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33节 请客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从宾馆到吉林路很近,又是夜晚无人的时候,吉普车只用了不到十分钟,就把爷俩送回了家。

    卢利跳下汽车,拎着兜子直奔邻近的小院:“李冰、李冰、俞老师,俞老师,睡了吗?”

    天气太热,正在三伏季节,人们睡得晚,都围在路灯下下棋、打牌、聊闲天呢,李冰才洗过澡,头发湿漉漉的垂在耳畔,听见呼喊,站了起来:“在呢,没睡呢,没睡呢!”

    “那太好了,有好吃的!”卢利一步窜过去,拉起李冰的小手,“俞老师,桌子呢?”

    “几点了?还吃饭?”有邻居低声埋怨:“不怕晚上存食啊?”

    时间确实已经很晚了,但这样的季节,又没有冰箱,放一个晚上,搞不好就坏掉了,这可是吃不着的好东西,坏掉了多可惜啊?因此卢利不管不顾,硬逼着娘俩准备了桌子和碗筷,然后当着围观群众的面,打开了饭盒:“哎呦我操,什么味儿这么香?”

    “好像是……”几个正在打牌的家伙也转过身来,不停的吸溜鼻子:“好像是对虾?!”

    卢利是故意这么做的,就为了在邻居们面前,给俞虹娘俩长脸!说实话,这个时代,单亲妈妈太少见了,俞虹又是不愿意多说的,这反而更造成了邻居们的好奇心,既然找不出答案,那就自行脑补吧——以这些老娘们的嘴巴,能说出什么好话来?这也更增加了俞虹心灵上的负担——本来,卢利是不知道的,但后世曾经听老年的俞虹提起,才知道是怎么回事。

    说实话,自己的这个继母,前半生挺惨的,还是和卢建国结婚之后,才过上了几天好日子,而卢利要做的,就是把这个好日子,提前几年送给她!

    李冰的眼睛都直了,像个可爱的猫头鹰,这娘俩的眼睛非常像,瞪起来特别好玩儿,“这,小小,这……”

    卢利拿起一双筷子,从一个饭盒里盛出一点米饭,又夹了一根对虾、一根黑乎乎的海参,送到她面前:“张嘴!”

    李冰根本做不出反应,不自觉的张开小嘴,卢利向内一送,接下来的事情,就由本能驱使,顺理成章了——老天,好污!

    女孩儿只尝了几口,就满眼含泪的大叫起来:“妈妈、妈妈、妈,你快来吃啊!”

    俞虹就站在女儿身边,看看饭盒里的菜,虽然很多都没吃过,也知道是轻易见不着的:“那个,小小,这……”

    “泥轰人请客,俞老师,您快来尝尝!”说着话,他又如法炮制了一遍,将碗筷递到俞虹手中。

    “小小,我……我吃过了。”

    “吃过了再吃一点怕什么?要是放到明天,可能就坏了。哦,等一等,还有!”卢利二话不说,抢过卢建国手中的布兜,又拿出四五个饭盒来,逐一打开,那股诱人的香气,在夏夜溽热稠密的空气中弥漫了开来。“小冰,你尝尝这个,哦,对了,这是可乐,美国来的,可好喝了,哎,慢点喝!”

    一句话说的晚了点,李冰已经灌下去一大口,那股奇特的口感,让姑娘面色纠结,然后,狠狠地打了个嗝儿!“呃~~~!”

    女孩儿羞得脸色通红,好在现在的晚上,别人看不见。不过,真好喝!

    接下来,不用卢利指点,她也知道怎么做了,一口米饭一口菜,然后小小的喝一口可乐,不是怕再打嗝,而是……可乐就只有一瓶啊,得省着点喝。

    不料就这么个小心思,也被卢利注意到了,取笑道:“你这可乐怎么不见少呢?不对,反而更多了?你是不是往里面吐口水了?噫,真恶心!”

    李冰都快给他逗哭了;“谁……,才没有呢!妈!”

