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6节 悲情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休息一夜,卢利又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头,便是王万重的神情,也有些异样,他喵的,资本主义的生活,啧啧!后面的内容,他不允许自己再想下去了,他可是d员,要有d员的觉悟的。总羡慕这种生活怎么行?

    在卫生间里洗过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卢利走了出来,王万重正在从房间的小冰箱里往外拿东西,看见卢利,尴尬的笑笑:“小小,你来点吗?你看看,咱们在这住店,人家还白给零食吃呢!”

    说到零食,卢利一拍脑门,应该让周元带走一点,然后随信一起寄回津门的,怎么把这个事给忘记了呢?“是啊,您吃吧,没了的话,给前台打电话,他们会安排人送上来的。”

    “这么好?”这一下,王万重真的开心起来,胡乱的捧出一大把,放在床上看看,都是国内见不到的高档货,巧克力、奶糖、花生、薯片什么的,包罗万象,很多东西,他都叫不上名字来,“那,小小,你说……?”

    “您想带回家给婶儿和孩子们尝尝?拿吧,您喜欢就多拿点,咱们国内轻易见不着这些东西,带回去……。”他停顿了一下,忽然说道:“算了,王叔叔,我和您说实话吧,这些东西都是要钱的。”

    “要钱的?不是白给的吗?”

    “多新鲜呢?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您不会连这句话也没听过吧?不但要钱,而且比在市面上买,还要贵得多。”

    “哎呦,那可不能动,赶紧放回去吧。”王万重难得的有些慌乱起来,把这些东西又逐一放回去,重新关上小冰箱,“不行,一会儿得告诉他们两个人一声——我们都以为是免费的呢。”

    卢利呵呵轻笑起来,道:“王叔叔,没事,别担心,我和你们说这些,就是想告诉你们,想带点好吃的回去,等咱们出了酒店,自己去买!到时候,花同样的钱,可能多一倍东西都不止,您想想,那多好?”

    “别买了,我虽然不懂,也看得出来,这些东西都挺贵的。”

    卢利拿起床上的背心和衬衣,一边穿一边说道:“这个您就甭管了,回头我买,就当礼物,随信件一起送回国内,让家里人尝个新鲜。”

    王万重沉默了一下,忽然颓然坐在床边,震得床铺一阵轻颤,语气低沉的说道:“小小,我和你说实话吧,昨天晚上,在酒店里面吃饭,我心里特别不是滋味。”

    “觉得亏了婶子和孩子?”

    “可不是吗?你说我少吃一口,没什么,我顶得住;可老婆、孩子呢?我不怕你笑话我,上回从友谊宾馆出来,你不是给我带了几饭盒的菜,让我带回去吗?你简直想象不到,我们家三个小子和俩丫头,吃得多凶!跟狼似的,吃的呼噜呼噜的,我媳妇舍不得吃,她光紧着孩子们了,就站在那,馋得一口一口的咽唾沫!后来,我在我们家门口的胡同里,一边抽烟一边掉眼泪,真的,我哭了二十多分钟!”

    说着话,这40来岁的汉子,声音竟有些哽咽了。“我不明白,我真的不明白,为嘛……你看看香江这边,最起码的,大人孩子不会缺嘴儿吧?不是说,咱们国家是社会主……”

    “王叔,别担心,这种情况,很快就将得到改善了。最起码,不会再如您现在说的这样,全民上下、男女老幼,都处于缺嘴儿的状态!”

    “真的?”

    “真的。”在这件事上,没有人比卢利更有发言权了,他不是不能解释,但这个话题要是深入下去,那就太耗费时间了,只有等时间来证明自己的话了,“王叔,你且等着吧,最多再有三年,咱们的国家就将出现一个很大很大的变化。到那时,你再回头想想今天您说的话,和您家的生活状态,您就知道我说得对不对了。”

    王万重抬起头,勉强笑笑,卢利这时候才发现,他的眼圈已经红了:“行了,王叔,洗把脸,咱们一会儿还得办事去呢。”

    “行,你等我一会儿。”

    两个人说了几句话,走出房间,叫上另外屋中的两个人,王万重敲开门的第一句话就是:“冰箱里的东西可别吃啊,那都是要钱的,我听小小说了,还特别贵呢!”

