍叫,并没有让高度注意的方庆转移画面。

    这下江北又只能黯然退场,这已经好几次发生这样的事态,药剂作用发动的那一刻脑子一片空白,他最后想做的就是拼命的将车方向转回来,可是车尾已经滑到坑里面,还有路过的其他选手撞向他的车头。

    方庆连忙给韩旭发送消息,这种症状也只能去找他,看到场上的江北被抬上担架后,方庆连忙紧跟着前往,他亲历过不少人的死亡,但这是朋友,另外也是他不明白的那种兄弟关系。

    只能说这是忽略掉了机会,其实方庆本不久前就能解救他的,在第三站完赛后,是江北亲口首次告诉他药剂的事情,都怪他的盲目怀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