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8节 来信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卢利站在一边,静静地听着。从豪瑟尔的话他听得出来,香江和英国,对这一次铁娘子访华的结果,是很看好的。想想也不意外,外国人对华夏没有什么了解,但只要看看铁娘子在马岛之战前后的表现,就足以让绝大多数人把赌注押在她身上了!

    但现实给了所有人沉重的一击!到了后来,铁娘子访美,在接受采访的时候,竟然说那一次华夏之行,是她经历过的‘最让人失望的、最粗鲁的’对待——以她首相之尊,不顾政治家的身份,说出这样的话来,可知这一记重拳给她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等到她在大会堂外摔倒在地的影像传出来,世界为之哗然!之后,英国方面立刻澄清,以‘……她……刚刚接受过腿部静脉血管手术’为由进行辩解,但这种声音被无视了,所有人都在问一个问题:如果身体不能支撑,为什么还要出国访问?而且谈论的还是这么重大的话题?

    到后来,英国反对派甚至提出了‘……她的身体如果不能支撑,那就干脆把首相之位让出来!一个连走路都走不稳的首相,凭什么带领英伦三岛的人民?凭什么为选民谋福利’这样的话,吓得政府急忙收声,再不敢拿她的身体说事了。

    豪瑟尔和秦彼得争辩了几句,同时收声,“对不起,jr,我们把你忘记了。”

    “没什么,我就是有这样的天赋,自己说的天花乱坠,别人却充耳不闻。”

    两个人同时大笑,一个会开玩笑的华国人,真是少见!“那么,jr,您在香江呆几天?如果时间来得及,我会为您寻找合适的操盘手,然后让你们见面的。”

    “我想,最多还有一周的时间吧。一周之后,我可能就得出发去泥轰了。”

    “没问题,来得及的。”

    卢利点点头,和秦彼得等人告辞,当然,该支付的律师费,暂时还不急,毕竟,秦彼得和他的合作还没有结束呢,不是吗?

    卢利一行人9月6日离开津门,卢建国和李冰就开始数着手指头过日子了。

    卢建国还好一点,找来一本列车时刻表,找到京广线,看着时间,计算着儿子的脚步,到衡阳了、到韶关了,嗯,今天就能到羊城啦!

    他能有一个排解的渠道,李冰就更可怜了,每天下午到家的一件事,就是去临院的叔叔家,“小小来信了没?”

    “没有呢,他才到羊城,不会那么早来信的,总要等他到了香江之后才会写信——他走之前是不是这么说的?”卢建国怜惜的看着这个小姑娘,柔声说道:“而且啊,从那边寄信,可不像是从首都到津门这么容易,太远了!”

    李冰每每听到这样的回答,小脸都会皱成一团,卢建国心疼极了,心里开始埋怨儿子,这么个小屁孩儿,非得跑那么老远,让家里外头的人为你担心!

    一直到14日,也就是又一个星期四,第一封信终于寄回来了!下午时分,邮递员骑着一辆硕大的28加重自行车,一溜烟的冲进胡同,麻利的下车停好,高声呼喊:“xx号院,卢建国,来信!xx号院,李冰,来信!”

    一大一小冲出小院,几乎同时出现在邮递员面前:“我是卢建国(叔叔好,我是李冰)!”

    “咦?”邮递员一愣,怎么有人给这么小的姑娘来信?“你真是李冰?”

    “真是我,我是李冰,卢叔叔可以给我作证的。”

    邮递员不再多说,拿出两封信来,一个厚一个薄:“厚的是你的,薄的是卢建国的。”

    卢建国接过信,再看看李冰手中的那个,简直快哭出声来了:不孝的玩意啊!白养你了!

    想是这样想,还是飞快的打开信,当众看了起来,是熟悉的笔迹:爸爸,您好。

    卢建国眼圈一热,慌乱的摇摇头,看了下去。这封信很薄,是因为他把一些不必要的环节都删减了,毕竟,路上的一些见闻,在火车上的一些事情,都是没必要和爸爸絮叨的,内容以正经事为主,告诉卢建国,他们已经到了羊城,准备在这里住一天一宿,第三天早上乘火车到鹏城,然后当天就准备出关了。

    信的内容写了不到两页纸,都是流水账,卢建国却看得津津有味的。好半天才收好信,回头看看,那个小丫头捧着一大摞信纸,正嘻嘻哈哈的笑呢。

    卢建国骂了儿子一声,凑到李冰身边:“给我看看?”

    李冰头也不抬,回答更是干净利落:“不给!”

    “求求你啊?”卢建国没办法,只得低声哀求,“不如这样,你拿着,我和你一起看,行不行?”

    这一次,李冰倒是没反对,展开了信纸,卢建国站在她身边,两个人看了起来。和给爸爸的信不同,在给李冰的信中,卢利极尽啰嗦之能事,满满的一页纸上,全是火车上的见闻,人来人往的卧铺车厢里,烟气弥漫,互不相识的旅客,有缘在这狭长的绿皮车中遭遇,天南地北的用各种方言聊天,等到了站,说一声后会有期,各自告辞离去。

    到了吃饭的时间,你拿出一个鸡蛋,我拿出一包咸菜,就着热水,美美的吃上一顿;王万重因为有任务在身,不敢喝酒,但看着同车的旅客手持酒杯,大声喧哗,能够看得出来,‘他馋得心里长草了’!

    晚上睡觉,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李冰和卢建国都知道,卢利要是睡着了,那真跟死狗似的,什么什么都不知道了,但在睡着之前,他需要一个特别黑暗和安静的环境才能真正入睡,否则,根本无法安眠。而火车自然不可能给他提供一个这样的环境。等到卧铺车熄灯,已经是10点多,再折腾一会儿,就可能是凌晨时分,然后,不到6点就又被吵醒了。这一路上他最辛苦的,就在于睡不好觉。

    看着信纸,卢建国无奈的叹了口气,从字里行间可以感受得到,儿子这一次南下,真的吃了不少苦头。心疼之余又有些埋怨:该,看你还敢不敢瞎折腾了!最好一次管够!

    李冰又翻开一页,卢利他们到羊城了,这里的天气、环境、风俗、语言,都和津门有着迥然的差异,想找一个洗澡的地方,对方硬是听不懂,得说冲凉才行。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口语是津门人耳熟能详的,在当地,却根本不明白。例如简直,在津门,可以用作字面意义,也可以做‘一直前行’解释;拐弯也是在行路的过程中,遇到转折的意思,在当地也没有这样的词汇。

    李冰看得乐不可支,她一个小小的女生,没出过家门,哪知道这些啊?不但是她,卢建国也是轻笑连连,孩子出去一趟,倒是长见识了。“哎,别收起来啊,没看完呢!”

    “不给你看了。”李冰心中甜蜜蜜的,剩下的内容,自己要慢慢看,别说卢叔叔了,就是妈妈也不给看!

    感谢sword4321、书友6364投出的推荐票。

    还是那句话,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