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兴佳益书院目录

回流40年 第32节 谁结账

时间:2018-07-12作者:嵩山

    初步商定出结果,一大一小两个家伙旁若无人的订下了口头协议,这只是个约定,几乎是没有什么法律效力的,但卢利有信心,西行直不会也不敢背弃这份盟约,很简单,这个世界上除了你的父母,你和其他所有人的关系,最紧密的就是用利益将彼此联系起来。而他和西行直结成的这份约定,会给他带来太多太多的利益了!

    两个人聊了几句,暂时将此事放下,这不是短时间能达成的目标,好在时间还来得及,现在的剧情,还牵扯不到后面的boss,也不必为日后埋下什么伏笔。

    另外一边的安户等人目瞪口呆的看着西行直化身麦霸,他们连插话的机会都没有了,直到事情告一段落,安户心脏砰砰乱跳,拿着手中的画稿,说道:“卢桑,这部《圣斗士星矢》,您准备交由《少年jump》来操作发行吗?”

    “你有什么其他的好推荐吗?”

    “…………”

    卢利慨叹一声,泥轰人真是没有幽默感!“我是说,就是这样。”

    “那太好了!”安户情不自禁的欢呼一声,说起来,他作为课长,理论上是不必承担编辑的具体工作的,因为地位上的差距,必然造成资源的不平衡——好的作品都给他挑走了,旁的人怎么办?这岂不是打消下层职员的工作热情吗?

    但这一次不同,以他从业多年的眼光,《圣斗士星矢》保持了卢利一贯的高水准,聊聊几页纸,就把人物、故事、主线勾勒出来了,他知道,这次,可不能再走宝了!不等石原两个人反应过来,从公文包中拿出一份合同,递到卢利面前,一式三份,分别是用日文、英文和中文写就的。

    卢利笑着摇摇头,泥轰人做事确实精细,准备三种文字的合同,无非就是怕他看不懂,然后在文字中藏着什么漏洞,当然,泥轰人玩儿小心思是出了名的,但这只是连载合同,不怕对方搞鬼,倒是回头签署的正式出版合同,要多加小心了。

    卢利让爸爸卢建国先签字,爸爸是他的监护人,没有他的签名,这份文件就没有法律效力的,然后签上自己的名字,安户开心极了,拿起钢笔,正要在责任编辑一栏签名,衣袖给人扯了一下,回头看看,是西行直:“西行桑?”安户压低的声音,用日语问道。

    “您别误会,我只是想问您,您想怎么选择?”

    安户立刻反应过来了,对方是在问他,你是想做《圣斗士》的责编,还是想做课长?二者只能选一个,不会有兼得的选项的!原因,当然就是前面说过的那个了。作为课长,不能再接触作品,这不是公司的硬性规定,而是一种约定俗成,也就是说,在公司中地位的上升,换来的是名望和利益上的受损,也算失之东隅,收之桑榆了。

    安户也可以有第三种选择,那就是不理这一切,强行把作品抢过来,但他的名声就臭了,而且,即便他狠心这样做,也未必能够成功,否则的话,编辑出身的编审会成员说一句话,想要某部作品的责编权利,你敢不给?

    “我……”安户沉吟了一下:“我回去就辞职!”

    西行直看他下了决心,不再多劝,可安户反而持笔踌躇了,倒不是舍不得课长的职务,而是不知道他回去之后,辞职能不能被批准?到时候,责编的位置签上他的名字,别人想改也改不了,他又拿不到手,那不就两头不到岸了吗?

    他沉吟的功夫,石原和野添却不管那一套了,飞快的过来,同样拿出三份合同,放在桌前:“卢桑,这部《城市猎人》,请允许我做您的责任编辑。”野添语速缓慢的说道,他的英语口语挺烂的,说话结结巴巴,卢利听着都觉得着急。

    和同事比起来,石原的英语却要好的多了,“这部《幽游白书》,请让鄙人负责运作,我可以向您保证,一定会为您争取最多的篇幅和最大的利益的!”

    “我……也是的。”野添如是说道。

    卢利想了想,还是决定,把话说在前面:“《幽游白书》没问题,《城市猎人》这部作品,可能会麻烦一点。”

    野添心中有些慌乱,急忙问道:“请问,是什么呢?”

    “我这么和你说吧,这部作品并非我个人的最爱,所以我想,在不久之后,我可能会把这部作品的创作权拿出来,我知道,在泥轰,会有专业的辅助团队,帮助作者进行漫画创作的,是不是?”

    “啊,是的,是的,”野添明白他的意思了,急忙大点其头:“请您放心,我回去之后,立刻着手寻找并联络一些新人,可以向您保证,这些人创作出来的画面,即便达不到您的水准,也不会差太多的。而且,您的名字对于他们,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的!”

    “那么,这方面的收益呢?该怎么解决?”

    野添解释道:“如果您拿出版权之后,不再插手的话,可以得到3—4成的利益。”

    卢利明白,就是拿出《城市猎人》的版权,其他的什么都不管,完全交给这些人去操作。这样一来的话,除了一个故事名字和主线人物形象,其他的都和他没关系了。

    这本来已经不少了,但他还是不满意:“太少了。我最少要85!”

