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17节 金融手段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王万重几个不懂行,不知道铁娘子这一摔代表了什么,理查德和卢利却是懂的,两个人相视一笑:“小卢桑,恭喜你。”

    “谢谢。”卢利毫不犹豫的和他握了握手,理查德立刻感受到了他手心的湿润和指尖的力度,又忍不住一笑:“看起来,小卢桑也并不是如表面上看起来那么轻松啊。”

    “你根本想象不到!”

    “我想,这里已经不需要我们了,不是吗?”理查德风度翩翩的一摆手,请几个人跟着他离开嘈杂的大厅,回到会客室,分别落座,由女职员送来咖啡和饮料,理查德点起一支烟,徐徐吸着:“我听说,小卢桑已经订好了下周二飞泥轰的机票?”

    “是的。”

    “如果我没有猜错,您是想看到初步的结果之后,再离开香江吧?”

    “是的。”

    “小卢桑对于这一次的事情,我是说,之前,就很不看好?”

    “是的。”

    “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很简单,我注意了一下香江这边的媒体,嗯,是几乎所有的媒体,他们只是在谈如果香江回归祖国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经济倒退和市场危险。却丝毫没有考虑我们华夏方面的政治考量。其实,在英国本土,倒是有人提出过,香江绝不仅仅是经济问题,还有更重要的政治问题。将这两者联系起来,有点头脑的都能猜到,你们英国人能够打的牌也不过就是那么几张。”

    “哦?这我很感兴趣,能具体的说说吗?”

    “你还看不出来吗?无非就是鼓动某些人、某些团体北上,名为情愿,实际就是要挟;这个办法不行,就在正式的会谈中,以香江经济大幅度倒退,华国即便收回,香江的繁荣也将不复存在为由,做政治讹诈;之后再不行,就提出主权换治权。这应该就是你们英国人在来华夏之前,铁娘子在议会达成的最终条件了吧?”

    理查德耸耸肩:“嘿,这我可不知道,我是商人,勉强能算是个银行家,您问我这种政治问题,可是问道于盲了。”

    卢利噗嗤一笑。没有说话。

    “那,如果真的走到这一步,就是以主权换治权,又会怎么样?”

    “不怎么样,英国人以为我们华国人会治理不好这片土地吗?简直是笑话!”卢利可不会因为理查德是英国人就给英国政客留面子:“战后的近40年时间,你们英国人的舒服日子过得太久太久了,已经忘记了什么叫睁开眼睛看世界,今天遭遇这样的当头一棒,不过是个开始。你且等着看吧!”

    理查德越听越感兴趣,正如卢利说的,香江问题,更重要的是政治问题,而政治问题,又会和经济密切挂钩,他真的很想听听这个天才少年的更多建议,但卢利不想多谈了。金融市场已经做出了反应,剩下的就是等待了。他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呢!

    下午一开盘,香江股市一路狂跌,交易大厅中尽是疯狂的嘶吼:“卖、卖、卖、抛售、抛售、抛售!”

    商人固然能享受到绝大多数人都享受不到的豪奢生活,但他们对于政治环境的敏感,在这一刻得到了彻底的体现,到下午两点半钟,大盘已经下跌了13425点,占据整体份额的1006,一天就跌了一成多,这得跌到什么时候、什么位置啊?

    这种恐慌情绪一再蔓延,抛售更加猛烈,更要命的是,只有卖盘、没有买盘,等于是连一个接手人都没有,再这样下去,不知道多少人得在天台见面了!

    有很多人开始询问,港府为什么还不发声护盘?照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

    卢利对这些都是完全的置之不理,和理查德等人告辞,转头坐进银行为他安排的汽车,“到筲筲湾。”

    筲筲湾位于香江的北岸地区,是香江开发最早的区域之一,但后来,随着港岛、九龙等地逐渐发展起来,筲筲湾因为地理位置的原因,发展潜力不足的隐患开始暴露,这里也就成为了香江很多小作坊、小产业的聚集地,卢利此行要来的key公司,就坐落在这里。

    他已经提前和豪瑟尔联系好了,今天下午过来看一看,说心里话,卢利之前没想太多,就是想了解一下红白机的研发和制作进度,仅此而已;但等他见到豪瑟尔,立刻改变了主意!

    豪瑟尔的情况真的挺惨的,面容枯槁,神色灰败,像逃难的多余像一个一家电子公司的小老板;卢利一开始不知道怎么回事,转念一想就明白了:股市大跌!

    豪瑟尔曾经和那个叫秦彼得的律师争辩过,他是很看好铁娘子访华的成果的,秦彼得则持相反的意见。最终的结果嘛,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样说来,豪瑟尔在股市一定亏了不少钱!哈哈,天助我也!

