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弹幕版三国 第〇二二章 【殿中一战】

时间:2018-07-12作者:夜曲OP.9

    大殿的宝座上,坐着愁眉不展的严白虎,和双目通红的严嫣。

    严嫣被父亲一通责骂,委屈不已,眼泪一颗颗掉落。

    严白虎其实并不想责骂女儿,但面对满面怒火的孙翊,实在不得不骂几声,让孙翊消消气——哪里能得罪孙翊啊?如果孙家军明日就攻了来,如何抵挡?有什么能抵挡?兵不如人家,武将更不如人家!

    “不必责怪郡主了,德王,而今我有一事相求。”原先狼狈不已的孙翊,此时挺直腰杆,意态昂然,一副小人得志后的面孔:“我请求你,严惩那个将我击伤的人!”

    “这个”严白虎沉吟不决,毕竟是女儿召来的武将,而且人家刚刚立了功,怎么能严惩呢?

    “如果你不答应,那我唯有回去将此事一五一十,告诉我兄长和父亲。”孙翊态度蛮横地道。

    孙家父子都是世之枭雄,随便从孙家军中派来一个如韩当这般等级的武将,吴郡城中就没有人能抵挡得住,如果以此为理由,大军压境,那——

    严白虎知道自己真的惹不得孙家。

    “讲不讲理!”严嫣将眼泪抹去,轻叱道:“你设下伏兵偷袭,莫非我们还要向你道歉?不杀了你已经”

    “杀了我?”孙翊奸猾的笑了起来,摇晃着脑袋道:“郡主啊郡主,你年纪太小,天真无邪。呵呵,今日杀了我,明日,这个城就不复存在了啊”

    “咳咳,依老臣看,”此时一个穿着黑色斗篷的瘦老者走了出来,道:“此事纯属误会。要消除误会的,唯有将做错事之人,做一番严惩了。”

    说话的人双眼深陷,活像两个黑色的窟窿,披着黑色斗篷,身材极瘦,几乎可以说是一具骷髅。

    他是严白虎麾下的一员老将,潘朶族人,名叫厄多赫。

    “误会?”阿素大声道:“这人杀了我们一百精兵,郡主也差点就被这人擒走了,是误会么?”

    “阿素姑娘,请注意你的身份。”一个同样穿着黑色斗篷,脸色阴晦的年轻人道:“我父亲说话,容不得你插嘴。”

    这是厄多赫的的儿子,名叫厄多巴。这对父子一个样,都是性情阴冷,满肚子阴谋诡计的角色,但在严白虎手下却颇受重用。

    “我讲的是事实!”阿素并不畏惧厄多父子的威势,她见严嫣受委屈,即使会被严惩,但也要替她争一口气。

    “事实?”厄多巴笑了笑,转头向六指翁道:“六叔此时您老亲身经历,事实是什么,我们听来说一说。”

    六指翁一怔,满目忧色,默默无语——他知道必须替严嫣争一争理,但也深刻地知道得罪孙家的后果,一时心中大为犹豫。

    气氛正凝固间,从殿外传来一声报。

    “报——管将军,莫公子到。”

    “来了,这该死小子来了!”孙翊恶狠狠地转过身,盯着殿门中缓缓出现的瘦长身影。

    今日,此时,此地,他要令这个打伤自己的人血溅当场!

    莫疯和管亥,并肩走进殿门。

    一进殿中,莫疯冷冷的一眼扫视,看到严嫣忍住哭泣而发红的眼圈,心中已经料到殿中发生了什么。

    一进殿中,管亥冷冷的一眼扫视,目光停留在银盘上摆放着的烤火鸡上,感觉又有点饿了。

    “好小子,终于来了!”孙翊狠狠地磨着牙齿,双目之中,射出炽热的恨意:“今日咱们做个了结”

    莫疯表情漠然,对孙翊的威胁充耳不闻,只凝神地把殿中众人都扫了一眼。

    “二位,见了德王,为何不下跪?”厄多赫倚老卖老,首先发难。

    “下跪?”管亥是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把目光从烤火鸡身上暂时收回,朗声道:“我两兄弟不对任何人下跪!”

    “狂妄至极!”厄多巴冷声道:“呵呵,也只有这样的人,才敢得罪孙公子了。”

    这父子二人,只用两句话,就奠定了敌对的气氛。

    “这个”严白虎叹了一句,道:“二位远道而来,不下跪,那也情有可原”

    “德王,礼不可废!”厄多赫大声道:“你们二人”闭上眼睛,感知管亥和莫疯的实力,冷笑道:“一个中武之阶,一个初武一星,也敢对德王不尊?”

    “初武一星?”

    殿中的文臣武将闻言,都是窃窃私语,暗暗发笑——郡主毕竟年纪尚小,总会看偏,但这次怎么这么离谱,会召来一个低武一星?太可笑了,吴郡城再不济,也绝不会让一个初武一星的人当大将的。

    “请德王明鉴!”孙翊朝严白虎拱拱手,道:“我武力虽远逊于我父兄,但好歹也是中武之阶,怎会被此人击败?事实是,此人趁我不备,将我暗算,又污蔑我向郡主行凶!”

    他公然扯谎,居然能做到脸不红心不跳,慷慨激昂。

    “原来如此!”厄多赫立刻附和道:“此人居心叵测,蓄意离间,真是留不得啊!”

    “莫公子是七术之体!”阿素忽然大声道:“就算武力等级低,照样能打败你!”

    阿素被莫疯救了一命,此时自然替他大声抗辩。然而当殿中众人而听到她口中说“七术之体”这四个字时,一阵哗然之后,又是窃笑不止。

    “七术之体,不可能!”

