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55节 吵架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卢利对这一次香江之行非常重视,一直到下车前,还在和王万重唠叨,弄得对方也烦了:“知道了,小小,等一会儿我马上就汇报上去,行不行?”

    “您别忘了告诉他们,耽误了时间,大把大把的外汇就长翅膀飞走了。到时候,可不能怨我。”

    王万重笑骂一声:“你当是小鸟吗?还长翅膀?行了,我记住了,我会把你的话都转告上去的。”

    卢建国像是不认识儿子似的,一路沉默,直到爷俩进了家门,忽然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小,你和爸爸说说,这些……,你都是怎么学会的?”

    卢利苦笑着摇摇头,爸爸能憋三个多月才问出来,简直超出他的想象之外了!“爸,如果我说,五一前的那一次发烧,让我脑袋里突然多出来很多很多知识,您信吗?”

    “呸,你骗谁呢?津门那么多医院,天天得接多少发烧的病人,怎么就没有一个你这样的?”

    “这是实话,爸爸,难道我还能骗您吗?再说了,我这三个多月来的表现,您几乎是都看在眼里的,您说我是怎么来的?”

    “废话,我知道还用得着问你?”

    “所以说喽,我告诉您了,就是在那一次发烧之后,我就无师自通了。”卢利笑呵呵的说道:“其实,一开始我也特别害怕,不知道如何处置,于是便想着把那些漫画画出来,然后试一试,谁知道居然真的成功了?”

    卢建国看着这张无比熟悉的脸蛋,心中满是狐疑,这番解释太离奇了,根本无法取信于人,但不是这样,又是怎么回事呢?

    卢利也知道,这些话骗不过老爸,暂时敷衍而已。他不敢在家里多呆,推出自行车,招呼了一声:“爸爸,我去学校接小冰,等一会儿回来吃饭!”

    “哎,今天晚上去你姥姥家,别忘了。”

    “知道啦。”卢利骑车到了学校门口,孩子们已经放学,大门口空荡荡的,却不见李冰;卢利暗暗皱眉,是留校了还是自己走了?他可不敢进学校,到时候被老师抓到,又得挨训:为什么不来上课?

    在炽热的阳光下等了一会儿,仍不见李冰出来,卢利真有些呆不住了,他担心李冰出事,顾不得那么多,飞快的冲进学校,直奔二楼的教室,里面早已经没有学生,转头再去教师办公室,也没有李冰,不但她不在,崔秀居然也不在?

    卢利又下了楼,站在台阶上左顾右盼,期望能看见李冰从哪里钻出来,但结果还是让他失望的;卢利不敢再犹豫,骑上自行车,直奔长征中学,等到了地方找到俞虹,俞虹也吓坏了:“没有啊,她没来我这。不是说好了,今天你接她的吗?”

    “没事,俞老师,我现在再回去。”

    “等一等,我和你一起去。”出在这种事,俞虹哪里还坐得住,推出自行车,两个人直奔学校;才把车停好,就听见一个熟悉的呼唤:“小小、妈妈!”

    二人愕然回头,只见不远处,李冰和崔秀正在并肩而来,李冰的脸上满是笑容,正在快乐的向他们招手;俞虹顿时放下心来,随即又有几分不满:居然先叫小小,而不是自己?

    卢利却一脸阴沉,等两个人走近了,忽然厉声喝道:“你干嘛去了?不是说好了,要在校门口等我吗?不是说好了,不见不散的吗?”

    “我……”李冰吓一跳,看他脸色不对,竟是不敢分辨,委委屈屈的说道:“是老师……找我,说话来着。”

    “那就不能在教室里说,不能在教师办公室里说,不能在校门口说,非得出去说?我和你说过,要遵守和别人的诺言,既然答应过我,要在学校门口见面,凭什么改变?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知道你妈妈有多担心?”

    李冰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你凶什么?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以后不让你接送了!”

    卢利更生气了,不顾两个老师在场,其中还有一个是李冰的妈妈,跳脚大叫:“这话是你说的?李冰,行,你行,你看我以后再管你的!”说完,不等三个人反应过来,跳上自行车,一路去了。

    李冰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远去,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委屈,嗷一声大哭起来!这一次,谁哄也不行了!

    崔秀和俞虹面面相觑,顾不得卢利,还是先把这个小姑奶奶哄好了再说吧。

    卢利一路回到家,卢建国才做好午饭,看见他一个人回来了,好奇的问道:“不是说小冰也过来吗?怎么就你自己了?”

    “不理她,咱爷俩吃,吃完了去姥姥家,陪姥爷打牌!”

    卢建国噗嗤一笑:“你会吗?”

