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修仙车神 第10章 相约做局

时间:2018-07-12作者:当歌十月

    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

    队友的缺失与离开,江北的意外事故,还有手中刚刚收到的驱逐信,方庆没有去医院,邮局给他打来电话说有他的信件,没想到是f1袋鼠车队的强制辞退信,所承诺的年底罚款是肯定要上交的。

    现在的他完全没有以前天才的斗志,似乎所有的傲气在近几日的凡事中被一一击碎。

    崔岳不停地打电话过来,催促着他前往医院帮忙看护下,他已经是南山的教练,加上方庆的禁令,今日怎么也得去报道。至于张笛想去把车队的事情先安妥下来。

    在邮局门口已经坐了一大早上,突然的站起来手脚都有些酸麻,方庆径直的走向不远处的垃圾桶,将那份驱逐信撕的粉碎,反正都是意外得来的机会,何不自己爬上巅峰。

    在路过酒吧玻璃窗时,电视上的新闻让他感到有些刺耳:千盛集团拟定投资华夏新的越野赛事,公司董事长子将会在219年初亲自出征,房车赛所有相关事宜千盛也在进行合作商议,这将为华夏赛车行业发展做出一份具有历史意义的贡献。

    这是赛车圈内的节目,其中也有夏夕的身影,提到越野车赛是让他感兴趣的一点,停办了五年的官方比赛竟悄然的再次筹办开来,因为夏夕的关系他不知怎么的有些隐隐不安。

    赶到长宁医院的时候崔岳和张笛已经离开了一小会,江北的情况都还算良好,但仍处于昏迷状态,医生千叮万嘱要方庆低语对话,进门就能看到被吊在床上已经打了石膏的腿。

    江北的全身大部分都被裹上了白布,点滴慢慢的从右手臂上输送进去,方庆在观察着这个对他来讲算新鲜事物的东西,在古华山的时候治伤什么的都是靠的丹药和草药,如果有仙术基本很多伤都能直接痊愈。

    想到这方庆就有些不甘,就凭着他以前的实力这种伤痛简直是小问题,可现在的问题是就留下一丝真气,而且还被限制使用,这个世界的力场在左右着他的能量。

    方庆不停的挠着头,气愤的他在此刻情景下无可奈何,只能看着墙上的挂钟一分一秒的流逝,他现在得想办法去,趁着江北还没醒来,腿要是废了那么基本就告别赛车,这无疑又是个巨大的打击。

    他在焦躁中渡过三四个小时后,精疲力尽的他躺在隔壁的病床,慢慢的进入沉睡,他本来是抗拒着闭眼,但还是被自然性打败,在梦中他再次遇到了他以前的师傅。

    “还记得我以前跟你说过什么嘛,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恋落花。”

    虚无的一片黑色世界中,不时有滴水的声音传来,方庆师傅的声音在其中回荡。

    “可那不是说的爱情嘛。”

    “换了人世怎变得如此愚钝,修仙悟道之人讲究的是悟字,这流水就像时间,你就算再怎么修炼,仗着天资之高也拗不过天数,一旦重生为新苗,那流水是随你还是再次重蹈,皆在一念之间。”

    “谢谢师傅指点,徒儿清楚啦。”

    方庆猛然地抬起头来,护士在摇动着他的肩膀,刚刚的隔空对话仿佛就像梦一般但又那么真实。

    “先生没事吧,那个你朋友需要留院观察,等有突发情况记得及时告诉我们。”

    “谢谢医生。”

    新的一药水又开始滴落起来,回想起刚刚的对话,他发现自己从来没跳出过自己是曾天才的身份,方庆开始尝试着用那丝真气对江北进行身体修复,如果成功的话这将会创造自己的极限。

    他将窗帘全部拉下了,房门反锁住,这点意识他还是认识的很清楚。

    运转丹田这种事情是两个世界共通的都能做到,但真气就像小蝌蚪一样在身体内部乱跑,没法听从方庆的意识,右手不时的发着微弱的白光,在江北身体上扫来扫去好几遍也没有任何效果表现。

    方式是正确的,可总觉得缺少了某个环节,方庆想到师傅给他教过的自保之术,将经脉堵死使真气被强迫性的锁住,这样一来真气也就只能乖乖就范。

    他也没有想那么多结果,凡人的身体使用起来有些稍微的困难,在站立不动三颗刻钟后他能感到身上的经脉像要崩裂一般,这就意味着离成功施法近了一步。

    当右手浮现出一团白色迷雾时,束缚在江北身上的绷带正在慢慢瓦解,石膏也在变成粉末状随风飘走,仙术竟然在这个世界出现,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强忍着锁脉带来的巨大疼痛,江北的恢复很快,恰恰此时有人在外敲门。

    “谁啊!”

    “你维叔,我们来看看你朋友。”

    慌乱之下结束仙术,经脉突然的通畅让方庆手臂快要断了一样,他扶在病床上看着进门的两人。

    “你没事吧,这就是之前说过的另一位队友,应高文。”

    瘦高瘦高的身体,戴着副篮框眼镜,很难想象他赛车时那专注的神情,跟现在的外表实在是没法联系在一起。

    “您好,多多关照。”

    “你也知道经理跟你提起过我,我跑赛前一个月是从不会训练的,而且今年是我第二次代表南山,上次只是因为车辆事故没法完赛而已,我想千盛集团的新闻你也听说了吧。”

    “所以你来找我的目的是为了某个不可告人的事情。”

    “难怪阿灿跟我在私底下说你坏话,你的个性确实不错,我怀疑千盛集团想通过包揽赛事来洗钱。”

    “可你忽略了个点,华夏赛车刚刚起步十来年,哪会有大资金流,洗黑钱不是作死?”

    “这恰恰就是我搞不懂的地方,所以今年我想和你做个局给他们看。”

    这对话充满着一股侦探小说的味道,维叔自觉的戴起耳机,整个房间内的气愤都有些凝固,看似就像影视剧里的故事,但那个凡人的记忆告诉方庆却有此事,这也是为什么他接话如此流畅的原因。

    “这次还是千盛做庄,但我们不是下家,而是发牌的人。”

    “看来你也知道我的底细,如果只是陌生人对话,托盘这么多是会有风险的。”

    一场围绕着赛车的风云秘事拉开帷幕,而方庆却对这一切没感到敏感,两人在很久前就好心互相认识过,而且事情的起因源于五年前越野车赛的停赛风波,以及他父亲的秘密。

    江北虽没有接受完治疗,但眼睛已经缓缓的睁开,医生随后赶来也是惊掉了下巴,对他们而言这就是奇迹,而方庆暗自高兴中,看来这人间路也是颇有奇趣。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