    “我活了这么大年纪,从未见过有七术之体”

    “呵呵,是在做梦吧。”

    殿中的文臣武将交头接耳,均是一副难以置信的神情。

    寻常人遇到这种情况,一怒之下,自然会尽力展示技艺,来打脸众人——但在莫疯看来,越多人不相信,自己就越有底牌,作为一个冷静的疯子和作秀天才,是绝对不会在众人面前自揭底牌。

    况且,风术斗技和雾术斗技,都只是初级形态,施展出来,也只是博人一惊而已。这种类似于耍猴般的低级炫耀,莫疯不屑去做。

    “算了,”莫疯耸耸肩,朝阿素道:“这里不欢迎我们,我们走就是了。”

    “对啊,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告辞!”管亥满目怒色地朝众人抱了抱拳,道:“子癫,咱们走!”刚迈开脚步,又犹豫一阵,走到那烤火鸡之旁,愤然撕下一根火鸡腿。

    “呵呵,想走,先跪下再说吧!”厄多赫说出这句话,身体微颤,殿中迅速传出了一阵阵凶猛地能量波动。只见他手掌一抬,凌空劲劈,犹如实质的淡青色掌风,骤然从其掌沿扩散而出。

    斗气凝聚成一片青芒闪闪的刀刃,朝莫疯的双膝迅疾无伦地切割而至!

    这一击狠毒至极,一瞬之间,就要将莫疯双腿割断。

    于此同时,厄多巴也是狂吼一声,手掌倏然扬起,与他父亲一样,掌心中激射出一道淡青色的刀刃!

    厄多赫和厄多巴这对父子,斗技一模一样,两道刀刃前后交加,宛若中的交叉火力,莫非无论如何不能避过。

    “我要杀了你!”

    殿中响起孙翊狂暴至极的一声烈吼,他身形如箭,愤然冲向莫疯,要在殿中让这个令他出丑的人,碎尸万段!

    三道攻势,又快又急,管亥,严嫣,阿素,全都反应不及!

    至于六指翁,他虽然有所预判,但此时有心要替莫疯阻挡这三道杀招,以他的速度,已然太慢!

    正当所有人都认为莫疯必定横尸此处时,只见他眼中精芒一闪,后退半步,一股风旋自掌心升起,凝留一瞬,飞荡而开,不偏不倚地从侧面与厄多赫发出的第一道刃气相撞。

    随着一声轻微的声响,那道刃气微微一滞,斗然之间,方向偏斜,正好挡住了厄多巴发出的第二道刃气

    “嗤!”

    本来两道前后交叉的刃气,瞬间对撞互切,彼此抵消,激化出来的一圈无形地劲气涟漪,猛然扩散而出,爆发出无数细小风刃——

    正从后方向饿狼般猛扑而上孙翊,无可避免地碰上了这个能量余波!

    霎那之间,孙翊宛若陷入一个由风刃组成的河流,全身上下,均被无数细小锋刃所钻刺!

    数十声“嘶嘶”声响过后,他披头散发,满身是血,朝后飞跌数米,仰面摔倒在地,双手捂面,在地上翻来滚去,发出阵阵凄厉惨呼。

    殿中,所有人都睁大了双目,满面极度的惊诧。

    莫疯用轻轻巧巧的一招,抵退三大杀招,精妙之处,在于“风卷袭”发出之时,精确地把握了碰触刃气的时机,从而引发联锁反应。

    而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招,其实是千险万险,只要偏差了01秒——局势就会完全不同。

    在孙翊凄厉的痛呼声中,莫疯微微抬眼,朝厄多赫与厄多巴凝望一眼,忽然微微一笑。

    对阿多巴父子来说,那感觉就是你拿着砖头忽然往一个路人的后脑勺敲下,那路人轻描淡写地接了招之后,反而对你露出一个如春日暖阳般的笑容。

    这个笑容,比狠毒的威胁,更加致命,更为恐怖。

    “疯疯子!”

    看到莫疯这个笑容,厄多赫父子心尖儿同时一颤,退后一步,面色灰败。他父子二人本来想替孙翊出口气,日后在孙家面前邀功得赏,现在反而弄得他重伤破相,当真不知怎么向孙家解释才好。

    “快,快!传医师来啊”严白虎大惊失色,有点慌乱地望向莫疯,怒道:“你敬酒不吃吃罚酒,竟敢击伤孙公子,你”

    严嫣站了起来,跺了跺脚道:“爹你要讲讲道理啊!”

    “闭嘴”严白虎恨女儿说话不看时机,连忙拉着她的手让她坐下。

    “岂有此理!”管亥咬了一口火鸡腿,双眼冒火地怒道:“本来就是他们以多欺少,怎么又能怪到我老弟头上;况且他受的可是刀伤,要算——就算在那两父子头上啊!”

    严白虎听了管亥之言,一时语塞,但还是指着莫疯,碎碎念般的骂道:“你这无名小卒,竟敢竟敢在我大殿之上”

    “德王!”莫疯摆摆手,打断道:“我这个无名小卒,会在这片天地之间,打下一片基业,到了那时——我们相会吧。”

    满殿文武,闻言愕然。

    莫疯不再多说一句话,转身走出殿门。管亥扬了扬手中的火鸡腿,朝殿中众人做了个呲牙咧嘴的凶狠表情,也随着莫疯走出殿外。

    两兄弟脸色沉冷,一个啃着火鸡腿,一个蓬头乱发,并肩而行,脚步坚定,头也不回地走出吴郡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