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53节 总有一款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卢利回到酒店,再度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国内的长途;和侯同志等人沟通过了,可也得给爸爸打打预防针嘛!老爸是经不起大事的性子,孩子出国就罢了,现在居然把自己和俞虹娘俩也要弄出去?好吧,弄出去的比喻不恰当,应该说是安排她们出国转一圈。即便如此,对卢建国的冲击也不会小吧?

    “喂?喂?”

    “哎,爸爸,是我,小小。”

    “小小,怎么这个点儿打电话来了,有事?”

    “有事,泥轰这边有点事,我回家得晚几天。”

    卢建国沉默了一下,作为一个很传统的华夏男子,他虽然很想儿子,嘴上却总也不好意思说的,便唯有报以沉默了。

    卢利当然知道爸爸的脾性,干脆不提,直接说道:“爸,我刚刚从使馆回来,我找他们帮个忙,看看能不能安排您,俞老师她们娘俩来泥轰一趟,咱们在这边聚一聚,然后从这直接回家。”

    “…………”电话里又是一阵沉默,随即是卢建国的一声爆喝:“你说什么?”

    卢利没办法,又重复了一遍,不料,卢建国在电话里破口大骂起来:“小小,你糊涂!怎么能做这种事呢?咱们一家子都是华国人,就从来没出过外国种!你想一个人留在国外,就一个人留在那儿吧!我就是死,也得死在这里!”

    “爸、爸、爸爸,您听错了,我不是说移民到泥轰来,我是说,请您过来,在这边转转,然后咱们一起再回国。”

    卢建国的火气瞬间消退得无影无踪了:“哦,这样啊,那还行。你刚才说什么?让我和俞老师她们娘俩一块出国?真的假的?”

    卢利苦笑着摇摇头,自己白说了!只得又说了一遍,这回卢建国听清楚了,一时间只觉得心脏砰砰乱跳,连电话都拿不住了:“小小,这不是开玩笑吧?”

    “不是,实际上,可能这会儿就已经有人在着手进行这个事了。我也得等使馆那边的消息,如果有进展,我随时给您打电话。”

    “可是,真的行吗?对了,我怎么和那娘俩说啊?”

    “您可千万别告诉小冰,那个丫头藏不住话,回头嚷嚷得四邻皆知,最后又办不成,不好听。”

    “我知道,我知道,那我回去之后,先和俞老师商量商量。”卢建国停顿了一下,期期艾艾的说道:“小小,有个事我想告诉你,……”

    “什么事?”

    “嗯……”卢建国吭哧了半天,居然一句整话都说不出来,卢利不知道怎么回事,连连追问,卢建国憋出一句话来:“再过过吧,要是能出国,我们见面再说。”

    卢利知道是有事,却怎么也猜不到会是爸爸和俞虹的进展,追问了几句,最后卢建国烦了,嘀咕了几声,挂断了电话。

    卢利心中纳闷,想再给打回去,又放下了电话,应该不是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是不要追得太急了。便在这时,电话响了起来:“喂?”

    “是卢桑吗?”电话里是横井军平的英语口音。

    “啊,是我,我是卢利,是横井桑吧?”

    “是的,小卢桑现在方便吗?如果方便的话,敝公司董事长先生想当面拜访您。”

    山内溥要来?卢利倒是一愣,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来了:“哦,方便,方便。请山内先生在楼下等一等,我下楼去迎接。”

    “不,不需要的!”

    “需要的!山内先生是长辈,应该的!”卢利说完,直接放下了电话,然后又以最快的速度,给张耀元打了个电话,请他赶紧到酒店来。

    随即一边系着衬衣的扣子,一边向门口走去;一直下了楼,走到酒店门口,一辆黑色的丰田汽车正缓慢驶来,等汽车停稳,酒店的门童熟练的上前一步,拉开了车门,然后,一个身材瘦削的中年人走了出来。

    山内溥显得比实际年龄小几岁,不到5的样子,精神头很足,一双眼睛炯炯有神,顾盼生辉,一看就是久居上位养成的气质。他看见了站在门口的那个孩子,也猜到是他,走上几步,微微鞠躬:“我是山内溥,初次见面,请多关照。”

    “我是卢利,久仰山内先生的大名了,还请您多多关照。”

    山内溥嘴角抽动一下,算是给了一个正面的回应:“那么,卢桑,我们到楼上谈?”

    “…………”卢利沉默的和山内溥对视了一眼,却谁也不肯首选避开眼神,只聊了这么一句话,气氛就僵住了!

    “那个,”横井军平看着情况不对头,站在门口跟斗鸡似的算怎么回事?“董事长?”