    好吧,这个不良的念头一经闪过,卢利就把它按捺了回去,太没有同情心了,人家亏得都快投海了,你还想着怎么入手人家的公司,你怎么这么没人性啊?

    当然,他不会这么不冷静,还是得先把情况搞清楚再说!如果是豪瑟尔个人亏损,那算他倒霉;要是他动用了公司的资金进行炒股,那就有操作的余地了。

    存着这样的想法,卢利就当没这么回事,由祖宾牵头,领着他到工厂中,首先拿起一块塑胶板,上面曲折不平,卢利一眼就看出来了,赫然正是红白机的机盖。不过还是没有上色的:“已经做出来了?这样的一块塑胶板,卖多少钱?呃,对不起,我问错了,应该是对方要你们多少钱?”

    “177元。”

    “太贵了!这样的一块塑胶板,成本连这个价值的三分之一都到不了吧?”

    “是的,我们也是这样说的,不过对方说,除非能大规模生产,否则的话,仅仅是开模的钱,他们就很难负担——这还是豪瑟尔和对方认识,通过关系谈下来的价钱呢。”

    “是啊,成本都是要计算在里面的。”

    祖宾笑着点点头:“就是这个道理了。”

    “那么,电路原理测试和试运行情况怎么样?”

    “这边走。”祖宾把他领到另外一个小车间,里面有数台模样完全一样的设备,听祖宾说,这个就是klf机,也是key等电子公司必须装备的设备,其原理是在这台设备上输入设计数据,进行模拟计算,通过对数据和计算结果的汇总分析,得出其操作是否良好、是否过早过度发热、运行大数据时,是否会有反应不良或滞后等情况出现。

    这也是游戏机在生产前的最重要工序,也是最耗费时间的工序,一般而言,要持续进行一个月之久,进行多次运作,然后把所有的数据进行分析,得出中间值。理论上来说,实验越久、次数越多,得出的数据越多,其产品性能就越能得以完善,日后出现问题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在其之后的具体生产,和这个环节比较起来,完全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卢利看着klf机器上的圆形小屏幕,这是示波仪的显示器,各种他看不懂的波形在上面不停的出现,然后是下一组、再下一组……,“祖宾,现在的这种波形图是正常情况吗?”

    “是的,是正常情况。”祖宾看了一眼,点头说道:“说真的,jr,我真的没想到,一个11岁的孩子设计出来的东西,在仪器上会有这么良好的表现!我原本以为,总是要进行一些细微的调整和修改的,但现在看来,完全用不到费这份力气了!”

    卢利嘿嘿一笑,没有多说什么。装作不经意的回头看看,低声问道:“豪瑟尔怎么了?”

    提起这个,祖宾长长的叹息一声:“你今天有看新闻吗?财经新闻?”

    “啊,豪瑟尔先生亏损了?”

    祖宾重重的点点头:“很大的亏损!”

    “对公司不会有什么影响吧?”

    “暂时还不好说,如果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的话,他可能要宣布个人破产了。”

    “这么严重?”这个严重的后果是卢利没想到的,他知道香江有破产法,又分为个人破产和公司破产,以豪瑟尔的情况来说,如果key公司是他个人的,那他有一个仍在继续生产的工厂,就能够源源不断的产生效益,即便在股市上亏了,也可以慢慢的来还清欠债。反之,如果不是他的,他也只是为人打工,那么他就可以宣布破产了。

    当然,也不是说只要宣布破产,他的一切欠债就都被免除了,除了要扣留他名下的动产、不动产以还给债主之外,他每个月的薪水,也会直接被银行扣除一大部分用来还债,他能够拿到手的,只够最基本的生活之用。一句话,那开着宝马香车,纸醉金迷的日子,永远的离他而去了。

    这种情况将一直持续到他还清欠债,银行会采取措施,归还属于他的物品,但那就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情了。

    “这家公司呢?”铺垫了良久,卢利终于问出了想问的问题。“以我看到的情况,这家公司的股票应该不会受到影响吧?”

    祖宾没有多想,这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直接说道:“这家公司是在他亲属的名下,是他的姨丈。至于你说的股票,这家公司没有上市啊,哪有什么股票?”

    一番问答,卢利已经心中有数了,随意问道:“也就是说,他只是在为他姨丈打工?”

    “是的。”

    卢利点点头,不再多问,他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要看看那个劳什子的姨丈是个怎么样的人了!他现在最希望的,就是这个家伙也炒股!

    感谢小小农家yy的打赏和推荐;感谢7758、ds2013、萌萌哒1994、非僧非道读者的推荐票。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