    “哎呦!”屋里传来马秘书的怪叫,卢利玩心大起,几步冲过去,这个家伙正在把一块巧克力从嘴里吐出来,满手融化了的巧克力,那个尴尬就别提了!

    卢利和王万重相视一笑:“没事,马叔,吃就吃了吧,回头我结账。”

    “不……不吃了。”马秘书一脸尴尬,捧着双手进了卫生间,一会儿又出来了:“我自己……结账,我自己结账。那个,卢利同学,你看看这个包装,这种巧克力得多少钱啊?”

    卢利接过包装纸看看,说道:“我不知道,上面没有标价,不过得10多块港币吧?你看看这上面写着呢,这是美国货。漂洋过海运来的。”

    马秘书眨眨眼,问道:“那,折合成rmb呢?得多少钱?”

    这个问题还真的把卢利问楞了,这时候的rmb对港币,好像是04吧?也就是说,这一块巧克力要卖到近3块钱。听完这个数字,马秘书有点发傻,3块钱啊?自己在单位上班好几年了,每个月的全勤奖也不过才25元,这一口就进去了?

    卢利知道他心疼得慌,不再和他开玩笑,说道:“马叔,你们这一次出来,表面上是执行任务,实际上是陪着我出来的。所以,这些东西你们不用担心,我刚才和王叔说了……”他又重复了一遍,最后说道:“别担心,这才到哪儿?等咱们去到泥轰,再好好买点东西,给家里人带回去!”

    “那个,卢利同学,这可不行,有纪律的。”

    “马叔,您看,我都叫您叔了,您还张口闭口的卢利同学、卢利同学的叫我,多生分啊?您干脆也叫我小小得了。如果你觉得不好,就只在这里和泥轰,等咱们回去国内,你该怎么叫还怎么叫,行了吧?”

    马秘书也觉得,自己和卢利的关系,比另外两个人要疏远得多,有点不合时宜。既然如此,那就先从最微小的地方开始吧!“好吧,小小,说好了,就是在香江和泥轰,回国之后,该怎么滴还怎么滴。”

    “行,那,咱们走吧。找个律师去!”

    众人面面相觑,根本不懂什么叫律师,反正都听他的,就跟着走吧。

    香江的律师太多了,和蝗虫似的,都快成灾了。卢利随便找了个巡街警员一问,不远处的油尖旺就有一家,名为达扬律师楼的,也算是小有名气了。

    找到律师楼,登记之后,见到了一位律师,这可不像电影里演的那么简单,律师首先向他们出示了满是英文的律师牌照,确认了自己的身份和资格,然后,卢利几个先后出示了自己的护照,之后就是填写相应的表格,双方共同签字盖章,算是认同了这种雇佣关系。

    卢利把来意说了一遍,秦彼得立刻提纲挈领,抓住了重点:“这份设计原理图,已经取得专利了吗?”

    “我已经安排人申请在泥轰的专利,而且是申请pct组织的专利,但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批复回来。”

    “那么,我能看看吗?”

    “当然可以。”

    秦彼得笑着摇摇头,语气有几分轻佻的说道:“jr,你记住,即便我是你的律师,在没有签署保密协议之前,也是不能给我看的——我刚才的话,是个陷阱题。”

    卢利一愣,笑道:“我记住了。不过也没有什么关系,我的设计是一份专业性很高的文件,说实话,以你的智商,未必看得懂。”

    秦彼得脸色漆黑,却收起了轻视之心,这就叫招人者贱、打死无怨!装哪门子大瓣蒜,有话不能直接说,非得出什么陷阱题?这是为了让人家加深印象呢,还是有意轻薄?

    人与人之间的关系,经常是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确定下来了,就如同这一次,卢利毫不犹豫的把秦彼得怼回去,相信日后再有工作上的交流,这个家伙开口之前就得考虑考虑了。

    “在签署保密协议的前提下,可以出示给别人。但我更希望,你能够拿到专利文件之后,再进行这样的操作,到时候,就不会担心有人会按照你的设计进行生产了。”

    “我一边生产、一边等待专利,可以吗?”

    “当然可以。不过要仅限于小范围内。”

    “成,那您给我准备保密协议吧。我联系对方。”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