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弹幕版三国 第〇〇三章 【高难度逃生】

时间:2018-07-12作者:夜曲OP.9

    此时此刻,管亥已从适才的硬直中恢复,他健步如飞,极速移动至莫疯身前,岩术斗气聚集于右掌之上,朝火蝠拍去。

    “嘭!”

    岩火相击,火蝠支离破碎,火芒朝四方飘舞,湮灭而散,变成一团烟雾。

    “哇啊!今日你们二人都得死!”

    烟雾之中,胡轸右臂一展,长枪之上,寒光闪耀,朝管亥受伤的腹部倏然刺至。

    他早算准了管亥会用岩术聚集于双臂来封挡,当下左掌暗暗蓄着斗气,下一步,就是再次使用“火蝠”斗技,令对手全身焚烧。

    右枪左掌,一虚一实,实在是令对手极难应对,莫疯却瞅准的一招的破绽所在,在管亥尚未应招之前,他脚掌已经在地上猛然一踏,身形化为一道灰色的流光,一掌直出,劈向胡轸右腋之下。

    右腋,正是胡轸这一招之中,全身上下唯一的弱点。

    遇此阻碍,胡轸狂叫一声,枪势猛然顿住,急急收臂封挡!管亥反应倒也不慢,见对手被迫收招,立刻进入双人协击状态,将钢刀刃面一转,转守为攻,横砍胡轸中腹。

    胡轸冷哼一声,此时他独斗两敌,居然从容不迫,只见他左掌斜击,要抓住莫疯的右掌;同时右臂一抬,用长枪去格挡管亥的刀势。

    但莫疯一击不中,早已远远闪躲而开,让胡轸抓了个空。

    但管亥的刀锋,却结结实实地砍在胡轸的长枪之上。

    “当!”

    刀枪相击,一股凶猛的能量波动猛地至二人的中心点暴涌而出,霎时之间,在两人周身数米远距离的十几个步兵,就好像落在桌上的灰尘被人一口气吹开,巷中的混战场面,呈现出一个空旷的空洞圆圈。

    硬碰硬一招之后,胡轸身形如山,凝然不动;管亥却退了七八步,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单膝跪地。

    中武四星和中武八星的差距,在实战之中,还是十分明显!

    但就在这时,胡轸瞳孔猛然一缩,骤然发现莫疯竟然浑不怕死地再度欺近,从掌上施放而出的一团森白色的小气旋,迅疾扩大,低低呼啸,朝自己胸口飘袭而来!

    而此时胡轸是斗技发出后的硬直时间,无法出手封挡!

    “噗!”

    胡轸确实是大意了,他料不到这个初武一星的小将,居然能将进攻和闪避的时机把握得如此精妙,骤然之间,被这道风旋猛地击中前胸,腾腾腾腾腾,倒退了五步。

    好在他体内斗气深厚,纵使正面受了这么一击,仍然没有内伤,但胸口还是猛然一痛,呼吸急骤。

    “逃啊!”

    管亥见莫疯逼退胡轸之后,还愣头愣脑地摆出继续攻击的姿势,连忙右臂一伸,将他像拎小鸡一样紧紧抓住,然后转身向后,飞步逃窜。

    ---------------------

    身后传来胡轸的吼叱和士兵奔袭中的脚步声,管亥拎着莫疯狂奔数百米,喘着粗气,急匆匆地奔入北面的荒林里,嗖的一声钻入一个山洞之中。

    剧烈地咳嗽了几声,管亥将莫疯放了下来,自己微微发颤地瘫坐在墙角,捂住流血的伤口,脸色煞白。

    这洞里原本密不透光,好在岩壁上凿穿了破了几个小孔,稀薄的光线射了进来。

    适才乱斗之中,管亥被胡轸用钢枪刺穿脾脏,受伤极重,他提着一口气死抗,倒也能支撑得住,只是此时伤口血水如泉,汩汩而流,势难阻断。

    “管兄,你的伤势”莫疯心中一惊。

    管亥冷哼一声,双目间冷光闪过,右臂朝前一探,五指如爪,紧紧抓箍住莫疯的肩膀,呲牙咧嘴地问道:“小子,实话实说,是不是你杀了何仪啊?!””

    “不是的,”莫疯摇摇头:“我到了之后,他已经死了。我只拿了他的剑和盔甲。”

    声音淡淡,却有一股朴实。

    “算了,反正现在老子没了力气,唯有相信你了!”管亥叹了口气,松开了手,眼中凶光一黯,缓缓垂下头来,有气无力地道:“我不行了”

    他探手入怀,取出一块沾着血迹的白面饼,递给莫疯。

    “往西走吧,就是此洞的另一头,直通桑江。”管亥摇摇道:“你速速渡江而去吧”他失血已多,说话之时,已是气若游丝。

    莫疯机智地将适才得到的那颗补血丹,立马从腰间的袋兜中取出,手一伸,毫不犹豫地送入管亥口中。

    “希望这颗补血丹,能救你一命!”莫疯目光炯炯地道。

    事实证明,补血丹确实有回春之效,一分钟之后,管亥神志开始渐渐恢复,双目猛地一睁,开始茫然四望。

    “咦,我还没死?”管亥望着莫疯,愕然问道:“等等!傻小子,你给我吃了什么药?”