    “我不会,不过可以看嘛。”

    卢利的姥爷可是个传奇人物,当年卢利不知道,后来等老人去世了,卢建国偶尔和儿子闲谈的时候说起,老人在解放前,曾经在津门著名的大汉奸、大混混袁文会手下混过一段日子,据说是在赌场,但他到底干什么却不知道,反正是练就一手超卓的赌术。

    这种赌术不是电影里的那种偷牌、换牌、记牌什么的,而是最简单的察言观色,用卢建国和吴成昆的话来说,整个胡同的男人加在一起,论玩牌也不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当然,这是在赌资相去不多的情况下,否则,那就不叫赌牌,改名叫比谁钱多好了。老吴头玩牌的时候,像是晚期面瘫癌患者似的,永远没有丝毫的表情,你绝对猜不到他的底牌,反而是你,任何表情变化,也躲不开他的眼睛!

    卢利前世就觉得很好奇,遗憾的是,他知道的时候,老人已经去世了,没赶上,现在倒是要好好看看了。

    爷俩吃完饭,聊了一会儿,骑车出发,半路买个西瓜,又买了一盒点心,卢利又买了一副扑克牌,直奔姥姥家。

    路上爷俩聊天,卢建国给儿子说,姥姥家住的小院,解放前原本是大户人家一家人居住的,姥姥家现在住着的小屋,是仆人房——紧邻大门,应门方便;正对着大门的,是主人夫妻居住;然后旁边还有小门,直通二楼,不用问,那是给小辈的女眷居住的了。这一切,到解放就完全改变了,国家将其收了回来,分配给百姓居住,直到今天。

    卢利也是突发奇想,问道:“爸,你说能不能想办法,把其他住户都挪出去,让姥爷一家人住这个小院?”

    “你想把人家挪到哪儿去?你给找房是怎么的?”

    “找我是肯定不管的,但我可以出钱,让他们自己找啊?!”

    卢建国一愣,好像真的可行呢!岳家四口人,马上就五口人了,挤在一间房里,幸亏房顶够高,搭了一个小二层,然后小舅子夫妻每天晚上,都得爬一根铁制的大梯子,这可比他们爷俩当初的那个梯子高得多了,现在媳妇快生了,不能再爬上爬下,就显得更紧张了。以前是真的没有办法,现在可不一样了!

    “这个,行吗?”

    “回头问问邻居,听听他们的价码再说,如果可行,就这么办!”

    “也好,咱们毕竟不能总过去照顾,要是住房宽敞一点,老两口也住得松心,对不对?”卢建国说着,也活动了心思,脚下加紧,进到胡同中。

    爷俩把自行车放好,拿着点心和西瓜,推门进了小院:“姥姥、姥爷,我和我爸来了!”

    “哎,建国、小小,来了?吃中午饭了吗?”姥姥很亲热的迎出来,后面跟着大腹便便的儿媳妇,见面爽朗的一笑:“哎呦,小小,几天没见,好像又长高了?”

    “舅妈!”

    “弟妹,小心点。”卢建国笑呵呵的说道。

    卢建国和吴成昆的感情非常好,妻子去世之后,两个人就以兄弟相称了,卢利记得特别清楚,在后世的时候,吴成昆来家里做客,见到俞虹,一概是叫嫂子的。说实话,姐姐去世,姐夫和小舅子的关系还能走得这么近的,以卢利的见识,也没有几个。。

    进到屋中,姥爷一如往常,大模似样的坐在躺椅上,手中拿着一把蒲扇,呼搭呼搭的扇风,如同老太爷一般;实际上也是的,妻子温顺、儿子孝敬,儿媳妇……,好吧,儿媳妇就不能指望了。这一切,都养成了老爷子唯我独尊的派头。

    他对卢建国还算不错,毕竟是外姓人,加以卢建国为人踏实,还算能让老人高看一眼,对卢利这个外孙子,就差得多了。

    卢利原来始终不明白,自己的亲姥爷,怎么会这么看自己不顺眼,也没招惹到他啊?后来,这些疑问,随着时间的流逝都已经得到了解释,但即便明白,也已经时过境迁了。

    “姥爷,热不热?我给您扇!”卢利嬉笑着过去,不等他反应过来,拿过老人手中的蒲扇,呼呼的扇了起来。姥爷爱答不理的撩起眼皮扫了他一眼,哼都没有哼一声,就又闭上了眼睛。

    “爸,看见了吗?姥爷这才叫大人物呢,外孙子给扇扇子,眼角都不夹你一下,您以后,可得跟姥爷学。别我做出点成绩,您就美得什么似的!”

    卢建国恶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胡说什么呢?”

    卢利嘻嘻一笑,不再瞎扯,继续扇了起来。

    过了一会儿,姥姥切好西瓜端进来,先放在丈夫面前,“哎,孩子买的,你尝尝,可甜了。”

    “嗯。”姥爷鼻子中哼了一声,算是给妻子一个答复,却依旧不言不动,让人很难分辨,他到底是睡了还是醒着。

    “小小,扇两下就得了,来,吃西瓜。”

    求票、求票、继续求票。

    另外,签约了,可以打赏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