    终于还是卢利先转过头去,视线一扫,笑呵呵的说道:“山内先生,横井桑叫您呢?”

    山内溥也不再咄咄逼人,哼了一声,语调变得轻柔了一些:“卢桑,您说呢?”

    “当然,上楼去说,上楼去说。”

    几个人走进电梯,鱼贯站好,电梯门关闭,卢利喉咙中哼唧有声,竟是唱起歌来:“卢桑的心情很好?”

    “如果换了您是我,有人登门送钱,也一定会心情很好的。”

    这句话怼得任天堂众人上不来下不去,特别是一干年轻职员,更是怒目而视!山内溥可是他们心中的神,他怎么敢这样说话?

    山内溥却是好涵养,笑笑说道:“孩子的俏皮话很难让我生气的。”

    “那,股市上的损失呢?能不能让您生气?也不能吗?红白机不能推出呢?还是不能?那,您最大的竞争对手中川隼雄的世嘉公司的业绩超过您的任天堂呢?”卢利一句一句的刺激着旁边的这个老者,完全没有丝毫敬老爱幼的心思:“相信我,山内先生,总有一款是适合您的!”

    “…………”

    “哦,我们到了,山内先生,您请。”

    任天堂众人的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山内溥却仍然保持一个冷漠的表情,跟着卢利进到房间中,分宾主落座:“横井桑已经带回了卢桑的善意,鄙人很感激。”

    一落座,山内溥就开口了,而且上来就直奔主题,卢利心中暗笑,什么不生气?不过是强行压制而已!山内溥号称任天堂铁血帝王,后世留下偌大的名头,自己跟人家,完全没有可比性,但那是4年后,而不是今天、现在!

    “没什么,我也很希望能够顺利的解决我们双方之间的分歧。”

    “分歧?卢桑的话未免太轻描淡写了吧?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窃取了任天堂的专利……”

    “山内先生,您的年纪比我大很多,您接手任天堂的时候,我父亲还没有出生呢,看在这一点上,我尊敬您。但我希望你自重!窃取之类的词语,你想清楚再说,或者你找到实际证据再说!否则,我们就不必谈下去了!”

    横井军平等人勃然色变,更有年纪轻一点的,从座位上昂然而起,双手攥拳,怒视卢利。

    山内溥摆摆手,几个泥轰人重又坐了回去:“好吧,如你所说,在找到实际证据之前,我不会再用这个单词。那么,卢桑,我想你注册了红白机的专利,应该不是想自己进行生产吧?既然这样,专利在你手中没有任何用处,不如割爱给我?价钱上,是可以商量的。”

    “请等一等。”卢利倏然起身,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拿出一摞文件,在手中翻找了一下,拿出一份走了回来,却不急着递给山内溥,而是笑着说道:“山内先生,我不妨和你说实话吧,我想在股市上做空任天堂的股票,这件事不假,但这只是第一步,在我的计划中,做空交割之后,我转手就会做多。换句话说,我是非常非常看好贵公司的发展前景的。而我做多的基础有三个,第一,我在交割之后,就会以一个你我都接受的价格,转让红白机的专利给你;第二,就是我手中的这一款专利文件了。”

    山内溥始终沉默的听着,他当然懂什么叫做多,就是低买高卖而已,趁着做空之后,任天堂股票下跌,大量吃进,等股价反弹了,再转手售卖,等于是一份股票,给他来回摆弄,连吃两回!但这里有一个前提,就是股价确实能够在短时间内有上升才行。

    “能够让我看看你的这份专利吗?”

    “当然可以。”卢利把文件递过去,山内溥接过打开,顿时一愣,这是两只游戏手柄,和红白机上搭载的手柄相比,要纤细很多,整体也要窄很多,更主要的是,手柄的左侧,安装了一个十字形的按键:“这是……”横井军平是搞技术出身,一眼就注意到了。

    “这是十字形方向键,只要我提到这个名字,横井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吧?”

    山内溥瞄了几眼,把文件递给横井军平,和这个部下相比,他的专业技能差远了!还是那句话,专业的东西,就交给专业的人去研究吧。“卢桑刚才说,有三个基础,是可以使任天堂的股票能够飞速发展的?第三个是什么?”

    这一次,卢利可不能轻易泄露了:“山内先生,授权书准备好了吗?”

    山内溥一愣,突然脱口而出的问道:“这第三个元素,应该是和马里奥有关吧?”

    卢利却不觉得讶异,联系前后语句,山内溥要是猜不到,他反而会觉得奇怪呢!“山内先生?”

    “是的,授权书!”

    感谢东北大汉读者的推荐票!拜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