    “补血丹啊。”莫疯淡淡道。

    “补血丹?”管亥皱了皱眉,不解地道:“你疯了吧?带着我这么个废人,也跑不远!”

    如此危难之时,不赶紧跑,居然还要浪费一颗宝药来救一个已经走不动的人,这份傻气和义气,确实令管亥挺感动——但他为人粗豪,一时之间也找不到什么话来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情,唯有顺口一句“你疯了吧”。

    “没错啊,我就是个疯子。”莫疯将白面饼撕成两半,一半自己吃了下去,一半递给管亥:“补充些体力吧,咱们还得从这里杀出去。”

    管亥将半块白饼吃下,运了运气,觉得体内斗气流动,已经恢复了五六成,乃缓缓地站起,沉声道:“走吧,拖得越久,越容易被包围,咱们从另一个方向出洞!”

    “好啊。”莫疯点点头。

    于是管亥在前,莫疯在后,两人小心翼翼地提着脚步,朝南面的出口走去。

    不到两百步远,一抹微光从不远处投射而来,终于望见洞口了。

    “看来外面没有敌兵”管亥深深吸了口气,朝莫疯招招手,示意一起跑出洞外——

    就在此时,洞口的微光闪了一闪,仿佛人眼轻轻眨动了一下。

    莫疯抬起右掌,拍了拍管亥肩膀,示意有人。管亥反应也是快极,立刻一动不动,凝固身形。

    轻微的脚步声传入耳中,果然有几个兵正试探性地,躬身从洞口进入。

    待那几个小兵走入洞中,管亥将岩术斗气覆盖于双拳之上,身形猛冲而前,只闻“啪”“咔”数声,四个小兵头颅爆裂,脑浆涂壁,顿成了无首之躯。

    “冲出去吧!”说完此话,管亥脚步一挪,就要朝洞外飞步而去。

    “等等!”莫疯却十分沉静,身形一闪间,拦在管亥身前,右掌迅速朝上抬起,少顷,一股森白色的风旋,便在掌上凝结而成,手掌一抖,这股风旋呼的一声朝洞外荡袭而去,飘旋至洞外。

    当这道风旋飘出洞外的一霎那,一片刀光剑影登时闪现,原来洞口十几个敌兵听到声响,以为有人从洞里飞逃而出,忙不迭地挥舞兵刃拦截。

    当他们发现窜出来的不是人,而是一阵风旋时,全都愣了愣。

    就在他们发愣的时候,两道人影“嗖嗖”从洞里飞窜而出,众兵回过神来,要拦截却已然不及,唯有鼓噪大喊:

    “逃了,逃了!快快通报胡将军!敌人从南面逃走啦!”

    ----------

    管亥呼哧呼哧地奔跑在前引路,他对此处地形算是十分熟悉,带着莫疯七拐八拐,逃出数里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出现一条水波流动大江。

    一轮明月洒下清辉,照在江面之上,宛若一条银光闪闪的光带。

    “咱们乘舟跨渡此河,就能摆脱追击了!”管亥兴奋地道。

    “嗯好吧!”莫疯蹲在地上,喘息不止,汗水湿透全身——他现在的等级是初武一星,体力严重不足,紧随管亥这么跑,累得几乎虚脱。

    凝目望去,江面之上,稀稀落落停泊这几艘小船,但靠近岸边的,唯有一艘。

    管亥当即迈开脚步,来那艘靠岸的小舟旁,开声动问。

    “船家,开船不?”

    船家是一位老者,身材瘦小,头戴一顶黑色斗笠,穿着灰色麻布衣,垂着头似在打盹。

    他一身装扮虽然粗陋,但抬头之际,脸上神色淡然,双目中暗藏精光,显得神完气足。

    “去哪啊?”老者淡淡问道。

    “过河。”

    “一人一金吧。”说完这句话,老者双目一闭,又垂下头去。

    “一人一金,抢啊?”管亥双目一瞪,扯着喉咙叱道:“金子没有!就有命一条,老子今日非上船不可!”

    他感知到老者功力不浅,吼叱之间,同时咧开森森白牙,端出了拼死一斗的气势。

    “六叔,怎么了?”

    此时此刻,船舱中忽然飘出一个女子声音,清亮好听至极。

    “小姐,”老者徐徐道:“有两个汉子,说要过河,又不想给金子。”

    “这么霸道啊?”那女子咯咯一笑:“那就不收金子了,让他们上船吧!”

    管亥听了,回头与莫疯对视一眼,下意识地微微后退一步——

    天下还有这种好事?这恐怕是美人计吧。

    管亥虽然粗莽,但美人计,还是懂的。

    “怎么?怕了么?”只闻船舱中的女子笑着道:“两个大男人,还怕我一个小女子不成?”

    “哼!”管亥想了想,走到莫疯身旁,咬牙切齿地道:“今日咱俩是到绝路了,非坐此船逃难不可!哪怕她是妖精,咱也要咬下她一块肉来!你觉得呢?”

    “我觉得问题不大,”莫疯体力恢复了一小半,站起来点点头:“上船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