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44节 邮票(1)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卢利不知道这一期的杂志卖了多少本,也不在乎他赚了多少钱,甚至连银行都很久没去了,只有卢建国,每周拿着儿子的存折去到储蓄所,让对方把新汇入的钱数计算出来,而截止到8月16日,也就是《龙珠》连载第5期,他的单格稿酬已经达到了1,500日元,单期篇幅48页,仅这一期,就为他带来了288,000日元的收入,所有的这些钱,汇入国内的账户,以30的日元,其余70rmb转入卢利的户头,就是rmb25,200元,日元86,400元。

    在这样一个相对贫瘠的年代,一个11岁的孩子掌握这样的一笔巨款,简直疯狂!这不但是卢建国的想法,更是很多上级人士的想法,‘一个小孩子,拿这么多钱干什么?上缴国家吧?也好为四个现代化做贡献’?

    但所有的这些声音和建议,都被卢利毫不留情的怼了回去,到最后,他甚至在国安胡局长的办公室里,没大没小的和老人对喷起来:“……是哪个**的想出来的?让他直接和我说话!你问问他,要是逼急了我,我再也不画了,国家少了更大头的外汇进项,那个杂碎兜得起这份责任吗?”

    “卢利,你别没大没小的,你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是小人书吗?咱们国家有的是人能画!”

    “胡爷爷,这话不是你的意见吧?应该是提出这个建议的人想出来的吧?想绕过我,直接找别人来画,然后和泥轰人做生意?”

    老胡一愣,“是又怎么样?”

    卢利冷笑一声:“是,我承认,这个孙子的办法好像挺管用的,但你们可没想到,你能做得了我的主,做得了泥轰人的主吗?你想合作就合作,你想不合作就不合作了?哪儿有那么便宜!我和泥轰人有合同的!我所有的漫画作品,都已经委托泥轰人在泥轰国内申请了人物形象专利了。你们试试看,除了我亲自创作的作品之外,泥轰人会不会和你们合作?”

    “你……?”老胡是这个时代典型的华夏人,半点商业都不懂,给卢利的话彻底唬住了。

    “你回头告诉那个杂碎、孙子、傻逼。让他回家操自己去,少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要不然的话,我就折腾个鱼死网破!”

    “卢利,你又想干什么?打电话到泥轰??”

    “是又怎么样?”卢利真急了,像一只发疯的小狮子,在国安的办公室里大闹一场,不知道是神鬼怕恶人,抑或是担心出现外交事故,又或者是有更上层的人士出手了,这件事终于不了了之了。

    后来,有一次和王万重聊天,后者告诉他说,当年他在国安一场大闹,风波很大,在最顶层,甚至也有人对此不以为然,毕竟,他的年纪太小,掌握那么的存款,不是什么好事。理应连同他的存款和外汇,都收归国有——至于他说的那些,人家根本不当回事。要是连一个11岁的孩子都处理不了,还能掌握一个国家吗?

    但后来,有声音从上面压下来了,发出声音的人认为,伟人曾经提出,对一些情况,‘要坚决的试、大胆的闯、杀出一条血路来’!

    那么,一个年轻人,凭自己的劳动赚钱,更为国家赚取了大笔的外汇,又有何不可?当初他没有赚到那么多钱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想着拿过来?现在看人家赚得多了,就得了红眼病?我看,这种思想要不得!

    更何况,现在的这种情况,是我们之前从没有经历过的,很多人都没有面对它的经验,若是弄得好了,上上下下一团和气;弄得不好,惹来国际上的注意,我们刚刚开始的改革开放的大业,又会给外人留下什么印象?‘原来,华国政府打的是你们在这赚点小钱可以,赚的多了,就都得留在华国’的主意?