    众人一阵哄笑,卢利的后脑勺给卢建国拍了一下,“小小,别欺负小冰,小冰,你大口喝,我这还有呢。”

    “谢谢叔叔。”李冰白了这个爱胡闹的同学一眼,开心的拿起了可乐瓶,大大的灌了一口。

    俞虹也拿起了筷子,尝了一口对虾,老天,真是比辣子土豆丝好吃得太多了!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捂住嘴巴,恋恋不舍的咽下,忽然说道:“王婶,你们也来尝尝?赵大哥,别客气……”

    “别,别了,我们都吃完晚饭了,等一会儿就睡觉了,别吃太多了。”

    卢建国噗嗤一笑:“来吧,大家一起吃,放到明天可能就坏了,就当帮忙了。”

    卢利笑着摇摇头,爸爸可比自己会说话,听听,请大家吃饭,居然还说成了请这些人帮忙?

    众人早就馋得眼珠子冒蓝光了,闻言也不客气。纷纷拿起了筷子,有几个人一拍脑门:“我家里还有米饭呢,等我回家去拿!”

    “哦,我家里还有烧茄子,也当个菜吧。”

    就这样,你拿一点菜、我拿一瓶酒,不一会儿的功夫,桌子就铺满了,再来的菜没地方放,又搬出一张桌子,取来碗筷,在这夏夜的胡同中,欢声笑语,响成一片。

    卢利带回来的菜可不少,但架不住人更多,50分钟后,只剩下了几个空空的大饭盒,干净的像是被狗舔过似的,简直连刷洗的工序都可以省略了。

    酒足饭饱,男人们围坐在一起,点起一支香烟,吞云吐雾;女士们则打来水,倒上一点碱面,说笑着刷洗,李冰手里拿着一瓶没打开的可乐,这是独属于她的美味,连俞虹都没沾着边,剩下一瓶,可舍不得喝了。跟在卢利身边,笑呵呵的说着话,“吃饱了吗?”

    “饱了,特别饱!”李冰甜甜的笑,表情满足。

    卢利揉揉她的长发,忽然笑道:“听我的,把头发剪短了吧,有句话早就想和你说了,你是圆圆脸蛋儿,留长发不好看。”

    “嗯,才不听你的呢!”李冰娇俏的一扭身,假装生气的说道。

    卢利喟叹一声,看着女孩儿娇媚可爱的容颜,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那件往事来!

    即便李冰自己都已经放下了,卢利还是不能原谅自己,后来长大了,懂事了,回头想想,发现自己真是个白痴、王八蛋!是得有多糊涂,才能被人利用,说出那样的话、做出那样的事来?特别是俞虹和卢建国结婚以后,感受到娘俩对他的好、对他的关爱,更是让他羞愧得无地自容!

    他胡乱的摇摇头,中止了这些想法,既然重来一遍,就决不能让旧事重新上演。就是拼了命,也不允许家人受到伤害!

    “喂,人家和你说话呢?”

    “什么?我没注意。”

    “我说,这些东西,哪来的,很贵吧?”

    “没什么,我说过了,这是泥轰人请客,不吃白不吃。”

    “泥轰人?”李冰一愣,这时候虽然有历史课,却还没有讲到近现代史,因此,孩子们对那段历史的了解,仅限于《小兵张嘎》、《地道战》等小人书,完全没有任何感性的印象,只是当故事来看的。自然,对大海另一头的泥轰,也就略识之无了。

    卢利无暇给她解释,听那边老爸的大嗓门响起,正在绘声绘色的给邻居讲述儿子这几个月来取得的成绩,周围人不时发出惊呼,还有‘是吗’?‘哎呦我操’!之类的点评,让老爸愈发得意,讲述的也更有劲头了。

    卢利笑笑,见俞虹缓步走来,主动打招呼:“俞老师。”

    “小小,”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俞虹也开始用小名来称呼他了,而且让人意外的是,卢利接受起来很自然,没有半点抗拒:“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您喜欢就好。有机会了,我请您和小冰,还有我爸爸一起,出去单独吃。”

    俞虹眨眨眼,没有接这个话头,孩子嘛,谁会把他的话当真?“我听老卢说,你的那个漫画,卖给泥轰人了?给国家换回外汇来了?”

    “是的。”卢利老老实实的点点头,忽然脑筋一动:“俞老师,咱们这附近,有没有在邮局上班的?”

    “邮局?有吧,好像王婶的儿子,上山下乡回来之后,就顶替王婶在邮局上班了,哎,刚才还在这呢,怎么了?”