    “嘶……”几个泥轰人仿佛牙疼似的,抽了口凉气,太狠了!

    卢利笑笑,说道:“野添桑,你可以告诉那些年轻人,我给出的这一成半份额,指的是全收入,是包括海外版权、周边、伴手礼、印刷品、电影、电视、动画化,以及形象授权等等一切收益在内的。”

    随着他的讲述,野添的眼睛逐渐亮了起来,这个条件就太丰厚了,他是不懂还是怎么的,居然把全部收入都放开来了?若是《城市猎人》能够火起来的话,这将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呦!有那么一瞬间,他都想立刻辞职,然后亲自接下这笔生意了!

    咦?为什么不呢?我也是专业出身的,做编辑的水平一般般,可我的绘画功力,可一点都不差啊?!

    这个念头一经升起,就像野草蔓延开来,野添简直有点不克忍耐了,回去之后,和妻子商量商量!要是她同意,就这么办!他强自按捺着激动,嗫嚅着说道:“那,好吧,我会安排。”

    这句话出口,惹来安户等人的怒目而视,野添这家伙,怎么说话呢?这是对未来大神级别的作者说话的语气和态度吗?他们不知道的是,野添心神激荡,已经根本注意不到这些小节了。

    卢氏父子分别在三份合同上签了字,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也就是《龙珠》后续的谈判。但时间已经很晚,外面的天色也黑了下来,安户几个也真是有点累了,还勉力支撑着身体,在客人们的陪同下,在宾馆用了一顿晚餐。

    华夏这时候的物资很匮乏,但那是对国内,面对来自国外的客人,还是不缺少这一口吃的的,巴掌长短的对虾、近半尺的银鱼、青色的醉虾、炖的软烂可口的牛肉,平日根本见不到的丰富菜品,不但让几个陪同人员吃得肚皮溜圆,就是几个泥轰客人,也是大快朵颐。

    桌上摆着几瓶茅台,在这个时代,茅台酒卖116元一瓶,这还是在涨价之后的价格了,倒退两三年,只卖8元一瓶,而五粮液,只卖66元,用后人的眼光看来,这个价格简直是在开玩笑!

    在真实的历史中,84年开始,津门出现了一种白酒,皖省出产,名为蚌埠,最初的时候,售价一元出头,到后世,这样的一瓶酒,在收购名烟名酒的摊位前,开价1,000多元!

    卢利是孩子,不能喝酒的,给他上了一瓶可乐,黑乎乎的液体,在杯子中汩汩的冒着水泡,品尝一口炸得舌尖发麻的可乐,没来由的想起了李冰,那个因为时代原因营养不良,有些面黄肌瘦的小姑娘,因为某些无法启齿的原因,他对这个女孩儿的愧疚,要远远高于对其他人!

    “嗯,叔叔?”

    旁人不知道他喊谁,服务员却走了过来。“有什么事,小朋友?”

    “所有的这些菜,能给我全部做一份吗?然后装到饭盒里,我带走。”

    “带……走?”服务员呆了一下,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

    但能够在友谊宾馆当服务员的,都是政治清白,身家可靠的,且懂纪律的,上班的第一天,领导就告诫他们,能在这里入住的,大多数都是来自国外的客人,你们是代表国家、代表人民的,要表现出我们地大物博的祖国,对客人最好的一面。绝不能像其他地方的服务员,面对顾客,拽得二五八万似的一张脸!

    “是啊,带走,哦,顺便说一声,杨爷爷,今天的晚饭,由泥轰人掏钱!”

    餐桌上一片愕然,卢建国痛苦的捂住了脸,连这点小钱你也要省啊?!

    泥轰人左顾右盼,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人的脸色怎么这么古怪,卢桑说什么呢?“啊挪……”

    卢利不等翻译解释,用英语说道:“我在说,今天的晚餐,由你方结账,没问题吧?”

    “啊,嗨咿,当然、当然是由我方结账。”安户急忙说道:“我们是有杂志社下拨的经费的,没问题、没问题。”

    两个人一问一答,根本不给其他人插话的余地,就这样确定下来了。杨某人和一个男子对视一眼,“这行吗?”

    “我不知道啊,”来自首都的钱局长苦着脸说道:“会不会违反纪律啊?”

    “怎么不行?您没听泥轰人说,他们有经费的?”卢利平平淡淡的一句话,把两个人的疑问都憋了回去。

    用过晚饭,西行直本来还想和卢利单独聊几句,但这个时代,这是根本不可能达成的目标,卢利干脆拒绝,以对方远道而来,舟车劳顿为由,向对方告辞。

    西行直无可奈何,一行人送到宾馆门口,看着卢氏父子提着七八个特大号的铝饭盒,登上一辆吉普车,轰隆隆的一路去了。

    把更新时间确定一下,上午11点和下午6点,每天固定两更。是否加更看情况而定。

    顺便求推荐票!

    ixia鞥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