    事情上升到这样的层面,顿时把乱七八糟的声音全部压下去了。

    卢利事后多年才知道,也是吓出一身冷汗,真是天真啊!他这样讷讷的告诫自己。

    日子在平淡无奇中度过,距离开学没有几天了,29日返校,孩子们纷纷回到学校,领取了新书本,交上自己的暑假作业。卢利每天忙于漫画的创作,真的是没有时间去学校,架不住李冰不肯放过,死拉活拽的,把他从屋里叫了出来,“一起去、一起去!”

    卢利的美梦被她吵醒了,没办法,穿上衬衣,拿起书包,和李冰走向学校。忙碌了一个上午,班级的喇叭里传来老师的话:“下周就开学了,大家要收收心了,不能还沉浸在暑假的逍遥日子里,要把精神投入到紧张的学习中来了。你们已经是五年级,还有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参加升学考试了!”

    卢利听得都快睡着了,这个时代没有择校一说,都是就近上学,他们能够入读的,要么是18中,要么是长征——卢利的前世,就是在这里上的中学。其中18中算是区重点。

    领取了书本,孩子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校门,一个声音突然在身后响起:“小小,去游泳啊?”是胥云剑和于英杰。

    “去哪游?”

    “海河啊!”

    “不去,太脏,而且太危险,不如去新华路吧?我请客!”卢利现在有钱了,根本不把一次015元的游泳费放在心上,说起来,这一个暑假都没有去过一次呢!

    “不去了,多贵啊?一毛五一次,能看好几场电影了!”

    卢利嘻嘻一笑,“不是告诉你们了吗?我请客!走吧,一起去。李冰,你去不去?”

    李冰自然心动,但还是摇摇头:“我……没带游泳衣。”

    “没事,去百货大楼买一件就好了。”

    几个同学齐齐愕然,怎么什么都买?多贵啊?在游泳馆租一件不就可以了吗?租一件才几毛钱,买一件,好几块的。

    卢利不再多说,拉着李冰直奔百货大楼,到了一楼,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大团结,吓得几个同学目瞪口呆,他们连一块钱的钞票都摸不到,现在卢利手中居然拿着一张大团结?“李冰,你要什么色的?”

    李冰小脸羞红,讷讷的说道:“不要……红的,其他都行。”

    “阿姨,不要红的,其他的都行!”

    于是选了一件黄色的,掏钱结账,一件女士泳衣,卖2块多;卢利又给自己买了一件游泳裤衩,“胥云剑,你们要吗?”

    “不,我们不要。”几个人不知道怎么回事,只当卢利的钱是从家里偷出来的,回家之后,给他爸爸知道,还不知道得挨怎么一顿打呢,哪儿还敢多让他花钱?

    几个孩子走出百货大楼,却不是直接去新华路,而是直奔和平路对面的邮局,胥云剑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甚至李冰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去邮局,却也不说话,只是紧紧跟随;进到里面,卢利趴在柜台前,甜甜的笑着:“阿姨,我找王叔叔!”

    “哪个王叔叔?叫什么?”

    “叫王士平王叔叔。”

    “等着啊,我给你找他去。”

    王士平当然就是小王叔叔了,当初卢利拜托过他的事情,早已经有了回信,听他说,邮局内部倒是还有一些剩余的猴票,但已经不多了,说这番话的时候,王士平还很不好意思。

    卢利没有多说什么,毕竟这是两年前发行的邮票了。全国有多少?分到津门有多少?落到这一家邮电局的又有多少?王士平能给他找到几张整版的猴票,绝对是意外之喜了!

    很快的,王士平出来了,一眼看见了卢利:“小小,来了?”

    “王叔叔,我来了。”

    “来,和我进来——张姐,这是我邻居家的孩子,我带他进去了,谢谢你啊!”

    “进去吧,没事,没事。”张姐有点疑惑的看着几个孩子,最近王士平可是够能折腾的,好家伙,抽的烟换成大前门了,这可是市面上能见到的顶级好烟了,卖035元一盒呢,在他手里却像是一毛钱一盒的墨菊、战斗、竹叶似的,随便乱发?很多人都说,小王发财了,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却没有人知道。

    后来听说,小王迷上了集邮,到处问谁家有上好的邮票,特别是那个猴票——和王士平的观点一样,谁会注意一份两年前发行的邮票啊?