    “我想请他帮我买点邮票。”

    俞虹噗嗤一笑:“你这孩子,买邮票你自己到邮局不就能买吗?还用找人?”

    “不,我买的比较多。”

    “嗯?”俞虹呆呆的看着他,多,怎么个多法?“你想买多少?”

    “最起码,买两千块钱的。”

    “两千?”娘俩同时怪叫一声,“你买那么多邮票干嘛?你得写多少信,才用得上这么多邮票?”

    卢利不好给她们解释,难道要告诉她们,两千只是起步价,后面越多越好吗?“嗯,两千。”

    俞虹可不敢做主了,这孩子张嘴就要花两千块,不会是胡说吧?而这时候,卢建国和几个光着膀子的家伙也走了过来:“俞老师,怎么了?”

    俞虹眼前一亮:“哎,小王,正好你也过来了,小小想找你买邮票,买两千块钱的!”

    小王手中的烟卷落地,“买……买这么多邮票干嘛?小小,你要是有用,回头我给你拿点出来就行。”

    “不用了,王哥,我就是想买,”卢利停顿了一下,说道:“您知道前年的猴票吗?”

    小王老老实实的摇摇头,他未必不知道,只是不关心,再说了,两年前发行的邮票,谁会注意?“你就说想干什么吧?”

    “我想请您帮个忙,问问邮局内部,还有没有没售出的猴票?如果还有的话,有多少我要多少。如果没有,请您帮我问问,谁手里有,愿不愿意转让给我?另外,您要是认识什么集邮爱好者,请帮我问问,是否愿意出售,只要有我喜欢、我满意的邮票,我愿意购买。”

    “小小,你……怎么对集邮感兴趣了?”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玩玩儿。”卢利有些吊儿郎当的说道。

    众人面面相觑,胡同里突然安静了下来。“呃,我明天上班,帮你问问吧。”

    一夜无话,吃饱了的众人各自回家,美美的睡一觉,第二天一早,起床洗漱,准备吃早点。今天是周日,不用上班,他打算出去溜一圈,和几个哥们好好吹吹昨天晚上的那一顿美味的加餐!

    小王没有把卢利的话放在心上,一个孩子,脑袋一热,想起来什么是什么,至于说帮他问问,更是忘到九霄云外去了,不料才起床,刷牙洗脸,点起一支烟,外面就有人敲门:“王哥?王哥,我是小小,在家吗?”

    小王一把推开门,可不是卢利吗?“小小,有事?”

    “哎,有点事。”卢利说着,掏出一卷大团结,递了过来:“王哥,邮票的事情,请您多多费心。”

    小王吓一跳,这个时代的人,托人办事,小事给一根好烟就足矣了,大事也不过是一瓶麦乳精、一瓶桔子汁之类,最大的,也不过一盒点心。这孩子怎么出手就是大团结?这得有四五张吧?比他一个月的工资都多了!

    “小小,这不行,这真的不行!”小王有些紧张起来,这是动力,也是压力啊!拿了人家的钱,办得成还好,办不成呢?难道还要退回去吗?与其那样,不如干脆就不要接!

    “王哥,您听我说,我知道,咱们都是邻居,给你钱你也不能拿,但这笔钱不是给你的——你想想,您帮我办事,总不能让您往里面搭关系、欠人情吧?这一百块钱,您就当是经费,好不好?请个客、送盒烟什么的,都从这里面出,如果不够,您就直接和我说,这和我购买邮票的钱,完全是两笔账!”

    ‘100块?比我想的最多还要多出一倍的价钱’!小王心中暗暗吃惊,卢建国也不管管这个孩子?100块钱,说送人就送人?“那,好吧,小小,你放心,我保证马上就给你问问,不过这钱,我真的不能拿!”

    卢利抓起钱,在小王提心吊胆的眼神里,把大团结组成的纸卷塞进他手心:“王哥,总之,就拜托您了。我不耽误您吃早点了,再见!”

    “哦、哦,再见、再见。”小王向外送了几步,看着孩子的背影,忽然喊了一声:“小小,你放心,我一会儿去趟单位,中午之前就给你准信儿!”

    四千字大章节,看得爽快了,投张推荐票票!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