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37节 初见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8月18日,周三,第二批来自泥轰的客人抵达了首都机场,然后不顾中方的劝阻,直接乘坐泥轰大使馆的汽车,直奔津门。

    这一次的规格可要高很多了,分别是副社长兼任《周刊少年magazine》总编辑的内藤笃领衔的讲谈社团队,和由董事会常务金井江右领衔的小学馆团队,总计超过25人。本来,这么多大人物出行,肯定是要有记者随同的,但记者们的签证请求,一概被中方拒绝了,理由是这么多来宾,中方怕照顾不过来。

    各家的记者气得火冒三丈,骗谁呢?还不是怕我们的照片和稿件中,把贵国真实的一面展现在外国人面前?

    泥轰人开出了一支超过十辆丰田的车队,在这个时代,可不是轻易得见的景致,一路奔行到津门,刚刚过了下午两点,还是下榻在友谊宾馆——好吧,津门也没有其他可以招待外宾的地方了。而这一次,津门这边接待和谈判的规格,和上一次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了。

    中方临时改变了计划,以东亚司的钱局长负责总接待,还是老一套,让外宾吃好喝好;至于更重要的谈判,中方安排了一位商务部的同志到津门来,但他的任务,绝不是在谈判中指手画脚,而是观察、学习,并形成最后的报告,送到领导的案头。

    这一次,卢利和爸爸也提前来到了宾馆,因为时间紧迫,日方希望能够在最短时间,达成一个框架协议,然后具体的细节,则交给下面的人去磋商——如内藤笃、金井江右这样的人,哪有那么多时间消耗在这里?他们起到的只是一个战略指导的作用。

    十辆丰田在友谊宾馆前停下,被警察隔得远远的市民在远处观望着,看着车中钻出一个个穿西装的家伙,和宾馆前的一行华夏人握手,走进大门,然后丰田车咆哮着驶离,片刻的功夫,宾馆前门就恢复了平静。

    卢利也在欢迎人群之中,这一次他可躲不开了,没办法,日方提出要求,想在第一时间就和他展开商谈,因此,早早的把他带到宾馆,至于卢建国,一通电话,他上班的权利就被‘剥夺’了。

    “曾经听人说起过,你在上一次谈判中的表现,很多泥轰人都说,卢桑首先不像一个11岁的孩子,甚至不像一个华夏人。”三方在会议室中落座,内藤笃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这样的。

    “谢谢。”卢利用熟练的英语说道。

    “我们知道,您除了《龙珠》、《幽游白书》、《城市猎人》和《圣斗士》之外,还有其他的作品,我们在就这些作品展开谈判之前,能让我们欣赏一下这些漫画的真容吗?”

    “当然可以。”卢利立刻点头,他太清楚这些泥轰人来华夏是什么目的了,说实话,他可没有任何细水长流的心思,既然捞,就要捞最大的一笔,至于泥轰人的漫画市场会因为他的作品而引发怎样的销售狂潮,根本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拿过公文包,里面装得满满的,甚至连人造革的皮面都被撑起来了,一群泥轰人双目放光,迫不及待的站起来,要不是有所顾及,简直都想上来硬抢了。

    卢利取出一摞文件,都是装订好了的,看了对方一眼,两个泥轰人男子立刻过来,双手接过,“失礼了!”

    卢利拿出来的作品超过20份,一家一半的看了起来;内藤笃和金井江右自然不会参与进去,笑呵呵的看着,忽然问道:“别失礼!”

    “呃,对不起,大人!”一个泥轰人站起来,在内藤笃耳边低语了几句:“对话都是中文的,看不懂。”

    “现在是纠结这个的时候吗?”内藤笃骂了一声,这也算是问题?不过就是最简单的翻译工作,真是分不清轻重缓急!

    “嗨咿,对不起!”

    内藤笃训斥了下属一句,转头又浮现和煦的笑容:“据说,卢桑有超过50部的作品计划?”

    “还可以更多一点,只要价钱能谈的拢。”

    金井江右插话道:“这么多作品,凭卢桑一个人是绝对完成不来的。我听说,卢桑有意在泥轰雇佣一些专业的助理人员,是吗?”

    “是的,但这个话题,我想等过一段再说。”

    “嗯?过一段,能知道为什么吗?”

    “不能,因为我个人原因,暂时不方便透露。”

    内藤笃和金井江右同时语塞,他们在来此之前的飞机上碰过头,甚至达成了一个君子协定,那就是身为泥轰人,一定要保证本国人的利益,而不是任由对方开价!在这一点上,泥轰人是很团结的。因此,故意不接价格的问题,这就是考验彼此忍耐力的时候了。虽然和这么一个孩子比试耐力,感觉有点古怪,但从多方面收集的情报来看,决不能以看待普通孩子的眼光来看待这个天才的华夏少年!

    但卢利也不傻,他知道泥轰人是个什么民族性,早就想好了对策:“在谈及漫画的归属问题之前,有件事想告知两位。”

    “哦?是什么?”

    “我和这位叔叔,哦,来自商务部的张叔叔聊过,能不能把漫画生产在国内,然后直接卖产品到泥轰?张叔叔和我说,理论上是可行的。我想请问两位,在这件事上,你们能不能提供什么助力?”

    “诶?”内藤和金井都有点傻了眼,不考虑华夏有没有这个能力、也不考虑他们生产、印刷出来的漫画能不能达到泥轰人的要求,只说这件事本身,似乎真的没有什么难度吧?不管是纸张、油墨,都是最简单的;而最重要的作品内容,好吧,他们有一个天才的卢利,以他的才华,谁能说他不能撑起一本漫画杂志?

    另外还有一点,华夏的人工太便宜了!一个工人,在rb,每个月的最低工资不会少于15万日元,折合成rmb是一万元出头,而华夏工人呢?平均工资才不到50元!相差何止以道理计?这样的人工成本,一本漫画卖10円,怕都有赚吧?让泥轰人拿什么和他们竞争?

    内藤笃心念电转间,终于不再绕圈子:“卢桑,我们此来,首先是想认识您,这样一个在泥轰国内引发强烈反响的华夏天才少年;第二,希望您能成为泥轰的朋友……”

    “内藤先生!”卢利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内藤笃的话,“我很愿意和泥轰人谈生意,但说到交朋友,我想,还是在合作愉快的基础上,再谈这个话题吧——现在,我们还是回归商业本身吧,好吗?”

    内藤笃脸色一僵,他真没想到,这个时代的华夏人,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还是一个11岁的孩子?!不但是他,在场的所有人不论国籍,都是脸色一变!特别是对外部的钱局长和那个商务部的同志,更是脸色煞白,可别激怒了泥轰友人啊?

    但内藤笃和金井江右脸色一变再变,忽然破颜一笑:“很好,商业的归商业,我们彼此都专业一点——友谊的问题,我们以后再说。”

    卢利点点头,站了起来:“太晚了,我准备回去写暑假作业了。咱们明天继续,好吗?”说完,不等内藤笃反应过来,转身扬长而去。

    他走到宾馆外,那个张同志急匆匆的追了出来:“卢利同学、卢利同学?这是干什么,为什么不接着谈了?”

    “还差《少年jump》一家,等他们的人到了,一起坐下来谈!”

    张同志呆了一下,点了点头,他已经得到消息,松井国夫已经坐今天上午的飞机,转道香江,相信很快就能抵达了吧?但他为什么要等松井国夫来了之后再谈呢?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