    但拿人手短、吃人嘴软,抽了人家的好烟,不帮人办事可不行,于是发动群众去找,很快就有好消息传回来了,仓库中还有一些整版的猴票,每张是640元,一共十五张整版,也就是96元,顶的上绝大多数职工两个月的工资了!

    邮局里的人都想不通,要说集邮,没什么奇怪的,但那只是一张两张的买,哪有一版一版的买的?弄这么多邮票到底是想干什么呢?实际上,不但这些人不知道,王士平也不知道!

    带卢利和几个孩子到了地方,仓库的熟人走过来,很热情的领着一群小家伙到了里面,打开一个箱子,揭去上面的防尘布,一版印刷精美的邮票出现在眼前。说实话,卢利前世只知道猴票的价值极高,已经完全超出邮票的范畴,上升到了艺术品的高度,但却没见过,今天算是开了眼了!

    卢利曾经看过一点关于这枚邮票的新闻,到84年,单张就从8分钱上涨到了3块钱,之后就一路狂飙,再也没有落下来过,到2011年,单张就达到了一万多元,而整版的,市场估值就高达150万元!上涨了一万五千多倍!

    看着眼前排列得密密麻麻的猴票,卢利点点头,“一共多少钱?我要了!”这句话说完,他觉得自己倍儿牛逼!

    “一共96元。”

    卢利二话不说,从口袋中拿出一卷大团结,“这是一百二。剩下的,王叔叔,回头你请几位叔叔吃顿饭——说好了,粮票我就不管了啊?!”

    王士平呆了一下,和同事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个人的脸色都有些发红:“得了,那我就替哥几个谢谢你了。怎么样,这些邮票你怎么弄回家去?”

    “一事不烦二主,王叔叔,就麻烦您了,晚上帮我带回去吧。”

    “成,你别管了。”王士平的那个同事一拍胸脯:“你和小王住的不远,那肯定就离这不远了,下午我们哥几个亲自给你送过去。连箱子一起!”

    “对,你小孩儿也弄不动,下午我带回去,你爸爸要回来了,就给他,没回来就先放我家,你随时过来取。”王士平讷讷的说道:“小小,还有嘛事?”

    卢利看看那个脸色发红的家伙,笑问道:“这位叔叔贵姓?”

    “我姓孙,你叫我小孙就行。”小孙激动的都有些语无伦次了!想不到这份仓库保管员的工作,居然也有油水?

    卢利噗嗤一笑,“孙叔叔,据您知道的,这样的猴票,市里其他的邮局,还有吗?或者其他的邮票,最好是整版的,嗯,如果您能找来,有多少我要多少!”

    这句话倒是给王士平提醒了,“对了小小,你不是让我给你找集邮的吗?我问过了,四面钟有个集邮点,好多市里的集邮爱好者都在那儿扎堆儿,不如回头咱们去看看?”

    “今天不行。”小孙说道:“要想去,得等后天,后天是礼拜天。”

    卢利爽快的点点头:“成,那就后天。这样,两位叔叔,咱们后天一起去,怎么样?”

    “行啊,怎么不行?就礼拜天,在我家集合,小孙,你怎么样?”

    “没问题!”

    三言两语把事情确定下来,孩子们各自散去,那个小孙可动了心思,这个孩子挺有钱,又喜欢邮票,我家里的那些不知道他要不要?那都是趁着职务便利,一分钱不花弄来的,要是能卖钱,可太好了!回头问问小王再说。

    书友heroliujie每天投出8张推荐票,特别表示感谢。当然,还有封建之秋、夏侯浣、5nui等诸多书友的推荐票,一并感谢!

    只差一个收藏就是三位数了!?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